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警法》2月1日起正式实施。日本媒体对这部维护中国正当海洋权益的法律大肆炒作,右翼政客将之作为所谓“中国威胁论”的证据而说三道四。

  3月16日美日防长会谈和2+2会谈联合声明也同样涉及这个话题。

  一部中国的法律文件在日本和美国竟然引起如此大的反响,真的有那么大的威力值得日美如此兴风作浪吗?

  日本主要媒体共同社的特约评论员冈田充的分析也许能让我们看清事实真相。

  冈田充曾经担任过日本樱美林大学兼职讲师,并曾任日本共同社驻香港、莫斯科和台北分社社长。

  近期,这位在日本颇有影响力的媒体人发表文章,比较了美国海岸警卫队和日本海上保安厅,阐述了他对中国《海警法》的看法。或许能够帮助人们正视视听。

  美日早就建立了海上准军事组织

  《海警法》允许海警使用武器。

  日本右翼政客和媒体对此议论纷纷,妄称中国要将海警变成准军事组织,成为“第二海军”。

  冈田充表示,冷静思考就会发现,美国的海岸警卫队和日本的海上保安厅都是准军事组织,与中国海警局一样,同样都被赋予了使用武器的权力。

  

中国授权海警开火?日本专家:北京失去耐心了 海警 日本 第1张


  冈田称,在中美日三国之中,中国海警局成立的时间最晚,是在日本对我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实施所谓“国有化”之后的第二年,也就是2013年,才在整合国土资源部的海洋监察等5个海上保安机构的基础上成立起来。

  5年之后的2018年归并至人民武装警察部队之下。中国驻日大使馆曾在2月2日发文,中国制定海警法归根到底是正常的立法活动。海警法的定位体现在以下方面:

  一是它完全符合国际法和国际惯例,几乎完全等同于各国与海上警察有关的法律。

  二是武器配备和使用与世界各沿海国家的通常做法一样,其目的是取缔极端恶劣的犯罪。

  三是管辖海域明确,中国主张的海洋权益和有关海洋政策没有变化。

  冈田称,中美日三国,海上警察历史最悠久的是美国的海岸警卫队,它被广泛看作是继陆海空和海军陆战队之后的美军第五大军种。

  根据总统的命令,它可以作为海军的一部分来使用,起到补充海军的作用,原本就是准军事组织。

  而日本海上保安厅是在1948年根据驻日盟军总司令的命令、以美海岸警卫队为模型而创建的。日本自卫队法规定,海上保安厅可根据首相的指示,受防卫省统一指挥,发生战事时可以成为自卫队的补充组织。

  不过,同时也规定了海上保安厅不能具备军队的性能。因为日本宪法第九条规定日本放弃战争、交战能力和交战权,不能建立军队。

  所以海上保安厅当然不能具备军队的性能。而中国海警平时处于武装警察部队的指挥之下,尽管被称为“第二海军”,但如果因此认为它是攻击性的,就难免反应过度了。

  中美日海上动武的有关规定

  美日2+2会谈中,对中国海警法赋予海警使用武器的权利大加攻击,诬称中国要用武力改变地区现状,威胁地区稳定。

  对此,冈田表示,此次中国实施的《海警法》中明确规定,在外国组织和个人在海上侵犯中国主权时,海警可以采取包括使用武器等在内的必要措施。

  冈田透露,实际上,《海警法》实施后的2月6日,中国海警船曾尾随日本渔船进入钓鱼岛海域。警戒部署的日本海保厅的巡视船曾一度高度紧张,担心海警船会向其开火。

  结果,与过去一样,海警船只是与巡视船并排而行,并未开火。

  相比之下,美国海岸警卫队规定的使用武器条件是:对不服从停船命令的船舶或被飞机追踪而不停船的船舶,在警告射击的时候可以开火。而日本海保厅则规定不能对外国公务船只开火,但可以对民船使用武器。

  日本曾两次在海上开火

  冈田介绍,事实上,日本早就有过海上开火的行动。大约20年前,日本海保厅的巡视船曾与自卫队的舰船一起,在跟踪被怀疑为朝鲜间谍船的可疑船只后,向其开火。

  这样的事情曾发生2次。一次是1999年3月23日,海上自卫队的反潜巡逻机在佐渡岛以西18公里的海上发现了2艘可疑船只。

  海保厅出动了15艘巡视船及12架飞机,进行追踪。在可疑船只拒绝服从停船命令的情况下,海上自卫队根据海上警备行动命令,出动护卫舰向其开火。

  这是海上自卫队成立以来的首次海上开火行动。同时,海保厅的巡视船也进行了超过1000发以上的警告性射击。

  另一次发生在2001年12月22日,日方在奄美大岛海面发现可疑船只。

  在从空中和海面进行了警告性射击后,由于可疑船只逃跑,日方根据海保厅法,动用机关枪向可疑船体进行了射击。激烈交火后,可疑船只最终爆炸沉没。

  值得关注的是,上述2次行动,日本都是根据美军提供的情报,出动海上自卫队的护卫舰到相关海域现场,与海保厅的巡视船和直升机等一起进行搜索,并使用武器。

  冈田在文章中表示,日本国内有许多言论认为邻近国家将海警准军事化并允许其使用武器就是好战,但如果正视现实的话,日本海保厅也是军事组织的补充性存在,正如上述2次开火事件那样,日本根据渔业法和海保厅法的规定,也会使用武器。

  冈田强调,本国使用武力可以,邻国使用武力就不行,如果习惯以这种有欠公平的双重标准来观察中国的动向的话,就会看不见真相。

  到底谁在谋求改变现状?

  冈田称,日本方面在2月3日线上举行的第12次日中高级事务性海洋磋商中,虽然向中国方面表达了对海警法的担忧,但由于并不能断定中国违反了国际法,所以并未提出抗议。

  他认为,日方不提抗议的最大的因素是考虑到当前两国关系的实际情况。

  美国总统拜登2月11日虽然与中国领导人举行了其上任后的首次电话会谈,但美中战略对立今后忍将继续下去。所以,中国政府非常重视与日本和韩国等近邻国家的友好关系。

  正因为如此,包括钓鱼岛问题在内,中国希望尽可能避免与日本发生冲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围绕钓鱼岛问题的日中对立,从中国方面来看,应该是完全的别有用心。

  例如,日本石垣市议会2020年6月份通过所谓更改钓鱼岛名称的决议后,从2014年就几乎消失不见的日本渔船进入钓鱼岛周边海域的现象急剧增加了。

  中国方面将此举动看作是那些反对中国领导人访日的日本右翼势力发起的故意挑衅,目的是恶化日中关系。

  冈田表示,一意孤行的自民党右派和石垣市为了加强所谓对钓鱼岛的“实际控制”,主张在钓鱼岛上修建新的建筑物,如气象和海况观测设施和灯台以及渔港等。

  按照中国海警法,一旦实际设置上述设施,中国方面是有可能为拆除它们而动用武力的。重要的是,如此,日中之间必定会发生正式冲突。

  日本政府不允许修建设施,仅从这一点来说,《海警法》也可以说充分起到了其所想要的“威吓”效果。

  冈田还透露,自民党右派和媒体针对中国《海警法》妄图诉诸于“国际合作”,纠集更多国家来反对和抗议。然而,除菲律宾外,明确提出抗议的国家一个都没有。组建“反华联盟”十分困难。

  冈田在文章中称,只要不放弃遏制和牵制中国的思想,领导人之间就难以构建起信任关系。安倍前首相曾希望通过首脑访问来改善日中关系,而菅义伟缺少这样的魄力,这也是日中关系恶化的一个原因。菅义伟政权难以控制右派势力。

  日本执政党内的对华强硬派以钓鱼岛问题为首,在香港、台湾、人权问题等方面不断发表和采取挑衅中国的言行。菅义伟政权已经失去了向心力,日本权力的中心已经消失。

  以上是冈田充文章的主要观点,虽然文章的基本立足点是为日本好,并非为中国海警法辩护,但在图谋遏制和牵制中国发展的右翼舆论完全覆盖媒体版面的日本当下,这样的声音更显得弥足珍贵,发人深思。

  3月7日,王毅外长在人代会期间答记者问时表示:中日关系要走向成熟稳定,需要保持定力,不受一时一事的影响。中国颁布实施的《海警法》,只是一项例行的国内立法,不针对特定国家,完全符合国际法和国际实践。

  实际上,包括日本在内很多国家早就制定和实施了类似法规。通过友好协商处理海上争议,不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这是中国政府的一贯立场,也是中方同周边邻国之间的长期共识。

  对于中日交往中出现的任何问题,双方都可以通过对话沟通增进了解,建立互信。希望日本社会能真正树立起客观理性的对华认知,真正打牢有利于中日关系行稳致远的民意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