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可馨目光落在人群之中林璃的脸上,心中几乎愤恨到了极点。不过,她还没有那么傻,这会儿偷偷换了几口气,并没有再次贸然开口。


明明是一个闹出天大丑闻的女子,不但不知道羞耻,竟然还出门游玩!齐可馨心中对林璃的鄙夷可谓是到了极点,此时不说话却在心中从头到脚把林璃给嘲讽了一遍。


而一直话不多的林璃却在这个时候突然转头,朝着她看了过来。


她的唇角明明还是那般微微勾起,带着温润的笑容。然而那一瞬间,齐可馨却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恶意。在与林璃对视的一瞬间,她莫名地躲开了对方的目光,转瞬反应过来她无需躲闪再看回去时,却发现林璃正看着此时正在说话的韦梓棋。


难不成,刚刚那一对视只是她的错觉?


齐可馨心中隐隐有些不肯定,然而想起那一瞬间所感受到的空灵的恶意和嘲讽,她又忍不住再次盯着林璃看起来。


林璃似乎很喜欢笑,从到庄子第一次下马车见她时,她的脸上就带着跟如今差不多的笑容。淡淡的、浅浅的,初一看让人觉得如沐春风。然而短短时间内,接连两次吃了暗亏的齐可馨却不这么认为。


如今看着林璃脸上的笑容,只觉得那是骄傲、是优越感,还有对她的无视。


叶若昕是叶盛的嫡女,当朝太后的侄女,真正的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说不得还有入主后宫的可能。这样的人骄傲她尚且不服气,更何况是在她眼中名声俱毁、只是侯府嫡长女的林璃呢?


被这样的人无视,或者是嘲讽,简直比杀了她还难受。

《侯门恶女不好惹》林璃叶槭小说完整章节目录阅读 侯门恶女不好惹 林璃叶槭 第1张

可是,她此时却只能够忍着。


她向来善于察言观色,两次挑拨都被李尚彬和叶槭给堵回去,让她真正意识到了跟林璃继续撕下去,只会让她显得格外惹人厌。在场的这两个男子根本就不像她所想象的那般在意林璃的往事,她若是抓着不放,只会显得不识趣。


她应该改变策略了。


如蕊连忙点头,道:“这几日里面宁哲每日都登门拜访,不过都被大管家给拦在了外面,连夫人的面都没有见到,更别提是姑娘了。”


宁哲?


林璃微微皱眉,就是她“投河自尽”的另外一个中心人物?他来是……不过是略微转念一想,林璃大约就猜测到了宁哲的心思。昨年的新科探花,如今在京城之中也算是风云人物,只可惜却不是以才名或者贤名被众人所知。堂堂的探花,秋试第三名的好成绩,最为人赞叹的却是他的外貌。


真是嘲讽呢。


若是没有武侯府嫡长女“求爱不成、投河自尽”的流言蜚语,就算这名声不是他所想要的,对于他来说也是无碍的。想来只要宁哲有些钻营的手段,总归是能够趁着美貌之名在京城建立起自己的关系网的。


只可惜,他运气不怎么好,遇上了她。


林璃唇角带起了笑容,回过神来就听到如蕊道:“周姑娘也来过两次,不过当时姑娘在休息,就没有惊扰了姑娘。秦家秦姑娘没有来,却也让人送了补品过来探望。”


对了,还有秦、周两家。


林璃不是太清楚武侯府在京城的地位,然而之前听到林云霄入夜还要进宫面圣,大约也能够猜测得出皇上对林家的重视,或者说是对林云霄的倚重。


军权在手,颇得皇上倚重。


她有着这样的家世,若是说秦家姑娘又或者是她好友的周家姑娘心中不忿,继而做下什么事情也是说得过去的。同时,也难怪宁哲这样在京城闺阁之中被传颂为天上谪仙人一般的人物会在知道她的身份之后诚惶诚恐地登门致歉了。


不过,反过来说若是把这事儿闹大了,说不得也会让那宁哲的名声再上一层楼,说不得还会被人添一个“不畏强权”的铮铮铁骨之名呢。到时候,若是武侯府计较的话,说不得就是仗势欺人……越是玩味这件事情里面的含义,林璃就越是觉得有趣了。


而见林璃唇角带着玩味的笑容,一旁的如蕊就住了口。只是尽职地起身给她杯子中添了热水,就又退到了一遍,没有去打断自家姑娘的思索。


那日在灵泉寺的事情,虽然她和如冰因为二姑娘身边的丫鬟离得远了些,可是当时的情形若是说没有任何的蹊跷她却是不信的。如今姑娘得了失魂症,刚刚醒来的时候甚至不认得常年在她身边伺候的她们四个如,更是连生母薛氏都不认得,实在是让人惊慌担忧之余忘记了其他的事情。


如今听到好转的姑娘问起当日的情形,如蕊心中也难免有着自己的看法。


在她看来,当日种种若不是因为二姑娘身边的丫鬟阻拦,她和如冰两人若是能够紧紧跟在林璃的身后自然是不会出这样的事情。更何况,姑娘原本对于名声显赫的宁哲也没有太过在意的,突然示爱的说法如蕊四人也是不信的。


只可惜她人微言轻,这样的话就算说出来怕是也没有人会信。


林璃坐在一旁不说话,如蕊就安静地陪在一侧。刚刚入夜的院子中宁静而祥和,淡淡的杏花香味在空中飘散,月光映照下的林璃显得脸色苍白到几乎透明一般,而紧紧抿着的唇则说明她此时并不是在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