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我快要被热死了。


这上京,夏天真是一年比一年难熬。


古代礼法束缚又多,多热还是得严严实实将自己裹紧,不许多露出一寸肌肤。


往年纪宵在,我这院子里自然少不了冰块。


但这几天不知为何,就是没人送。


问就是谁谁谁中暑了,冰块得多紧着点那边,让表小姐多担待担待。


还说表小姐体弱,这等寒凉之物还是少用为妙。


担待你个大头鬼。


我自然不会忍。


想着去外祖母那边乞怜几句,却被告知几日前外祖母去郊外山中礼佛上香去了,等纪将军归来才会回府。


可把我气得。


纪宵在的时候就没受过这种委屈。


这个时候我更加明白纪宵为我做了多少,挡住了这府中多少人的排挤与薄待。

《不负良宵》盛晚意纪宵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不负良宵 盛晚意纪宵 第1张

好吧,我似乎有点想他了。


我发誓,绝对不是因为我有点喜欢他,只是因为我想要冰块纳凉。


嗯,就是这样。


我倚在轻舟之内,茂密的碧绿荷叶将头顶的烈日遮挡得严严实实。


湖水环绕四周,带着丝丝凉气。


十分凉快。


几日来因为太热我基本上都没睡过一个好觉,这会儿眯着眼睛便不知不觉睡着了。


睡了个天昏地暗。


醒过来时颇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感觉。


只看到对面盘腿坐了个轻甲少年,一只手支着棱角分明的下颌,唇角微勾,明亮的眼眸泛着温柔喜悦的波光。


我只道是寻常,轻声嘟囔了一句:「我想吃冰淇淋。」


少年轻挑眉梢:「那是何物?」


我躺得浑身骨头都发酥了,看着他,不由自主地使起了小性子:「我就要吃。」


他轻笑出声,容色俊美,眼中笑意粲然,又含了几分说不清的气恼。


「喂,盛晚意,我以为我们分别了几个月,你见到我说的第一句话应该是我想死你了。」


我顿时一愣,骤然回神,惊喜地起身靠近他。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似乎我这样的反应才让他满意,纪宵甩了甩指尖的平安符,扔到我手中。


「就刚刚,进宫面圣完我就直奔府里了,结果愣是找半天没找到你,后来才想到你应该是自己摇船来纳凉了。」


以前夏日酷暑,我和纪宵也经常背着府中人泛舟湖上,带上茶水点心还有话本子。


一躺能躺一下午,下人们怎么也找不着,好不快活。


我紧紧捏住平安符,强按下急躁飞快的心跳,微微仰头看着他。


瘦了,也黑了。


还有……


「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纪宵伸手摸了摸眉骨的疤痕,满不在乎一笑:「不小心被流箭擦过而已,没什么大碍,再过十天半月的,恐怕连疤痕都没了,要我说,男人还是有疤才更帅……」


我倾身靠过去抱了抱他,打断了他的喋喋不休。


他浑身都僵硬了。


我低头抿唇浅笑了一下,便收手结束了这个短暂的浅浅相拥。


「纪宵,欢迎你回来。」


眼前的少年顿时局促了不少,无措地挠了挠头发,又伸手拨了拨一旁的荷叶。


看叶看水就是不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