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大呼冤枉: 「天地良心,陈南嘉,今天是我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


我嗤之以鼻,过了一会儿却忽然反应过来: 「你怎么开始直接叫我名字了 ?」


「还不是那天,你让我不要乱叫姐姐 。」秦轩一脸委屈,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人说我油腻 。」


我有点想笑,想到慕时又笑不出来,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微信一片死寂。


他没有给我发消息,也没给那条朋友圈点赞。


我看着秦轩: 「既然你这么听我话,那再帮我一个忙 ?」


他像只大型犬似的凑过来,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我: 「什么忙 ?」


「和我拍张合照 。」我要再发一条。


我和秦轩并肩靠在一起,打开美颜相机,找了半天角度,正要按下拍照键,忽然有个人站在面前,挡住了本就昏暗的光线。


我视线下移,看到一双白皙修长的手。


接着一寸寸往上,是宽松白 T,缀着一颗小痣的锁骨,突出的喉结,线条紧绷的下颌,还有一张熟悉的、冷若冰霜的脸。


慕时看着我,扯了扯唇角: 「陈南嘉,十秒钟,和我离开这里 。」


我很想硬撑着说一句「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但直觉告诉我,他现在很生气。


于是乖乖放下那杯一口没喝的酒,跟在慕时身后走了。


秦轩在身后喊我,做戏要做全套,我转过头,语重心长地说:


「表弟啊,你现在长大成人了,表姐管不了你,但你还是稍微注意影响,早点回家 。」


他惊愕地看着我,我看到他用口型说了四个字: 「过河拆桥 。」

男友的全部身家/陈南嘉慕时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第1张

坐进慕时车里,我第一时间仔细嗅了嗅,没有陌生的香水味。


但还是决定先发制人: 「你为什么要骗我 ?」


慕时冷冷地说: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


他好凶,我眼眶一下就红了: 「你骗我,你说那是你病人,你不会和她在一起,可是你居然带她回家 !」


慕时怔了怔,忽然蹙起眉头: 「你刚才,在我家楼下 ?」


好啊,他反应这么快,一定是心虚了。


我瞪着他,眼泪都快掉下来:


「当然了!我给你打电话发消息你都不回,我在楼下等着你,结果就看到你带人回家——你要是移情别恋了,为什么不跟我说清楚?难道我会对你死缠烂打吗 ?」


「你不会吗 ?」


「……」


我一时语塞,进而想到,之前我提的分手,现在又是我主动跑回来找他,看上去的确显得很死缠烂打。


眼睛一闭,我干脆破罐子破摔,无理取闹道:


「既然你明明知道我会死缠烂打,为什么还要喜欢上别人?你不怕我去你的婚礼砸场子吗 ?」


「我没有喜欢上别人,也没有带别人回家 。」慕时的手指轻轻敲着方向盘, 「路玉在小区门口拦了我的车,她衣衫不整,还浑身是伤,所以我让她在楼下等着,给她拿了外套和药膏下来,然后等着她爸妈来接她回去 。」


「至于手机……我没带充电器 。」


他稍微停顿了一下, 「我以为你会在家等我 。」


我的眼泪止住了,但还是抽抽噎噎地抱怨: 「你又不在家,我怎么等 。」


慕时揉了揉太阳穴,眼底有倦色一闪而逝: 「你的指纹,我一直没删,你可以直接开锁进去 。」


我愣住了。


心里有一处酸酸胀胀的,等那股感觉汹涌着蔓延出来,就成了让我耳朵发热的悸动。


我有些无措地移开目光,四下环视一圈,忽然望见前面放着的半盒烟,还有旁边的打火机。


他怎么突然开始抽烟了?


我还在发愣,耳畔再度响起慕时的声音:


「既然你看到了,为什么不来问我?陈南嘉,因为你觉得我骗了你,所以你就要和别的男人来酒吧找回场子是吗 ?」


「那、那是我表弟……」


我没说完的话,一下被他冰冷又锋锐的目光堵了回去。


慕时一寸一寸地凑近我,定定注视着我的眼睛,唇边一丝嘲讽的笑: 「是吗?陈南嘉,那真的是你表弟吗 ?」


我喉咙发紧,说不出话来。


「当初介绍人给过你的资料,强调你家庭关系简单。我跟你在一起半年,连你妈妈都见过好几次,你有没有表弟,难道我不清楚吗 ?」


我的心被他受伤的眼睛击中了,一股尖锐的痛传递出来,指尖都在轻轻发颤: 「那你……为什么……」


「为什么不拆穿你,是吗 ?」他自嘲地笑了一下, 「因为我在逃避,我还心存幻想,觉得我装作不知道你的谎言,你就可以像之前那样黏着我,甚至……」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下去,闭上眼睛偏过头去,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在眼下投出一小片阴影,喉结与下巴绷成一线。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脆弱又迷人的慕时。


觉得心疼歉疚的同时,又不免为他失神。


片刻后,我回过神来,小声说:


「我承认,秦轩不是我表弟,那天我是怕你生气才这么说的。我们分开这段时间,我妈介绍了秦轩给我认识,但我不喜欢他,也跟他说过,我对他不感兴趣 。」


说着我就要从包里掏手机: 「你要是不信,我可以让他亲口向你证明 。」


「不用 。」慕时抿了抿唇,目光落在我的吊带裙和楚楚可怜妆上,哑着嗓子问, 「那你为什么打扮成这样,跟他来酒吧 ?」


「我是自己来的,只是碰巧偶遇他 。」我委屈地说, 「我打扮成这样也不是为了他,是因为我想勾引你啊 。」


空气凝滞了片刻。


下一秒,慕时伸手扣着我脑后,像是终于难以自抑般,用力吻了上来。


这是一个极富侵略性的吻,呼吸灼热,长长的睫毛扫在我眼皮上,他温热的手指穿过我发间,温度渐渐变得滚烫。


……救命。


「南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