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伟听不懂日语,但是从日军的语气和表情还是能猜出他们要表达的意思。他下令停火,目光如剑,盯住喊得最响的村枝中佐,一字字说:“1937年,在南京草鞋峡,你们把几万南京百姓赶下长江用机枪扫射的时候,他们也这样苦苦哀求过你们吧?”

 

村枝中佐浑身发抖,牙齿直打架,鬼才知道是怕的还是冷的,不停地叫:“饶命,饶命……我们投降了……”

 

钟伟说:“他们都哀求过你们,他们都求过你们放过他们,放过他们的父母、兄弟、姐妹、孩子,可你们是怎么做的?”他打肺里发出一声咆哮:“你们是怎么做的!?你们的同情呢?你们的怜悯呢?你们的人性呢?有时候我真想把你们的胸膛剖开,看看你们的心肝到底是红的还是黑的!我更想把你们的胃挖出来,看看你们是不是吃石头长大的!南京大屠杀、广窖大屠杀、平顶山大屠杀、无人区、毒气战、细菌战……这么多兽行,就算是畜生都做不出来啊,你们怎么就做得出来!你们必须接受审判!!!”抽出最后一个满的弹匣刷一声装上,一拉枪栓,怒吼:“这就是我对你们的审判!向那些惨死在你们屠刀之下的中国军民求饶去吧,看到了阴曹地府他们饶不饶你!!!”

 

连长抢过一挺机枪,吼:“一个不留!”


哒哒哒哒哒————

 

枪声再度响起,比起刚才来密集了十倍,两眼血红的特务连战士怒吼着把板机一扣到底,将弹匣里的子弹照着苦苦哀求的日军尽情倾泄。日军在弹雨中无助的抽搐着,人还没死,身体就已经被撕成碎片了。村枝中佐也没能例外,钟伟用56式冲锋枪对着他打光了一个弹匣。他试图潜入水里,但还没动就先挨了两枪,身体动弹不得,接着成串子弹打在他的身上,将他的皮肉大块大块的撕裂,在被撕成碎片之前,他依稀记起,1937年的南京草鞋峡,几万中国军民被他们用铁丝反绑着双手赶进冰冷的江水的时候也曾像他和他的士兵那样苦苦哀求过,而他们的回应是狞笑着扣动机枪的板机,然后看着他们扭曲着身体一排排地倒下,浮尸遮蔽江面,鲜血染红江水……

 

带路的翻译官点头哈腰的说:“已经到高沟了。”

 薛剑强穿越抗战做后勤/薛剑强邓卓然大结局小说全文阅读 第1张

村枝中佐说:“到高沟了?高沟一带地形颇为险要,共匪活动频繁,你去提醒一下田,让他小心点,别中了共匪的埋伏!”

 

翻译官嗨了一声,蹬着自动车去追前面的皇协军。刚蹬出十几米,便听到前方传来一声爆炸轰鸣,皇协军顿时起了一阵骚动。翻译官赶紧停车,伸长脖子往前面张望,只看到好几个小小的黑点从路边山坡上飞过来,砸入皇协军中间,炸成紫红色的火球,公路上顿时变成了炼狱,裂肢断臂碎布满天乱飞,扬起一蓬蓬血雨。

 

掷弹筒!

 

是掷弹筒在射击!

 

日军马上停止了前进,村枝中佐骑马上来,问:“怎么回事?”

 

翻译官结结巴巴的说:“太……太君,共……共军有……有埋伏!”

 

废话,现在地球人都知道共军在高沟有埋伏了,没看到榴弹正不断从公路两边的山坡上飞出来落在皇协军一团中间,炸得皇协军血肉横飞么!村枝中佐拿起望远镜盯着,看着一团团火球在皇协军中间炸开,喃喃说:“看这杀伤力,共匪用的应该是掷弹筒!他们到底是躲在哪里开炮的?”

 

骤然遭到袭击,皇协军乱成一团,机灵一点的就地寻找掩体趴得像孵蛋的母鸡一样老实,而那些强拉壮丁拉过来的则惊恐地尖叫着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窜,结果招来更多的榴弹。菱田少佐————由于夺炮行动损兵折将,还没有夺回那门大炮,这哥们已在挨了一顿耳光之后被下放到皇协军中间来充当监军了————见状锵一声拔出指挥刀,一刀劈翻了一名从他面前跑过的皇协军士兵,当场震住了皇协军,然后指挥刀朝山坡一指,怒吼:“他们在那里,给我进攻!”

 

皇协军心惊胆战的看着山坡,面面相觑,最终还是让榴弹炸得受不了了,有那么上百号人发出一声呐喊,鼓足勇气端着枪冲了上去。菱田少佐指挥机枪射击,扬刀狂叫:“进攻!进攻!他们没多少人,用刺刀把他们的肠子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