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谈恋爱呢,请你吃顿饭,还要把钱算得这么清楚吗?」


他忽地凑过来,将下巴抵在我肩上,温热的气息就呵在我耳畔,「……老婆。」


一瞬间,我整张脸红得发烫,张了张嘴,却害羞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毕业典礼那天晚上,班级聚餐,我被灌了几杯酒,整个人都醉得晕晕乎乎的。


想去天台吹吹冷风清醒一下,拐过走廊尽头,却撞见了陆哲和他兄弟。


灯光有些暗,他们似乎都没看到我。


「怎么突然就和林遥在一起了?你也不是第一天知道她喜欢你。」


陆哲侧着身,指间夹着一支烟,眼神是我不曾见过的,陌生的阴郁和冷漠:「因为不会太麻烦。」


……


第二天醒酒后,他对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冷清温柔。


也会在分别的车站前忽然把我扯过去,低头吻我:「开学早点回来,带你约会。」


我想,那大概是我喝醉后做的一个梦。


一整个暑假,我都待在家里,帮外公外婆干活。


我妈过世后,一直是他们照顾我。

撞见撒娇/陆哲林遥/目录精彩阅读 撞见撒娇 陆哲林遥 第1张

为了贴补家用,我找了份远程数学和物理家教的兼职,每天都很忙,也没怎么联系陆哲。


他好像也很忙,几乎没给我发过消息,只会在每天睡前匆匆说一句晚安。


研一开学后,我和陆哲进了不同的实验室。


我的导师因为一个中外合资的项目,最近几个月都在国外,于是安排了一个研三的师兄带我们实验。


师兄叫江慕,比陆哲还高,眉眼间凝着一股冷峻,气质更是矜贵凛然。


如果陆哲是星星,他就像更遥远的、不可触及的月亮。


在我从小生活到大的地方,从未见过这样的人。


同宿舍的夏黎告诉我,江慕的爸妈都是学校教授,他以极高的成绩考进这所学校,又以那一届年级第一的绩点保送了硕博连读。


像他这样的人,生来就该发光。


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我跟陆哲提了两句江慕,他笑笑:「可别肖想,那是你高攀不起的人。」


我握着筷子的手一下子僵住,连同唇边的笑容。


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他其实有点看不起我。


愣怔间,被我们谈论的江慕端着餐盘经过,忽然在我身边停下。


他微微垂眼,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林遥。」


「……江师兄。」


「下午早点到实验室,你昨天交上来的实验数据有问题。」


江慕离开后,我也端起餐盘,告别了陆哲。


下午我在实验室待到很晚,本以为陆哲会如以往一般在实验楼外等我,可走出去的时候,才看到路灯下空荡荡的树。


连同我的影子,一起被照得伶仃。


我在原地停留了片刻,身后便响起江慕的声音:「怎么不走,落了东西?」


回过神,我摇摇头:「没有,这就准备回去了,江师兄。」


他「哦」了一声,然后说:「那一起吧,正好顺路。」


并肩往回的时候,我鬼使神差地比了一下,发现我的肩膀,堪堪只到江慕胸口。


可是我有一米七二,已经是女生里很高的了。


怪不得总觉得他站在人群里,好像尤其显眼。


江慕把我送到女生宿舍楼下就停住,他的宿舍隔了一片花坛,在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