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环节都扛住了,但链条断了。从生产到发货到销售到配送,依然在运转。但发货总被退回,因为疫情管控;销售之后经销商或者电商平台回款变慢;上游能发货但涨价了且分批发出;消费者迟迟拿不到产品,退款、投诉、差评逐渐出现;银行的短期借款已经延期几次但需要还了。”


近日,青山资本喊话,要认清现实,接受现实。言下之意,疫情之下,危如累卵的小微企业,随时都有关门的风险。


对于很多小微企业主来说,业务难以开展是客观因素制约,但只是一时的,只要能抗过疫情,周转过来,就有活下去的希望。


但是,这笔救命的周转的钱在哪里?能不能在融资之外,还可以帮助他们展业?


长久以来,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政策与银行都想了很多办法,成效显著。尤其是中型企业,受益良多。而小微企业,由于缺乏风险管理的强有力抓手,银行并不是不想贷,而是不敢贷、不会贷。


再加上小微企业本身抵抗风险能力差,在疫情当前,生存环境急速恶化。


在数字化产业快速发展的时代中,如何发展普惠金融和服务好小微企业,不仅成为监管发力点,更是成为当下科技公司的普遍共识和一致行动。


而如何帮助他们融入到数字化的现化代生产管理生态中,也是科技企业的一项使命。“扶上马送一程”,在数字化时代,有了新内涵。


正如中国政法大学法治与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车宁所言,将小微企业带入数字化的生态圈,也是科技企业能力与责任的体现。


“如果没有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打通微细血管,那大中企业甚至国企央企都动不起来。”高层肯定小微企业的市场作用,并调动各种资源进行扶持。


从政策上看,过去的一年中,银保监会持续增加小微企业信贷供给,有力支持实体经济持续恢复和高质量发展。


截至2021年末,全国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近50万亿元,其中,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9.1万亿元,同比增长近25%,较各项贷款平均增速高近14个百分点;有贷款余额户数3358.1万户,同比增加近785万户,完成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增速高于各项贷款平均增速、户数高于年初的“两增”目标。


这些钱都是如何流入到小微企业手上的呢?


此前,一些银行进入小微信贷领域,结果由于信息不对称,出现了大面积坏账的情况。甚至得出“小微不能做”“小微风险高”之类的结论。


这两年,在数字化技术的驱动下,市场普遍认识到,这些结论存在“错误归因”——不是小微风险高,也不是不能做,而是做小微信贷市场的方法不对。


对于银行来说,风险定价的前提是要有数据支持。而银行获取小微的信息难度较大,成本较高。


近年来,金融科技平台利用大数据风控,在此领域积累的技术与经验已较多。因此,能不能利用数字化技术来实现小微的风险定价?


事实上,各大金融科技平台目前已接入各种数据库,在对数据汇总后,通过征信模型智能判断,从而可以对小微企业进行高效的分析与判断。因此银行小微业务与数字化科技公司合作,就显得顺利成章。


以360数科为例,2021年,平台聚焦于小微群体的普惠金融服务需求,依托线上线下融合的业务模式,积极运用科技手段,帮助金融机构为3650万个人用户和小微企业提供授信服务,同比增长24.6%;为2330万个人用户和小微企业提供借款便利,同比增长24.6%。


2021年,乐信全面向小微经营的信用借款业务达到153亿元;信也科技全年服务小微用户82.6万人,促成借款金额270亿元,占全年促成交易总额的19.7%。


陆金所控股财报也显示,公司持续提升服务小微实体的质量与力度,零售信贷业务2021年四季度新增贷款同比增长14.3%,达1516亿元,其中八成流向小微企业主,借款综合费率持续下降。


数字科技平台欢太数科围绕小微企业数字化转型、服务实体企业,通过与手机厂商OPPO及金融机构联合打造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为数以万计的小微企业主提供高效便捷、低成本的金融服务。


2022年3月,欢太数科对外表示,旗下与金融机构合作推出的供应链金融产品——欧享贷2021年全年为小微企业降低融资成本约37%,平均为每位用户创造利润约7万元,为每位核心用户创造利润81万元,核心客户用款渗透率平均达20%。


总结这些数据与案例,可以看到,如果说小微企业是市场经济的微细血管,那么科技平台就是金融信贷领域的神经末梢。他们可以敏锐地把握金融信贷市场最终端业务的风险情况,成为银行资金与小微企业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