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老因为芯悦的话,不由多看她一眼。


他突然欣赏这个淡泊的姑娘,心里也升腾起希望,希望这个姑娘能够让他最疼爱的孙子未来过得温暖。


傅寒川也满意芯悦的回答,他起身说:“我吃好了,芯悦,我们稍后就出发。”


芯悦也起身:“我也吃好了。”


傅寒川牵过芯悦的手,对着爷爷鞠了一躬。


傅寒川说:“爷爷,这么多年,我让您操心了。现在我终于成家,请爷爷放心,以后我会撑起自己的小家!”


傅老突然鼻子一酸,心疼得胸口发紧。


他眼里泛着泪花,颤声说:“好,好好的。”


如此,也便不枉当年清歌的托付了。


芯悦也对着爷爷鞠了一躬,她说:“爷爷放心,我和寒川会好好的。”


“好,好!”傅老更感动了。


傅寒川牵着芯悦离开。


院子里的桐梧树下,傅寒川驻足,他问:“会羡慕吗?”


“羡慕什么?”芯悦不解。


“羡慕傅墨擎给黎大小姐的一切!”


芯悦笑着摇头:“我不羡慕。”

霸道老公豪门宝贝妻-黎芯悦傅寒川-全文章节阅读 霸道老公豪门宝贝妻 黎芯悦傅寒川 第1张

物质生活于她来说只是浮云。


她从十六岁开始就兼职金融操盘手,帮客户操盘,她自己也会跟着买。


另外,她还有一重隐秘的身份:国际黑客达叔。


不管哪个身份,赚钱于她来说,都不是难事。


从小到大,她最渴望的是亲情,是爱!


在舅舅舅妈家里生活的前十三年,虽然他们厚此薄彼,但她什么也不知道,她是幸福的!


十三岁以后,她知道了真相,她痛苦过。可她仍然为了那仅存的温暖和亲情,赖在黎家不走。


直到发生昨天这样的事情,她才下定决心离开。


她受到的所有伤害,都来自于情。


他们所谓的办法,就是让她代替!


哈哈……还真是她的好爸妈啊……


“黎三小姐,我在楼下等你,要是你愿意,我们稍后就去领证!”傅寒川淡声说完径直离开,他无视所有人。


既然十五年前的一切都划上了句号,那么他娶谁都不再重要。


结婚以后,他会负起一个丈夫应尽的责任。


他不会和自己那个滥情又没责任心的父亲一样,他会对自己的女人负气责任,不会辜负她!


张秀芝劝众人下楼后,她立马进房间关上门,怒其不争地盯着黎芯悦:“芯悦啊芯悦,妈妈从小就教育你,女孩子要自爱!但是你现在竟然和傅三少发生了这种事情?他可是你的姐夫啊!他和恩雪两情相悦,你对得起恩雪,对的起我们黎家吗?”


黎芯悦看着张秀芝那痛心疾首的模样,嘴角扬起嘲讽的笑容。


张秀芝心下一跳,硬着头皮继续说:“既然都已经这样,那恩雪的婚事就让给你吧!我之前就找人打听过,傅三少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他长得帅气气质也好,商业能力更是一等一的,他是一个很好的男人,嫁给他以后你一定会过得很幸福的。”


黎芯悦心里冷笑,这是打算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她身上,倒打一耙说她*了傅三少吗?


“二姐昨晚去哪了?”


张秀芝眸光又是心虚地一闪,随后镇定地说:“你二姐啊,她昨晚在我房里,我劝了她一夜。”


“是劝她嫁给傅三少么?”芯悦问。


“是啊!”张秀芝笑得有点干巴巴的。


“您不是说二姐和傅三少两情相悦么,怎么会需要劝一夜?”芯悦唇角的嘲讽意味更浓。


张秀芝被噎,心里恨死黎芯悦了,可是现在不敢得罪她,那十个亿的项目还得靠她呢。


笑了笑,张秀芝说:“一开始她是不太愿意的。”


“因为傅三少是私生子?”芯悦淡声问。


“你……芯悦,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张秀芝有些气恼。


冷笑了两声,芯悦说:“这样看的话,我与傅三少倒是挺般配的,私生子配私生女!”


此话一出,张秀芝瞬间大惊:“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自己是私生女的,对吗?”芯悦笑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