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人类史上单个投资者单日亏损巅峰 肇事者发声 影响达1200亿?

  来源标题:对冲基金爆仓捅了个大娄子 国际大行麻烦来了

  上周五持有中概股的对冲基金爆仓事件在本周一发酵了。

  国际知名大行瑞士信贷昨日突然发出重磅预警,称第一季度业绩受到“高度重大”打击。瑞士信贷欧股开盘跌10%。野村于3月29日也发布公告称,野村的美国子公司可能会因为一名美国客户的交易而出现重大亏损。随后,野村控股在亚洲开盘时段暴跌近17%。

  有市场人士在推特上爆料称,对冲基金经理Bill Hwang爆仓后,高盛抢跑卖掉了105亿美元,大摩卖掉80亿美元,但有多家券商没有来得及出完货,后续爆仓的损失要各家券商承担。据外媒报道,Bill Hwang利用了美国证监会的监管漏洞,用衍生品避免了5%必须申报的规定,控制多家公司实际股权在10%以上,全球多家券商都有融资,德意志银行DB也有融资,欧美日都有卷入,就看谁亏得少。有分析人士指出,这次爆仓总金额可能高达12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7800亿元)。

  在上述事件爆发之后,美股期指全线跳水,但香港的中资券商股却表现十分强劲。这背后又是何逻辑?

  野村控股暴跌 国际大行集体入坑

  野村于3月29日发布公告称,在3月26日(上周五),野村的美国子公司可能会因为一名美国客户的交易而出现重大亏损。按照3月26日的市场价格,野村损失金额约为20亿美元。29日亚洲股市开盘后,野村股价大跌近17%。

  尽管野村没有指明该美国客户的名字,但外媒表示该人士很可能是Bill Hwang。老虎基金前交易员Bill Hwang的家族办公室Archegos Capital被迫出售价值超过200亿美元的股票,这是因为部分股票出现暴跌,而该机构惯用高杠杆,这就导致股票暴跌时会被投行追加保证金,如果无法兑现,投行就会开始清算这些股票,这也导致上周五部分中概股出现暴跌。该人士惯用高杠杆,重仓了ViacomCBS、探索频道、百度、腾讯音乐等相关股票。

  有日本媒体报道称,野村在美国的亏损源于其机构经纪子公司,该部门为对冲基金提供服务。分析人士认为,野村提及的这名客户,大概率与爆仓的Archegos基金相关,因为Archegos的账户正好开在野村证券,资产管理规模高达百亿美元。

  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周一警告称,其第一季度业绩受到“高度重大”打击,此前该公司开始退出一家大型美国对冲基金的仓位,该基金上周因追缴保证金而违约。

  在市场开盘前的交易更新中,这家总部位于苏黎世的银行表示,其他多家银行也受到影响,并已开始退出该公司的头寸。

  “尽管我们本月早些时候在交易声明中宣布了积极趋势,现在确定对冲基金损失也为时过早,但这对我们的第一季度业绩而言可能是非常重要的。”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表示。

  肇事者最新发声 影响达1200亿?

  国际大行出事,跟上周五对冲基金爆仓存在较大关联。该对冲基金经理Bill Hwang在其推特最新发声称:“如果你欠银行100美元,那是你的问题。如果你欠银行1亿美元,那就是银行的问题。但很明显,如果你欠银行800亿美元担保150亿美元的股票,那么你们俩就完蛋了。”

  资料显示,上周五,对冲基金经理Bill Hwang管理的基金Archegos爆仓,部分仓位被强制平仓。在上周五当天,抛售达到高潮,相关股票纷纷暴跌,Bill Hwang的基金当天回撤超过100亿美元(约合654亿元人民币),也就是其净资产的2/3。有评论称,Bill Hwang可能是人类史上单个投资者单日亏损的巅峰。

  从2012年开始,Bill Hwang从2亿美元的自有资金起步,一直使用较高的杠杆(3~4倍)交易,在2021年初,他的个人资金已经增加到了50亿美元,在头两个月获得了200%的收益率,他的基金净资产峰值达到150亿美元,加上杠杆,总资产达到了匪夷所思的800亿美元。如今,随着Archegos基金的爆仓,这800亿美元也随之灰飞烟灭。

  未经证实的市场传言称,Bill Hwang和Tengyue的Tao Li一共上杠杆对应1200亿美元的证券及衍生品,资本比例只有15%左右,800亿做多中概股和科技股,400亿对冲做空大盘和价值,上周五最低点时已经被清零,高盛抢跑卖掉了105亿美元,大摩卖掉80亿美元,但是仍有多家券商没有来得及出完货,后续爆仓的损失要各家券商承担。

  有市场人士发帖称,这次1200亿美元的麻烦大了,远远超过最先估计的150亿美元的Bill Hwang个人损失。不知道会不会后续造成金融危机,拭目以待,也许很快就能看到雷曼重演。欧洲这边则不清楚有多少券商参与。

  美股期指跳水 中资券商却火了

  此次事件的导火索是,美东时间3月24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已通过《外国公司问责法案》修正案,并征求公众意见。去年12月,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该修正案,主要包含两项内容:如果外国公司连续三年未能通过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的审计,将被禁止在美国任何交易所上市;上市公司需披露自己与该国政府的关系。在上述法案推出之后,中概股惨遭“血洗”,进而引发对冲基金爆仓。

  而在国际大行频频报出亏损的时候,美股期指也开始跳水,纳指期货一度杀跌超1%,后跌幅有所收窄。

  比较有意思的现象是,在香港上市的中资券商股却火了,香港证券ETF大涨近4%。广发证券大涨近12%,中信证券大涨超过8%,中金公司大涨近8%,其他券商股涨幅也多在5%以上。

  分析人士认为,香港中资券商股上涨可能与两个原因有关:一是中概股回归香港二次上市,二是这部分中资券商股前期跌幅较大,大多数已经破净。

  不过,嘉盛集团的分析师告诉证券时报记者,尽管当前回香港进行二次上市已经成了中概股的潜在选项,但相关发行人必须已在合资格交易所上市且有至少两个完整会计年度,才可满足港交所上市规则19C章的要求。暂时可能面临最大风险的中概股就是那些在美上市尚不满两个财年的公司,它们还不满足返港二次上市的时间要求,部分“造车新势力”公司就不达标,近期跌幅也尤为剧烈。例如,理想汽车去年7月才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当然,近期“造车新势力”也频频被传出考虑回归的消息,而这也是大势所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