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云来:社会总债务一直高于GDP增速,必须考虑退出宽松货币政策  朱云来 宽松货币政策 第1张

金融专业人士 朱云来

  3月20日,2021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线上线下同步举行。金融专业人士朱云来在演讲中表示,长期资产膨胀快于产值增长速度直接导致资产效率下降,必须要考虑退出宽松货币政策。

  朱云来指出,世界总体债务在不断增长,住户的占比从1999年的20%到2000年降至18%,同期金融从27%变成了24%,政府占比从25%增加到29%。实业部分也从28%微增至29%。中央级政府机构参与经济货币债务化的程度越来越高。“中央政府债务占政府总债务比例从1999年的33%,增到现在49%。金融债务方面,央行占比也从13%增至39%,翻了3倍。”

  朱云来指出,12年来,各国都在采取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所呈现的效果是产值没有跟上来,两者的差距越来越大,长期的宽松货币政策最终解决不了问题,积累的副作用却越来越大。由于广义货币主要是由于银行扩张借贷形成的,当货币增长高于产值增长,整个社会总债务将一直高于GDP增长的速度。

  回顾长达12年总体宽松的货币政策,朱云来表示,如果宽松的初衷是解救危机、提振经济,但从数据上看,经济没有显著提升,相反,资产效率在不断下降,资产价格持续膨胀,这种背景下,我们必须要考虑退出宽松货币。

  如何退出超宽松货币?朱云来认为应该把风险贷款组合排序,根据自身情况设定核销比例,逐渐开始缩减、实施末位淘汰核销。这样可以逐步地调整、优化整体的贷款质量,对经济增长也会有良性互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