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北凉之后,徐凤年开始整治北凉的军政局面,并因为觉醒了真武大帝和大秦皇帝,武道开始重回正轨。这一切都是为接任北凉王准备,到时候,徐凤年将失去最大的靠山,只剩下自己独自面对必然混乱的天下。

在祥符元年到来之际,年迈的北凉王徐骁于家中逝世。这对于北莽来说,无疑是个机会,北莽为了发动南征已经积蓄很多力量,他们就在等着徐骁的死亡。而对于离阳境内,西楚曹长卿,南疆燕敕王也可以开始为逐鹿天下做准备。

在凉莽大战之前,徐凤年在武道上不断精进,全方面发展,为与王仙芝一战准备。最终在几番波折之中,集天人之体魄,儒释道三教之精神于一体,斩杀了王仙芝,最终也付出了体魄被废,精神倒退的代价。但后来评点江湖武道高手,徐凤年还是和北莽军神拓跋菩萨,西楚曹长卿,剑神邓太阿评为四大宗师。

在军政上,徐凤年也完全的将北凉掌握在自己手里,合理的任用了北凉老一代文武官员,并加入了徐北枳,陈锡亮,宋洞明,郁鸾刀,寇江淮(在凉莽大战第一阶段后期加入北凉)等新的力量。还新增了流州一地,并在凉州境外开始准备修建新城。为大战而准备。北凉将以一地四州三十万的无敌之师,迎战北莽一国百万大军。

而此时,离阳皇帝身体不好,为了保证太子继位后能顺利的掌握庙堂朝政,甚至是为了保护未来赵家所有皇帝的君权。选择将权相张巨鹿处死,这位离阳朝政中流砥柱的死直接导致了新帝继位后,新朝一步步走向危机。

在一堆堆的铺垫后,全书最大的高潮,凉莽大战开始了。祥符元年冬,北莽发兵进攻北凉,其中以东线葫芦口和中线虎头城战争最为激烈。

祥符二年,东线葫芦口卧弓、鸾鹤两城皆破,又莽将王遂从两辽奇袭幽州,东线岌岌可危。中线虎头城失守,北莽主帅董卓大军直逼北凉核心凉州。西线流州本无地势可依,也没有巨城为核心,基本靠着精锐铁骑龙象军的机动性周旋,而北莽主攻陈锡亮所在青苍城,使得龙象军不得不正面对抗。可以说北凉四处战场都岌岌可危。

而这时,北凉选择从中线派出王牌精锐铁骑:大雪龙骑军,脂虎军,渭熊军前往东线支援。在葫芦口形成一个包围圈,让东线的北莽军为自己激进的攻占卧弓城和鸾鹤城,付出了血的代价。又从陵州,西域等地,集结出几股军队,前往西线流州,艰难的打败了西线莽军。这两战,北莽输得太惨,使得偷袭幽州的王遂,和中线刚刚攻破虎头城不久的董卓不得不退回境外,北凉以十余万的伤亡,大破莽军三十五万,使得北莽不得不暂时休战。

大战战罢,但是只是暂时的,如果要应对下一场凉莽大战,那么后勤保障必须得做好。比如虎头城已破,那么凉州外的新城必须加急修建。比如为了犒劳将士,给足功劳赏金,徐凤年将王府家财散尽,把徐骁当年在春秋大战劫掠的古董文物全部以低廉价格贱卖。但最严峻的问题,是粮草。北凉无论怎么从外州购买粮食,无论怎么储藏粮食,都不可能满足三十万大军两年的苦战。为此,徐凤年决定,亲自去京城讨要粮草。

在京城,徐凤年没有主动去找皇帝说些什么,也不需要说些什么。北凉打赢了第一场凉莽大战,北凉王亲自来到京城就是一条信息,不需要直说,皇帝也懂,毕竟自徐骁死后(甚至更早),离阳就再也没有往北凉送过一粒米。

而徐凤年更想做另一件事情。他脱下黑金王袍,穿上麻布孝衣,踏入钦天监的大门,他要面对的,是三千甲士和钦天监数百年的底蕴。

北凉,可战可死,不可退。

当钦天监放出六十多位下凡天仙(绝大部分下凡后只有一品前三境实力,最强的三个有半步地仙水平)时,身穿缟素的徐凤年虽是天下第一水平的高手也被压在下风。关键时刻,受到部分场外人员(衍圣公,邓太阿等)的帮助,加上徐凤年再次爆种玩命,一刀砍爆通天台,打烂钦天监,大仇得报,大快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