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君澜收回神思,看着眼前的青漪。


当初她一再地纠缠自己,不管是出自什么目的,但既然带她回来,也暗中观察了许久,觉得她对自己还算是忠心,就把她给留了下来。


经过今晚,看来是个机灵的。


“以后好好做事。有任何需要,去找秦山。”秦君澜脸上露出了一丝赞赏,丢下这句话后就大步地走进凝翠宫。


“是。”青漪脸上顿时一喜,双眼看着秦君澜高大伟岸的身影,露出了一抹复杂的光芒。


第二日,沈月还在睡梦中,就被外头的吵闹声惊醒。


仔细聆听了一会,外面的吆喝声越来越大,勾起了沈月的好奇心,她快速地穿衣戴好,往外面走去。


院子里,唐寅和沈浪正在比身手,看两个人灵活的身影,沈月顿时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唐寅的武艺,她是知道的,轻功和内力绝对是排在高手行列。


但是沈浪的身手竟然那么敏捷,而且还在唐寅的手下已经过了五招,这是让沈月没有想到的。


而且沈浪并没有内力,他凭借的是灵敏的身手,以及身上的那股蛮力。


跟自己的身手确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看到这里,沈月顿时开心了。


看来,一个人的运气好,果真是挡也挡不住啊!


她承认,她回带沈浪回家,有点可怜他的身世。

猎户家的小娘子-沈月儿秦君澜-全文章节阅读 猎户家的小娘子 沈月儿秦君澜 第1张

而且都已经长的那么大了,也应该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了,不能一直住在山上,孤苦无依地过一生。


刚好她对他的雕刻很感兴趣,也想借助他之手,让自己的香胰子还有往后开发的新产品包装,做到力求完美,是古秦国独一份的。


却没有想到沈浪的身手竟然这么好。


随后想来也是,如果他身手不好,在大山里,怎么养活自己?早就被野兽给吃掉了。


就在沈月冥想中,沈浪最后因为体力不支,输给了唐寅。


原以为香消玉殒,却穿越到了一个只有十二岁同名同姓的农家女身上。


对于已经活了三十岁的沈月儿来说,只要能够活着,那就充满了希望。


只是对于原主留给自己的记忆,让沈月儿脑疼不已。


原主的父亲沈老三,半年前从悬崖上摔下来半死不活,最后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卖了,看病吃药了大半年才活了过来,却成为了生活不能自理的瘫痪残疾人。


而原主的母亲,却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失踪了。


村里很多人都在谣言,沈白氏不堪忍受沈老三残了废了以及一穷二白的家跟男人跑了。


可不管外面怎么谣传,沈老三都不相信。


沈月儿自然也不信的。


如果沈白氏真的嫌弃沈老三残了,当初就不会砸锅卖铁也要把沈老三救醒。


沈老三残了后,老宅那边的人就经常来打秋风。有沈白氏护着几个孩子,哪怕再苦,几个小的还有口吃的,也不会被老宅那边的人欺负的那么狠。


沈白氏走了后,沈月儿三姐妹真正开始了水深火热的日子。


老宅的人以沈老三残了出面照顾为理由,经常变着法子使唤沈家三姐妹。起的比鸡还要早,做的比牛多,吃的比猪还差,睡得比狗还要晚。


可饶是如此,三姐弟还是吃不饱。稍有不慎,还会遭到一顿毒打。


今日,只有六岁的沈阳儿饿的晕过去了,沈月儿才会冒险从老宅的厨房里偷出了一个窝头。也因为这个窝头,丢掉了性命。


把原主的记忆全部消化之后,沈月儿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虽然她现在还无法融入到这里的生活,把沈老三当爹,把沈星儿沈阳儿当自己的弟弟妹妹。但一家残的残,弱的弱,小的小,她自然会照顾好他们,不让他们再受人欺负。


而老宅那边的人,如果还敢来作妖的话,她自然不会对他们客气。


沈老三当年带着沈白氏回来,可是拿出了十两银子买断了和老宅那边一切联系的。


因为几乎花掉了全部的积蓄,所以沈老三在村尾花了一两的银子买了一亩的荒地,建了三间泥土房,中间是堂屋,左右两边是睡房,上面盖着厚厚的茅草。


也因为周围只有稀稀落落的几户农家,沈老三用篱笆围了围墙,周围种满了荆棘。


还没有走进院子里,沈月儿就听到了房里传来一阵阵嘶哑的叫喊:“月儿……星儿……阳儿……”


那一声声凄厉的叫声,不知道是不是原主的情感还在,让沈月儿鼻子不由地一酸。


沈星儿早已快急急地跑进去,嘴里一连串地喊着:“爹,爹,我跟大姐回来了。爹……”


沈月儿前行的脚步微微一停顿,随后跟在沈星儿身后往左边的房间走去。


刚刚走进房里,沈月儿就闻到一股腥臭,差点臭晕过去。


一个苍老憔悴,只剩皮包骨的男子,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就连身上的衣服也是补丁摞着补丁脏兮兮的,匍匐在地上,满脸的泪痕。


沈星儿此刻正用她小小的力气,吃力地想要把地上的男人搀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