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言靠在墙上,微仰着头,额头前的碎发遮挡住那双深邃又森冷的眼睛。


墙壁上映着他纤细悠长的黑影,犹如黑夜的鬼魅魍魉,骇人得很。


随后他露出一抹阴冷的笑容。


没一会儿,他缓缓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然后点燃了一根,修长又节骨分明的手衔着烟,重重地吸了一口。


“顾听,顾医生,也不过如此。”


他低声喃喃着,眼里尽是失望。


——“在医院,要不是看你是豪门公子,我还不愿意救你呢!”


——“谁不想嫁入豪门呢?毕竟还是靳家。”


顾听的话在他脑海挥之不去。


说到底,这顾听最后也还只是靳家二房的眼线。


又是一位虚伪又贪婪的女人。


在塔络镇那会,他以为这顾医生和那些人不一样。


良久,靳言把烟丢在地面上踩灭,单手插兜,慢步走回去了拍卖会大堂。


拍卖会很快就开始了。


顾听并没有离开拍卖会,而是去易容后戴上面具,也换了一身衣服,靳泽南都认出她,她还是不能简单地戴个面具就了事了。


顾听坐在了罗舟给她安排的VIP观众台上。


位置靠近拍卖台,也靠近靳言他们,也就在靳言后面一排的位置上。


罗舟胜任拍卖师,他并没有进行一点废话开场,直接开门见山:


“第一件拍卖物品:‘死生契阔’戒指。”


罗舟那宏亮又带着威严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拍卖会的大堂。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一阵唏嘘声。


大堂里面每个人都面露惊骇,所有人的均匀的呼吸声,在静的诡谲的气氛下,异常清晰。


两年后。


云圳市,塔络镇医院,心理科办公室。


顾听办公桌上的手机一直在颤动着。


她怕有什么重要事情,也停下笔不再写心理报告,拿起手机查看起来。

《娇宠前妻靳夫人哪里逃》程微微靳言全文章节阅读 第1张

[微信群:五角侦探所(总)]


“重金!重金!靳三爷可真是好手笔,一个亿赏金找儿子!”


“这单得接啊!”


“不愧是第一豪门靳家,看看各大平台的头条新闻,都是关于这靳家小少爷的。”


“这靳家小少爷已经失踪一周了。”


“哪个小少爷?”


“京城靳三爷,靳言的独生子,靳家也就一位小少爷。”


顾听看着微信的群聊信息,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靳言…独生子…


那不就是…


慢慢地,她又翻到了群里发的寻人启事,还有这位靳小少爷的照片。


看着上面的照片。


顾听心中一颤,眼里也多了一丝柔意。


上面的男孩身穿着整齐的古板的黑色西装,稚嫩的帅气的脸上不苟言笑,板着一张严肃的小脸。


一双清墨般的眼眸和她倒是有几分相似,都是桃花眼。


这是她的孩子。


而她顾听正是当年应该死在车祸中的程微微。


顾听没有想到,她和自己孩子见面,会是以这一种方式见面。


当年在国外,因为被追杀又在逃离中病发,她没有了记忆。


成了程微微,就被靳言带回了华夏,陪在了靳言身边,成为任薇的替代品,也成了为他生孩子的工具人。


那时候的她竟然还喜欢上了这么一个肤浅的男人,落得一个被抛弃的下场,真是可笑。


顾听的一世英名大概也就毁在了靳言手里了。


好在,她的养父及时找到了她,把她带离了深渊。


在停尸间找了一副无人认领的乞丐女尸,给女尸易容了,让靳言误以为她永远地死在了病床上。


而她也因为车祸脸部的部分毁容,容貌也发生少些变化,但与往日的容貌也还是能看出几分相似。


一年前,顾听才回国,她忍着不去见自己孩子,不去关心京城的任何的一件事。


她选择待在儿时生活了十几年的塔络镇当一名普通的心理医生。


想着平平淡淡过完这一生就行了。


如今…


见到自己孩子的寻人启事,顾听心情复杂。


她心情复杂地继续看着群聊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