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凭你,也敢直面残倭国兵锋?”苏诗儿重重的叹道:“两国相争,怎可儿戏!”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若是没有其他什么事,还请诗儿公主让开道路!”


苏诗儿深深的看了秦骁一眼。


那眼中透着秦骁看不懂的神色。


“凤鸣国难,局势凶危,我父王昨日便传令我赶回南湘,本公主心念陆路难走,想借海道回国,此行正好与殿下顺路,不知殿下可否陪我走上一程?”


此语一出,许不语等人面面相觑,有些无法理解苏诗儿为何会作此决定。


南湘国主担忧苏诗儿的安危,让她赶快回国秦骁可以理解,但苏诗儿放着好好的陆路不走,为何非要舍近求远,坐船回家?而且还打算跟着秦骁过遥关,从西海道走?


你难道不知道那地方正在打仗吗?


“我能拒绝吗?”秦骁苦笑着问道。


“殿下若是担忧本公主的安危,大可不必,我这三百护卫皆是好手,足以庇护本公主的安危,况且我南湘国力强盛,残倭国大军绝不敢对本公主不轨!”


说到这,她马车中居高临下的瞥了眼秦骁,淡淡道。


“况且,本公主决定的事情,无人能改变。殿下不是要赶路吗?请吧!”


戏志才压低了声音说道。

《凤鸣天下:最强嫡长子》秦骁苏诗儿全文全章节小说阅读 凤鸣天下:最强嫡长子/秦骁苏诗儿 第1张

“主公,这小丫头片子是不是喜欢你啊?”


“我和她方才见过几面,都没怎么说过话,何谈喜欢?”秦骁苦笑着摇了摇头,在男女之事上,他确实迟钝:“我想,这位公主殿下应该有自己的想法吧……”


况且,此途莫测,那三百护卫确实是一股不俗的力量,有这三百人跟随,秦骁做事更有把握。


想到这,秦骁确实也没有什么理由阻止苏诗儿。


他站上马车,抽出佩剑。


青涩的身躯在城门口何其显眼!


声音高昂且嘹亮,仿佛透着魔力般,穿透天际,落在无数人心中。


“我死了?”


秦骁睁开眼,惊疑不定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满是疑惑。


他本是一个普通人,正和几个小伙伴玩着三国杀,突然眼前一黑,再度醒来就来到了这个全新的世界。


这具身体的主人,乃是凤鸣国主嫡子,说来也是凑巧,和他同名也叫秦骁。


虽为嫡子,秦骁却天资愚笨,不为皇族所容,许多皇兄皇帝都暗地里打着他的主意。根据记忆秦骁得知,今日清早,自己被人毒害,气绝身亡。


正思索时,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


“殿下,许神医来了!”


一个明眸皓齿的丫鬟推门而入,而后跟着一位身着白衣的年轻少女。


前者,是他贴身婢女碧儿。


后者则是当今凤鸣国内赫赫有名的神医许不语。


许不语约莫十七八岁,比秦骁略长一岁,生的是娇柔娟丽,秀外慧中,是凤鸣国内公认的三大美人之一!尤其是那双淡泊的眼眸,如水般沉寂,透着不同于她年龄段的深邃。


刚一进门,许不语就径直走到秦骁面前,替他把脉。


白皙透嫩的玉手搭在秦骁手腕处,让从小到大都没跟女生牵过手的秦骁不由得冒出些许的扭捏。


“嗯?”


许不语俏眉一皱,吓得碧儿脸色一颤。


“许神医,殿下他没事吧?!”


“没事,气象平缓,并无异常。”


说这话时,许不语已经收回了手,看向秦骁的眼神也变得有些怪异。


“真是吓死奴婢了!”听到秦骁没事,碧儿松了口气:“殿下您可是不知道,今儿早上殿下您也不知道怎么了,奴婢怎么叫也叫不醒,手脚还发凉,吓得奴婢都以为……”说到这,碧儿眼中隐有泪光。


“奴婢从小孤苦无依,是殿下您亲手把奴婢从人贩子手里买来的,您是奴婢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殿下您要是有个什么好歹,奴婢可怎么办啊!”


往事记忆浮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