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学日后怎么办?」世人对女子向来苛刻,我自然希望瑶瑶过得好,可我们不能陪着她一辈子,总要教她如何去适应规矩。


「本王的女儿,谁敢说不好?」


头更疼了,不仅头疼,我觉得瑶瑶有这么个爹,我也应该担心她日后能不能嫁得出去了。看来我要做个严母了,不然一家子都没个规矩。


三十二


不知怎的,王爷如今去兵营的时间也少了。皇帝年纪大了,疑心也越发重了。太子前几年被废,去年除夕上皇帝又好一顿褒奖,本以为有起色了,结果没出正月又下旨圈禁。


只能说皇家的事,太复杂了,父子不是父子,君臣也不是君臣。还好王爷这几年都在外面,倒也躲了不少。


这些事,有的是从娘亲口里听说的,有的是慕禾说的,王爷从来不与我说这种事。


本以为府里还算太平,没曾想到底还是出了岔子。吴氏竟然偷偷往府外传消息,虽说她接触不到什么重要消息,但到底也是个细作。


等我知道时,


本来爹爹想给她请个师傅教,但她拒绝了,她说她可以向我请教。


她对我,似乎很好,好到我有点不解。


有时候大家忽略我时,她会特意提起我,我想过,如果我们两个身份对调,我心里大概会有怨恨。


毕竟,这些年太苦了。


「怎么会呢?爹娘虽然不富裕,但也给了我最好的,姐姐,我们的爹娘是一样的,都给了我们全部。」


她这样和我说。

《却是农家女》阿柔厉王全文精彩内容阅读 却是农家女 阿柔厉王 第1张

真正和她谈心,是在半个多月后的一个夜里。


那时候,我们的关系已经不错了,大概是气氛好,她主动和我说起她小时候的事情。


我也是第一次在脑海里勾勒出自己亲生父母的模样,我相信他们也一定是很好很好的人。


她说,她本应该会有个弟弟,可惜娘亲身子不好,孩子没了。自那以后,家里的重担便都由爹爹扛着。


她说,在乡下,只有一个女儿是很没脸的事情,但爹娘都对她特别好,爹爹空闲了还会教她识字。可惜那时候她以为时间很长,可以慢慢学,没想到睁眼间就生离死别。


她说,如果不是徐州发了洪水又引起疫情,她就可以带着爹娘一起来见我了。


徐州的那场洪水,是六年前的事情,当时我还跟风捐了一百两银子。灾难,离当时的我来说太远,仅有的印象大概就是爹爹、伯父嘴里一长串的数字。


没想到,原来我也是受害人之一。


可惜我没帮得上什么忙,如果时光倒流,我一定多捐钱,告诉爹爹一定要去徐州把她们一家接过来。


那样,我也会有爹娘了。



娘亲说,等过些日子,便将慕禾记入族谱,待慕禾学好了规矩,便带她出去交际。至于我,便算作赵家的养女了。


「阿柔,你放心,在我和你爹心里你永远都是我们的女儿。」


「女儿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