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的声音让我止不住颤栗,莫大的不甘自心口涌起,冲出喉咙。


“梦儿是你的……”


话到一半,顾延猛地伸出手,狠狠扼住我的喉咙。


“我的?”


他冷笑一声,讥讽道:“宋温情啊宋温情,你还真是死性不改。”


“当年为了嫁进顾家,勾引我的助理,绑架我的爱人,现在不知道哪弄来的一个野种,竟然敢栽在我的头上!”


他凶恶的道:“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子,给我生孩子,你也配!”


话说完,就一把将我甩在玻璃墙上。


“砰”地一声,玻璃碎裂,无数细小的碎片扎进后背。


我疼的浑身颤栗,眼泪顺着两颊滑落。


“是我不配……”


“对不起,我错了。”


“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梦儿,她是无辜的,她还是个孩子……”


我忍着身上的剧痛,缓慢跪下,直到额头贴上地面,随后用力的一下一下地磕着,嘴里胡言乱语。


不一会儿,额头上的伤口再度裂开,鲜血染红了地面。


他蹲下身,轻抚着我的头发,语气中透露出几分危险。


缓缓问道:“你当初想过放过小沫吗?”


我贴着地面轻声啜泣,倏地头皮一痛,头发被连根揪起,我被迫抬头与他对视。


他目光森然,将牙关咬地咯吱作响,


“那个野种无辜,小沫就该死吗?宋温情,我就是想让你尝尝失去一切的滋味!”


言语在这一瞬化作实质,将我打了个对穿,我抖若筛糠,紧紧握住他的手,疯狂摇头。


“顾延,你可以恨我、羞辱我、杀了我,对我怎么样都行,但你不要伤害梦儿,她真的是你的……”


“够了。”他一把甩开我的手,抽出纸巾擦了擦手。


顾延俯身看向我,嫌恶的道:“别再恶心我了,马戏团不会再留你,你永远也别想去见那个野种!”


我像是被一瞬间抽掉了脊柱,整个人软倒在地。


在黑暗里走了这么久,眼看就要重见天日,却忽然落入更深的深渊。

《你害死了我最爱的人》宋温情顾延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第1张

心在下坠,像浸入了黑暗的水底,又黑,又冷。


万念俱灰,大抵如此。


我摇摇晃晃站起来,朝他挤出一个笑容,“顾延,你真狠心。”


“罪有应得,你自己说的。”淡淡的怜悯在他眼中一闪而逝。


在这家洗脚城工作了大半个月,风平浪静,本以为他已经放过我了……


但事与愿违。


一道声音仿佛冰水兜头浇下。


“当初天之骄女的宋家千金,怎么如今沦落到扫厕所了?”


我浑身猛地一颤,是顾延!


就算化成灰,我也认得出这道声音。


“您认错人了。”我徒劳地缩到角落,余光瞥见他似乎皱了下眉。


“不敢认?”他嗤笑一声,猛地逼近一步,掐住了我的下巴。


我感到下颌一痛,被迫抬起头,与他对视。


时隔三年,他还是那个不可一世的天之骄子。


而我已经不再是宋家的千金小姐,只是一个残废的丑陋女人。


他居高临下地打量着我,冷哼道,“你确实不像千金小姐,倒像个杀人犯。”


杀人犯三个字犹如淬着毒的利剑,将我洞穿。


无数声嘲笑和谩骂如潮水一般涌入耳朵,仿佛一瞬间回到了那暗无天日的铁笼。


令我浑身颤抖,呼吸困难。


我猛地挣开他的手,只想逃离这个恶魔一般的男人。


紧接着听见他对前台说:“准备个包厢,让她来伺候。”


话音刚落,顾延便径自往二楼走去。


前台见我呆立不动,使劲地推了我一把,语气酸溜溜的。


“喂,洗厕所的,顾总让你去呢,不想滚蛋就好好伺候客人。”


我别无选择,只好拖着残缺的腿,一瘸一拐地跟在他身后,进了一间独立包间。


包厢里已经摆好了一桶洗脚水和用具,他十分熟练地坐在沙发上,转头朝我招了招手,像是在召唤一个奴仆。。


阴冷的视线落在我脸上,令我不寒而栗。


我想逃,却被恐惧攫住,耳中一片嗡鸣,僵直地走到他身边,给他脱下鞋袜。


空气里浮动的馨香让我有点恍惚,仿佛回到那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