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懿珩跪在地上,白色的袍子上全是深红的血迹。白袍被抽得裂了开来,露出一道一道的伤痕,他的背上早已是皮开肉绽,绽开的肉夹着血和汗与袍子紧紧粘在一起。


我全身都在颤抖,我扑跪上去紧攥住了带血的鞭子,手里滑腻的液体和鞭子粗糙的触感融在一起,我的手心全是汗和他的血。


「母亲,您别打了。」


「没你的事,去一边待着。」沈懿珩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艰难地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明月,我问你哥哥有没有违背祖宗规矩,他说他没有,你觉得他有吗?」


「他没有。」


玉华长公主话锋一转,有些急切地问:「明月,那你呢?你有没有?」


我拼命地摇头:「我没有。我没有。」


好像,我带给沈懿珩的从来都是伤害。


因为我,他受尽了折磨,因为我,他变得伤痕累累。


「明月,你觉得哥哥好吗?」玉华长公主笑着看我。


「哥哥很好。」

皇后不能是你/沈明月景泽景昭小说全集阅读 皇后不能是你 沈明月景泽景昭 第1张

「哥哥哪里好?」


「哪里都好。」


沈懿珩气喘吁吁道:「母亲,您这是干什么?您到底想问什么?」


「干什么,我要打死你这逆子。」她突然丢开了手里的鞭子,冲上去抽了沈懿珩一记响亮的耳光。


清脆的耳光声在空旷的祠堂里蔓延开来。


「明月,来,你继续说,你喜欢哥哥吗?」


「我不喜欢。」


「好,不错,真好。」她哈哈笑了两声,到我这里去捡她的鞭子。


「明月,去,远处待着,让我问问你哥哥。」


她扬起了手中的鞭子,眼看就要往沈懿珩身上落,我想也没想抱住了沈懿珩,鞭子抽在身上,我死死地咬着牙闭上了眼睛。


「混账,混账。」玉华长公主将我从沈懿珩身上揪了下去,一巴掌又呼在沈懿珩脸上,扇得他半个身子倒在了地上:「逆子,你到底有没有对你妹妹产生禽兽心思?」


沈懿珩沉默了,周遭的一切都静了下来,祠堂里是死一般的寂静。


在这煎熬的几秒钟内,脑中混混沌沌想了许多,我怕他在母亲面前承认,我怕他一旦说出口,一切就都完了。


「我没有。」沈懿珩忽然道:「我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