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替我掖好被子,


我用另一只手揪住师父的胳膊,让他别走。


师父拍了拍我的头,坐在床边,就像要和我拉家常一样。


师父说他这一生有一大幸事,一大憾事。


幸的是弟子友爱满门和睦,憾的是当初未能留下我,眼睁睁看着我去了火狱。


师父在我额头点了一下,我僵着身体动也动不了。


我说不要。

《徒弟又来掘坟》云沂容亭全文章节阅读 徒弟又来掘坟 云沂容亭 第1张

师父说我是傻蛋。


我说我还没有你给端茶送水。


师父说他老当益壮。


我哭着嚎着让他别走。


我哭着嚎着看着他转身出门。


一如当年我定住大师兄,让他看着我赴死。


“我来已是第三瓶,别喝了。”


本以为他会不高兴,谁知他居然只是拿了回去,“最后一瓶罢。”


看到这处我勉强维持住脸上的笑,“不知这位……”


魏淮昀看了她一眼,还没说话,黑衣女子倒先开了口,“沈从西,大魏人士,来见故人。”


好一个来见故人。


“既是殿下故人,不若暂住公主府?”我伸手招来店小二,让林琅付了钱,笑意盈盈地询问着她。


沈从西看着林琅掏钱的动作,挑眉笑了一下,“那便叨扰公主了。”


她知道我没给她拒绝的机会。


冲二人略一点头,我便转身离开,下了楼已经冷了脸色。


上了马车便吩咐人去调查沈从西的身份,我倒要知道他们是什么故人。


月上柳梢头的时候,他们二人才回来。


我坐在亭中自弈,一盘乱子,抬头便看到沈从西扶着魏淮昀。


他眼角沾了薄红,艳丽横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