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色僵硬的看着面前好似换了一个人般的步非宸,却又在片刻之后,冥王妃挣扎撕扯着冲了上来。


“步非宸,你少在这里跟我咬文嚼字,你还真以为你念了几天书本就能当状元了?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一无是处!”


“既然如此,冥王妃又如何大费周章的来本王的府上来闹?我这个一无是处之人与你永不相见不是更好?”


面对眼前这个每次见面都要撕扯一番的母亲,步非宸根本就没有任何耐性;若说他对步雨柔还有那么一点儿怜惜,但是却在眼前这个女人的身上用不到半分。


听了步非宸的话,冥王妃面红耳赤,而后却又挣扎着叫道:“你以为我愿意来你这儿?我告诉你,你还我柔儿,还我柔儿!”


“你若真的关心她,也不至于会让她在夲侯府受到那样的待遇;事到如今,你还想要在本王面前装作一个慈母来吗?我看你还是收起你的假惺惺吧!长姐会落得今日的地步,全是你们造成的。”


表情好似惊愕的看着步非宸,却在片刻之后又浑身发抖的指着他大声叫道:“步,步非宸,不管如何,我也没有害得柔儿命归黄泉,都是你,都是因为你……”


不等她说完,步非宸却已经不由自主的扣住她的手腕,厉声驳斥道:“你说什么?长姐分明就已经无事了。”


像是听了笑话一般,猛然推开步非宸的手,冥王妃踉踉跄跄的倒退了数步,却还是满眼咒怨分明的指向步非宸,大声吼道:“若不是因为你,现如今也不会招惹了那渤海侯与太后,现下可好了,夲侯死了,却要连累我的柔儿替他生殉,你说这还不是因为你?”


生殉?这两个字眼儿一下子砸进步非宸的心底,让那冥王妃还未将话语说完,便看到眼前之人好似一阵狂风般从身侧掠过……


“步非宸……”


“无眠,备马,去夲侯府!”


风无眠也刚刚才从冥王妃的话中回过神来,而后马上随着步非宸朝着马厩而去……


此时的夲侯府中一切尽数都浸没在一片哭声之中,而其中最为可怜的就是那欲哭无泪被绑在院子里面铜柱上的步雨柔。


她那双空荡荡又凄楚柔美的眸子之中已经涣散的没了任何生气……


为何父亲要亲手将她送给渤海侯?为何父亲要舍弃她?他分明就知道自己才是受害人,却为何又迫于太后的暴力要让她替赵云山那个畜生生殉?为何?


耳边传来蹇涩的讥笑之声,一人捂着帕子挑眉看向身侧已经被点燃的柴火,矫情的笑道:“大姐,你放心好了,我知道侯爷现在一定在下面十分惦记你,你还是快点儿下去陪着他吧!”


“闭嘴,你是什么东西,敢用这样的口气对我说话!”


许是已经感觉到就快到了自己人生的末路,在这一刻,步雨柔将平日隐藏的所有情绪全都爆发出来,她不顾一切的冲着面前的女人嘶吼着,却立时招惹了眼前之人的愤怒,让她浑然冷斥:“你还以为现在谁会来救你?”

《摄政王太深情》苏如烟步非宸小说完整章节目录阅读 第1张

听到眼前之人的话语,忽然地上的黑衣人开始浑身颤抖不已。


苏如烟看在眼中,轻笑出声:“忘了告诉你,这牙齿要是吃多了是死不了人的,但是你会每天吐血,直到肠穿肚烂……”


众人满眼惊骇的盯着眼前之人,什么时候王爷会用这种阴损的手段了?


那黑衣人吞咽了几下口水,苏如烟又慢慢的笑着靠近他那张脸。


“怎么样?想好了吗?是现在说出来活着离开;还是……要尝尝自己牙齿的滋味?”


“我,我说,我说,是皇上,皇上派我来,来行刺,行刺你的……”


可他话音刚落,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暴喝:“胡说,皇上才刚刚殡天,他又怎么能让你做这种事?难道还真是鬼使神差了不成?”


听到那少年的话,苏如烟又皱紧眉头,皇上殡天?


“没,小的没胡说,不是先帝,而是,而是新帝爷,他,他不想要摄政王回宫,所以就派了咱们,就派了……”


此刻房中的众人各个脸色都怪异的很,一个个心乱如麻,只能挑眉看向眼前之人。


新帝要杀他?而且……他还是摄政王?到底这个新身份的主人究竟是谁呢?


想到这里,苏如烟又转身过去,摆摆手说道:“押下去!”


“爷,属下觉得这件事……”


“先把人带下去再说,我今夜有些累了!”


忽然听到眼前之人开口,少年这才反应过来,马上喝退了所有的人。


苏如烟叹口气坐在床头,指尖透着眉心,心中纵然有着太多的疑惑不解,却又不知该从和问起。


“爷,属下以为……”


“……我得了什么病?为何会卧床不起?”


有些古怪的看着眼前之人,风无眠张了张嘴,而后低声说道:“爷,您忘了吗?您不是得了病,而是……被人下了毒,万幸您此刻清醒过来了,不然属下都不知道该如何跟冥王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