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琴见过大哥文华的文具,现在的小孩儿都不用毛笔和墨了,用的都是铅笔,用一种铅了塞在木棍里做成,她尝试过,笔头硬硬的不太习惯,但也承认比笔墨砚台更方便携带和使用。


看着文程兴致勃勃又在土堆里扒拉,明琴更加嫌弃:这小孩儿是真傻,居然来扒拉垃圾了。


就刚刚那一截铅笔头,还不及她的指节长,根本不能用了好嘛?!


心里嫌弃着,明琴却没有说什么嫌弃的话,她甚至傻乎乎地附和了一句:“挺好看的。”


然后,拔萝卜一样把文程从土堆里拽出来,往大队部后边走:“走,往那边去……”


文程有些恋恋不舍,回头看了那土堆好几眼,才被明琴拉着来到大队部后边。


这时候村民建房子,门窗都开在前面,后墙是不开窗户的。


大队部和学校的教室却比民房先进些,每间房的后墙上有一个小窗户,大小只有南向窗户的三分之一,但夏天就能更好的通风,房间采光也更好一点。


明琴拉着文程来到大队部的后窗根下,俩四岁小娃儿个头本就矮,这后窗又开的特别高,他们根本不用担心被屋里人发现,但屋里的声音却可以透过窗户传出来,被明琴听得清清楚楚。


文程不太理解明琴为什么跑到这里来听大队部开会,但‘做坏事’的快乐还是让他配合地学明琴侧耳倾听,只不过,他的耳力一般,就听出了大伯和老支书爷爷的声音,其他人是谁说了什么,都听不出来。


明琴听了一会儿,并没有等会开完,就拉着文程悄木声儿地走了。

《重生萌崽在七零》明琴明廷钊最新章节列表 重生萌崽在七零 明琴明廷钊 第1张

离开大队部,两人直接回了家。


文程以为回家就不再出去了,没想到明琴进仓屋转了一趟,拽着个小篮子出来了:“走!”


文程懵懵懂懂问:“去哪儿?”


明琴啪嗒啪嗒往外走,手里拽的土篮子都快和她一样高了。她头也不回,只问:“你想要铅笔吗?想要橡皮吗?还有漂亮的塑料皮笔记本?”


她跟妈妈去供销社的时候看见过,有一节玻璃柜台,摆的都是文具,有铅笔、橡皮、写字本,还有钢笔、墨水儿、塑料皮的笔记本……


明琴没管亲娘,跑到姥姥跟前,扬着小手去给李悦娥擦眼泪。


她自己小脸上还挂着泪珠子呢,却乖巧地劝人:“姥姥别哭,琴琴乖,琴琴听话……”


她这么一说,李悦娥本来要止住的眼泪又扑簌簌落下来。


她仰着头,将那阵悲意压下去,自己抬手胡乱抹抹脸上的泪水,朝着那边的闺女道:“你听听,你听听啊,这么好的孩子,你怎么忍心……你啊你……”


赵秀被大嫂扶到床上,就伏在被子上哭,把哭声眼泪都埋进了被子里。


廖红英叹口气,抚着她的脊背劝:“事儿都过去了,就别多想了,你的往前看……你也不用看别的,就只看琴琴,这么好的孩子,眼巴巴地守了你几天……再没见过这么懂事的,她才四岁啊……”


开口劝人,廖红英自己也禁不住红了眼,流下泪来。


屋子里安静下来,几个女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倒是大舅赵利国略好点儿,抹把脸往外走:“娘,我去叫大夫来给看看。”


一句话提醒了几个女人,李悦娥连忙掀起衣襟擦擦脸,又自己揉了两把道:“是该请大夫来看看,快去,快去。”


另一边,廖红英也止了泪,又手脚麻利地从洗了块毛巾递给赵秀。赵秀撑着坐起来,接过毛巾擦了把脸。


赵利国带着大夫进来,给赵秀做了检查后说没有大碍了,烧也退了,可以再观察一天,不想观察也可以出院回家了。


赵秀就想着出院,赵利国和廖红英却说要再观察一天。


赵利国:“你醒了,也不用这么多人在这了,让咱娘和琴琴都回去,留你嫂子在这里陪着你住一天……”


李悦娥熬了几天,赵利国怕她上了年纪吃不消,劝她回去,让廖红英陪一天床。


李悦娥则不放心,坚持自己留下,让老大两口子回去。


正说着,病房门响,老二赵利民和魏娟两口子走进来,一眼看见赵秀醒了,两人紧绷的脸色一下子舒展起来,挂上了喜色。


李悦娥接过魏娟手里的篮子,低声道:“你身子这么重,又来做什么呢。”


赵秀醒来,魏娟也能笑开了,就道:“我好着呢,娘不用挂记我。”


赵秀也已经收拾好情绪,看见二嫂扶着肚子走过来,也开口道:“二嫂……”


她想说感谢,想说对不起,不仅是对二嫂,还有对爹娘哥哥嫂嫂一家人的,但是张开口,话却卡在了嗓子眼儿,说不出来。


赵秀做梦没想到还有回来的一天,还能见到如此康健的爹娘,正当年的哥哥嫂子们。


魏娟很体谅地笑笑,和声询问她要不要吃点儿东西:“看脸色好多了。”


二哥赵利民把手里拎的黑陶罐子放在桌上,笑嘻嘻道:“你二嫂做了你最爱吃的绿豆杂面,炝了锅儿的,喷喷香,喝一碗吧?”


看着二哥明朗自信的笑容,赵秀一下子释然了。


不管上辈子如何,她回来了。重新开始,一切都会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