面对美国的大规模刺激和流动性泛滥,各国目前只能通过本国的努力构建防火墙,而这对于很多新兴市场国家而言困难重重。

  当地时间3月11日,美国总统拜登签署了由国会两院通过的高达1.9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法案,虽然美国股市做出了积极的反应,但是美国各界以及世界各国对这个巨额新的刺激计划却仍然存在各种不同意见,尤其是对这个计划的中长期影响众说纷纭。

  那么问题来了——这1.9万亿美元会对世界经济带来怎样的影响?中国又该怎么避免被美元资本“薅羊毛”?

  美元贬值难以避免

  可以肯定,拜登政府的大规模刺激计划对于世界经济短期的影响是积极的,因为美国的消费需求扩张,会带动其他国家向美国出口的增加,通过传递和乘数效应,会带来世界经济的整体快速复苏,2021年世界经济的增长率将因此提高。

  但是美国政府财政赤字近20年来一直在升高,伊拉克和叙利亚战争以及在全球维持庞大的军事部署导致美国政府预算赤字居高不下。特朗普上台后大规模减税导致财政赤字进一步飙升。美国政府财政赤字一直靠举债维持,联邦政府债务上限不断被突破,最终会导致美联储货币供应增加,使得美国流动性过度宽松,资金大规模流向股市和房市。

  

美国1.9万亿美元大放水,中国如何避免被薅羊毛? 美国 放水 薅羊毛 第1张


  2017年12月23日,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签署1.5万亿美元税改法案,此乃美国近逾30年来最大规模减税行动。

  这很符合所谓的“现代货币理论”。因为有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兜底,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货币化的渠道非常顺畅,这就导致很多美国主流经济学家们认为政府财政赤字和债务占GDP比重高一点没有问题。

  然而,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就是前车之鉴。当时,美国利用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通过量化宽松政策将美国的危机成本转嫁给了国际社会。面对这次因新冠疫情冲击而引发的战后最为严重的经济衰退,美国政府试图故伎重演。

  美联储的持续的量化宽松政策以及美国国际收支逆差扩大,必然导致美元进一步贬值。美国国内过剩的流动性会流向新兴国家金融市场,催生这些国家的金融资产泡沫扩张。如果一些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结构本来就存在严重的失衡,就可能被国际资本利用,在市场上将这些矛盾扩大,成为被攻击的对象,进而导致某些金融资产价格随着资金的涌入以及随后大规模撤出出现大起大落,引发连锁性的金融市场动荡。

  以美国为首的国际金融垄断资本就是利用大规模调入资金炒高新兴市场国家金融资产,然后等这些国家的金融市场缺陷暴露时,提前抛售这些资产谋取巨额的暴利——这实际上就是国际金融资本薅发展中国家羊毛的主要路径。

  更有甚者,美国政府经常鼓励或迫使新兴市场国家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好让金融资本自由地进出新兴市场金融市场。而美国政府又只会根据本国的需要调控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并不会考虑对其他国家的溢出性冲击,也不会主动与新兴市场国家进行政策协调。因此,面对美国的大规模刺激和流动性泛滥,各国目前只能通过本国的努力构建防火墙,而这对于很多新兴市场国家而言困难重重。

  中国要力控金融风险

  中国是新兴市场国家的领头羊,经济发展正处于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因此外部市场的重大变化对中国也存在溢出性的影响。从短期宏观经济的实体层面看,美国的大规模刺激也会有利于中国的出口。2021年中国的出口将延续2020年下半年的不断向好的局面,对美国的出口也将会进一步增加。在金融层面,国际资本流入中国的动机和规模也在增加,加上中国政府不断扩大金融开放的举措,海外资本配置人民币金融资产的数量在2020年下半年以来已经有了明显的增长。因此,国内股市和债市都迎来的利好的前景。

  但是,美元贬值和大宗商品涨价的影响对中国经济却存在不利的影响。美元汇率下跌导致出口商的利润受到抑制。而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将逐步传递至生产领域,导致中国通货膨胀的压力上升。另外在宏观层面,由于国际收支顺差加大,外汇储备增加,人民银行被动地通过外汇占款增加基础货币投放,间接地会使货币供应增加,对通货膨胀形成压力。

  好在中国资本市场尚未完全开放,仍然存在一定的管控措施,国际短期资本的冲击能够被有效地控制在可被接受的水平。另外,中国的金融风险经过前几年的整顿,得到了极大的改观。资产泡沫、理财产品的乱象以及互联网金融地雷都得到了有效的整治,结构性矛盾不会因为外部的溢出性冲击而恶化。

  中国政府还非常清醒地根据中国经济的实际需要避免了大水漫灌式的财政刺激和宽松货币政策,理智地采取了结构性的财政救助计划和货币政策,将主要目标对准了贫困人口的消费需求和中小企业的生产性融资需求,既促进了生产的恢复,也保证了国内需求的增长。与美国大而无当的全面撒钱刺激政策相比,中国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更加注重对生产过程的保护和刺激,为未来的经济可持续增长夯实基础。

  

美国1.9万亿美元大放水,中国如何避免被薅羊毛? 美国 放水 薅羊毛 第2张


  新华社图

  中国政府明确地放弃财政赤字货币化的理论,将财政赤字控制在合理的水平,避免对货币供应的挤压。地方政府的债务也在中央政府的安排下得到了有计划的处置,保证了地方政府的基本开支需求。控制好了中国本身的金融风险,我们就有了避免被美国金融资本薅羊毛的底气。相反,我们还可以利用全球资金相对过剩的有利条件,加快“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为中国企业在海外做大做强提供便利。

  出品 深海区工作室撰稿 徐明棋(上海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院特聘研究员、上海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