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国,秦河市。


31号公交车上,一名衣着普通的年轻人满脸怒气,对着手机大声吼叫:“周老头儿,你这老混蛋!你他妈*的是不是死在女人的肚皮上了,害得本少爷坐公交车,我靠你祖宗!”


年轻人的大声吼叫和满嘴粗话惹来了车上众人的不满,有个打扮如金丝雀的年轻女人低声地鄙夷了一句:“哪里来的没素质的家伙!”


在众人眼中,这年轻人多半是某处乡下土财主的儿子,来了城区也改变不了他平时那土不啦叽的性格。


年轻人丝毫没有避讳旁人的目光,继续粗话连天的怒骂着,也亏手机那头的人脾气好,竟然能忍受得了这小子问候起自己的全家女性。


这时,公交车在中途站停了下来,上来了几个乘客。


这几名乘客当中,有位身材佝偻、满脸皱纹的老人,走起路来都像是要摔倒似的。


“请给老幼病残孕让座……”公交司机按响了车上的铃声,可满车子的人都像是又聋又瞎似的,没看见老人,也没听到那公交车上的铃声。


年轻人如梦方觉,对着手机又吼了声:“周老头儿,你等着,不许挂电话!”


随后,年轻人脸上立刻换上了亲切的笑容,把老人扶到自己的位置上:“老人家,您坐。”


满车子的人都觉得自己内心什么东西被触动似的,那个批评年轻人没素质的年轻女子也不禁微红着脸。


随后,年轻人再次举起手机,又换上了凶恶的模样大声吼叫:“周老头儿,你丫的等下我要是出来时看不到你在川菜馆门口等我,别想我送你进口的套套!”


车上众人再度恶寒……


一小时后,年轻人百无聊赖地坐在洋河川菜馆的两人桌边,玩手机游戏“愤怒的小鸟”打磨时间。他在等人,对方过了半个小时还没出现,等得他的火比那些小鸟的怒火都大。

<极品教师>王平与香兰小说全章节阅读 极品教师 王平与香兰 第1张

“方秦?!”一个女人的声音把这年轻人从游戏中拉了出来。


方秦抬头一看,上下打量了这年轻女人数眼,心中有些失望。


这女人脸蛋一般,身材还算可以,只是这身打扮太让方秦难以接受。


虽然是天气依旧很热的九月,这女人穿得也实在太暴露了一些。她身上穿着件红色的低胸背心,把象征着女性美好的大好胸部裸露出了三分之一。而且那bra上的背带竟然是透明的,要不是方秦的视力比较好,换了别人一定会认为这女人没带bra。


站在方秦旁边,女人的齐b小短裙刚好和方秦的视线平行,让方秦一眼便看到了她那浑圆的大腿。


方秦暗暗腹诽,这女人好没水准,聪明的女人可不会这么暴露自己,而应该似露非露,这样才能吸引男人。


男人嘛,都喜欢亲自动手脱,你自个儿都脱了,男人的兴趣也就没了一大半了。


“你是陈瑶?请坐。”生气归生气,鄙视也是要鄙视的,可方秦的家教不允许自己那么没礼貌。


当然,自己的家教不适合用在那个周老头儿身上。


这名叫做陈瑶也不和方秦客气,很是干脆地坐了下来,把手上那款高度仿真的山寨lv包包放到了一旁,开门见山道:“听说你很有钱。”


方秦点了点头:“还行。”


陈瑶那满是脂粉的脸上微露满意之色:“你有宝马么?”


方秦先是惊愕了片刻,随后摇了摇头:“没有。”


“有钱了连宝马都没有?”陈瑶的脸色有些阴沉:“那你家的房子有一百五十平米吗?”


方秦很是无奈:“我刚回秦河市,现在租房子住。”


陈瑶的脸完全沉了下来:“你有三十万以上的存款么?”


方秦又点了点头:“没有。”


刷!方秦当即被倒了一脸的茶水,随后他便听到陈瑶那比那些小鸟还要愤怒的尖叫声:“没车没房没存款,你相亲个屁!”


说罢,陈瑶当即拎起山寨lv包,转身便离开了川菜馆。


陈瑶刚走到川菜馆门路,她那双满是人民币符号的眼睛立刻被眼前的一辆豪华轿车给吸引住了。


纯黑色的车身在阳光底下闪闪发亮,那加长的外形更彰显它的与众不同。


陈瑶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心跳急剧加速:“劳斯莱斯!”


这辆车最起码也要六百多万,要是自己能嫁给这辆车的主人,光是这辆车就能让自己过上阔太太的生活了。


正在陈瑶幻想着如何勾搭这辆车的主人之时,劳斯莱斯前一名老者的声音打断了陈瑶的幻想:“少爷,我来得还算及时吧?请上车。”


这名老者西装革履,气度不凡,很像电视里有钱人的管家。而这位老管家竟然称这位年轻人“少爷”,那这年轻人不正是自己要找的对象?


咦?怎么这么眼熟?


“方秦!!!”陈瑶下意识地加快脚步,三步并作两步,把那正要上车的年轻人拉住看个清楚。


果然,这年轻人不正是自己刚才相亲的对象么?


“这……这……”陈瑶脑子一片乱轰轰的,有些语无伦次:“你刚才不是说,你没宝马么?”


方秦不置可否:“我家老鬼说,那车是暴发户开的,不适合我。”


“你不是说你没存款?”陈瑶再次发蒙地问道。


方秦耸了耸肩膀:“我家在秦河城开了个私有银行,我干嘛要存钱?”


陈瑶彻底晕了,她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承受不住猛烈的跳动了。


见陈瑶愣在那儿,方秦用手抹了下脸,他脸上的茶水还没完全抹干:“还有事?”


陈瑶心慌意乱,脸上强挤出笑容,可那笑容却是十分僵硬:“我们能试着交往一段时间么?”


方秦很是认真地点了点头:“我只有一个问题,你还是处女么?”


陈瑶:“…………”


坐在车上,方秦很是八卦地朝着司机兼老管家大吐口水:“周老头儿,我尊称你一句周伯,你给我介绍的女人怎么都这样?我好不容易摆脱了个逼婚的,本来想自己相亲找个纯洁的、不贪钱财的、只看重我人品的女人,怎么碰上的都是这种极品?”


“少爷,你的人品还真不咋地。要是真看重你人品的女人,不是傻子就是恐龙。”


周伯很是无聊地在心里诋毁了方秦一句,随即笑吟吟道:“少爷,这世道就这样了,你看开些。”


方秦显得极度失落,眼中一片茫然:“周伯,告诉我,哪儿才有不受世俗污染的纯洁姑娘?”


周伯想了想,直到了十字路口的红灯处,看到眼前过马路的学生妹,很是正经地说道:“少爷,这些姑娘应该可以。”


方秦眼睛一亮,是啊,自己怎么没想过呢?


白色衬衫,黑色裙子,可爱的凉鞋,这些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应该没受到污染吧?


“好是好,只是年龄太小了些。”方秦又想到了个问题:“和未成年人发生***,会被判刑的。俺可不是那些官员,一个嫖宿幼女罪就可以解决问题了。”


周伯再度发挥了他老而不衰的脑筋:“这样吧少爷,你去学校里当老师,看中了哪个亲自培养好了。这样不仅仅可以解决终身大事,而且还很有成就感。”


方秦当即眼泛精光,猛地拍了拍周伯的肩膀:“哈哈,周伯,好样的!真不愧是跟我爷爷一起混出来的!”


周伯暗暗松了口气:“老太爷,这回应该把你们家这个不务正业的小祸害给安排了吧?”


一想到这个小祸害,周伯就头疼。


好好的京城不呆,偏偏跑到自己养老的地方来了。自己替方家服务了一辈子,本想过些快乐“性”福的晚年生活,没想到还要让自己服侍这个小祸害。


方家只说让自己照顾其他别的什么事情。可消息灵通的周伯还是打听到,这小祖宗是因为不想和某个大人物的女儿结婚,逃婚跑到这儿来的。


用方秦这个小祸害自己的话来说,都什么年代了,找个女人生娃还得按着家里人的意思,那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通过车内后视镜看到这小子的模样,就像是被放回大自然的猛虎似的,眼冒精光,周伯就知道,自己以后的日子有得烦了。


说做就做,一回到租来的别墅中,方秦立刻上网查阅了秦河市的教师招聘信息。


此时已经开学半个多月,一般的学校都不招聘教师了,所以可供方秦选择的学校只有一家:秦河山林中学。


秦河山林的招聘信息上写着:招聘一名代课英语教师,月工资一千五,无任何福利,有意者请到学校校长室直接应聘。


这则消息已经挂了一个月都在,说明没什么人愿意去应聘这个职位。


方秦想了想,确实也是。当教师一个月一千五,现在连个拖地板的阿姨月工资都一千八了,这叫那些自以为是的知识分子怎么做得下去?


不过,自己在乎钱吗?方秦嘿嘿咧牙一笑,自己还真就不在乎钱。


“山林中学的学生妹子们,你们未来的老公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