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过去的2020年,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史上首次出现负油价等因素,石油市场持续震荡。

  如此背景下,中国“三桶油”的2020年成绩单怎么样呢?至3月底,3家公司的业绩全部出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中国石化(600028.SH)、中海油(00883.HK)、中国石油(0857.HK;601857.SH)净利均下滑超四成。不过,在国际石油公司大多亏损严重的情况下,“三桶油”还算表现不错。

  

“三桶油”去年净利均大跌:中石油赚得最少 中石油 第1张


  另一方面,在疫情导致2020年需求空前萎缩之后,世界石油市场正在重新寻求平衡。大型石油公司都在做出艰难的决定——减少上游资本支出,同时加大能源转型力度。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受疫情影响、全球需求低迷、国际油价下降等因素叠加影响,“三桶油”的业绩出现下滑。但随着需求复苏、油价调整,2021年整个市场环境值得期待。此外,在政策影响下,“三桶油”低碳转型的趋势是一种必然。

  国际石油巨头大多业绩惨淡,中国石化一季度已回暖

  梳理“三桶油”数据,从营收和净利层面看,三家上市公司的业绩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

  中国石化(600028.SH)2020年营业收入21059.84亿元,同比减少28.8%。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29.24亿元,同比减少42.9%。

  中国最大海上原油及天然气生产商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海油,00883.HK;NYSE:CEO;TSX:CNU)2020年营收1554亿元,同比下降33.4%。2020年实现油气销售收入1396亿元,净利润249.6亿元,同比下降59.1%。

  

“三桶油”去年净利均大跌:中石油赚得最少 中石油 第2张


  相比中国石化和中海油,中国石油(0857.HK;601857.SH)是赚得最少的一家。2020年全年营收19338.4亿元,净利润190.1亿元,同比下滑58.4%。

  但若放眼全球,“三桶油”的业绩表现则较为乐观。2020年,在新冠疫情重创中,尽管石油公司们普遍压降资本性支出和运营支出,但国际油价暴跌、油气产品产销量下降和计提高额资产减值导致业绩大幅下滑。

  大型国际石油公司中,荷兰皇家壳牌2020年全年营收为1805.43亿美元,上年同期为3448.77亿美元。归属于公司股东净亏损216.8亿美元,上年同期为净利润158.42亿美元。

  新冠疫情冲击能源价格的影响下,埃克森美孚2020年全年净亏损224亿美元,而2019年全年利润为143.4亿美元。这是公司至少40年以来的首次年度亏损。

  其他石油巨头2020年也出现亏损,原因同样是新冠疫情导致的旅行限制等情况,降低了燃油需求。埃克森美孚的竞争对手英国石油公司和雪佛龙公司也公布了年度亏损。

  另一方面,相比国际市场石油公司业绩的低迷表现,国内石油公司的回暖态势逐渐明显。中国石化2021年一季度预盈公告显示,2021年一季度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为160亿元到180亿元。

  压开支、调结构,天然气产量占比持续增高

  事实上,在布伦特平均油价同比大幅下降的情况下,国内“三桶油”从去年一季度开始,就出现业绩大跌。

  不过,中国石化和中国石油2020年全年业绩虽然同比大幅下降,但与2020年上半年相比,仍实现扭亏为盈。2020年上半年,中国石化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亏损为228.82亿元,中国石油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亏损为299.83亿元。中海油2020年上半年净利润103.8亿元,同比下降65.7%。

  业绩低迷在去年下半年得到好转的背后,是石油公司对经营成本的控制(如下图)。

  

“三桶油”去年净利均大跌:中石油赚得最少 中石油 第3张


  此外,“非油业务”也是新的业绩增长点。其中,中国石化非油业务实现利润为37亿元,同比增加5亿元;中国石油加油站非油品销售收入也达到223.6亿元。

  另一方面,从产量结构来看,天然气占比持续增高,油气比例持续调整。

  中国石油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业务实现原油产量743.8百万桶,比上年同期增长0.6%;可销售天然气产量3993.8十亿立方英尺,比上年同期增长9.9%。

  中国石化全年油气当量产量459.02百万桶,其中,境内原油产量249.52百万桶,天然气产量10723亿立方英尺,同比增长2.3%。

  除了天然气,中海油也在海上进行风电发力。去年,公司一方面继续加大清洁能源供应,推进重点天然气项目的开发建设;另一方面,积极推进以海上风电为主的新能源业务。

  能源转型提速,直面低碳挑战

  结构调整的背后,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加大能源转型力度,也是石油公司必须直面的挑战。

  国际能源署发布的报告《Oil 2021》显示,疫情导致的需求破坏和复苏的不确定性,继续对上游投资产生巨大影响。2020年,石油巨头们将上游资本支出削减了30%。疫情不仅使得石油公司对短期资本支出进行调整,许多大型石油公司更是调整了未来发展战略,以应对能源转型。BP和道达尔就承诺将其总资本预算的15%用于转型投资(包括可再生能源和电力)。

  尽管美国石油巨头不愿改变它们的商业模式,但来自政府和一些投资者的压力已经产生了影响。埃克森美孚现在已经提出了温室气体减排目标。

  谈到“碳中和”对石化行业的影响,平安证券相关研报显示:一是节能减排,降低化石能源消费增速,调节化石能源结构;二是以碳交易市场作为媒介,加速落后产能出清,产业龙头受益;三是炼油企业多产化工品少产油的积极性将更为充足。

  林伯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从行业长期的发展趋势来看,“三桶油”低碳转型是一种必然,未来“三桶油”的天然气业务占营收比重可能会进一步提升。但从阶段性来看,即便有新能源汽车需求增加、油价变化等因素影响,石油仍在一段时间内保持需求量。“三桶油”2021年在市场层面的压力,会比2020年小很多。

  另一方面,随着越来越多的石油化工企业加速递延转型,油服行业也需要与之适应,如何根据石油化工企业的步伐调整节奏,也是需要思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