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少!”白洁难以置信的失声尖叫,随即便恶狠狠的瞪向苏笄,“别以为你会几下按摩,就可以取代我的位置!”


苏笄挑眉,几下按摩?


老娘是有正经中医医师资格证的好不啦!


“决定解雇你的人是我,与苏小姐没有关系。”严卿眉眼锋利,对着这个苛待自己儿子的女人,没有破口大骂已经是她最后的修养。


“这件事我会亲自和你妈妈说明,趁我还没发火,你赶紧给我滚!”


“严阿姨?!我……”白洁还想解释,却在触及严卿眼神的一瞬,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呜”的一下哭出声来,捂着受伤的手腕,扭头跑出了幼儿园。


“你们太过分了!我要告诉我爸爸妈妈!呜呜呜……”


苏笄看着她的背影,蹙眉道:“我还没追究她持刀伤人呢……”


严卿满脸无奈和心酸,苦笑道:“她是我们家邻居的孩子,以前看着还不错,对承泽也很上心。后来承泽出了车祸,她妈妈说她毕业后还没有工作,就让她来试试。谁知道……唉,如果你真想起诉她,我会为你作证的。”


苏笄摇了摇头,“算了,反正最后受伤的是她。”


那地方正好在幼儿园的监控之外,懒得跟那种疯子掰扯。


能动手的,何必动嘴?

《三宝妈咪是大佬,病娇爹地缠上来》苏笄傅承泽小说全章节阅读 第1张

谁料严卿见她摇头,顿时感动得老泪纵横,一把握住苏笄的手,“桃桃妈妈,你果然人美心善!那你能不能帮帮我儿子?听桃桃说,你是A市最好的复健师。经过白洁这事,我也不知道还能相信谁。


你看他,现在只信任你一个人,连我这个当妈的都不大认得了。求求你,就收下我儿子吧!”


“这……”苏笄愣了一下,有些为难道,“严园长,我已经离开医院好几年了,平时工作也很忙……”


“这有什么关系!”严卿飞快接口道,“承泽的主治医生也推荐了你开的养生理疗馆呢!你放心,我每天都会接送他,绝不给你增添其他麻烦!”


“哇!妈咪妈咪,爸比是要和我们住在一起了吗?”不等苏笄拒绝,桃桃便一下子跳到她背上,用力的抱了一下她的脖子,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又撒着脚丫子跑开去了。


“太好了!我这就去告诉大哥和弟弟!”


“这主意好!”严卿顿时眼前一亮,“能多一些时间和你相处,承泽一定恢复得更快!桃桃妈妈,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啊!”


苏笄僵在原地,连手都忘记从严卿手中抽出。


表情略显扭曲,后槽牙咬得吱吱作响。


苏笄微微失神,随即反应过来,不由暗骂一声妖孽。


这年头的病人都这么卷了吗?


她心里直泛嘀咕,抱着噗仔还没走进幼儿园,就冷不防斜刺里突然冲出一个年轻女人。


指着她怀里的噗仔,就尖叫起来,“小兔崽子!你把傅少拐到哪里去了!快还给我!”


苏笄眉头皱起,抬手就拍掉了女人的手,“你给我嘴巴放干净点,我儿子什么时候拐人了?傅承泽好端端的在我车里坐着。你自己把人看丢了,怎么还倒打一耙?”


“放屁!”女人生得小巧玲珑,穿着高跟鞋,还比苏笄矮了小半个头。


浅灰色的短款毛衣开衫,内搭一条长及膝盖的白色连衣裙,走的是温柔淑女风。


五官也很精致,邻家甜妹的气质,只可惜一开口就尖酸刻薄,破坏了不少美感。


“明明就是你养出三个没教养的小畜生!看见我们家少爷有钱,就上赶着抱大腿!傅少不理他们,他们竟然就把人拐走了!”


苏笄寒着脸,抱着噗仔飞快后退。脸上露出不加掩饰的嫌恶,“你口水喷出来了。”


活生生将还想继续破口大骂的女人,硬是给哽了回去。


见她终于安静了,苏笄这才沉着脸,冷冷说道:“你说我家孩子拐了你家少爷?我家孩子才多大?能知道什么叫抱大腿?少在这儿血口喷人,你赶紧把傅承泽带走,别在这儿碍眼!”


“你!”女人还想和苏笄理论,然而想起自己的最终目的,只得暂时偃旗息鼓,走到苏笄的车旁,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试图将傅承泽挪到轮椅上。


只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傅承泽的脸色就肉眼可见的又苍白了许多。


“妈咪……”噗仔抱着苏笄的脖子,小声唤道,“叔叔好可怜。”


苏笄白了他一眼,“他可怜,那妈咪我就不可怜啦?三天两头叫家长,真当我是超人呐?”


“妈咪对不起……”噗仔可怜巴巴的扁着嘴,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看得苏笄只想叹气,“行了行了,妈咪还不知道你们几个吗?每次搞事情的都是桃桃,背黑锅的都是你,去吧,自己进幼儿园找桃桃去。妈咪去救叔叔,总行了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噗仔放下,转身就朝傅承泽走去。


噗仔眼珠子一转,眼泪就消失不见了,随即便倒腾着两条小短腿,飞快的朝幼儿园里跑去。


“让开,我来。”苏笄将女人挤开,一把抱起傅承泽,将他放在轮椅上,“别把我车给划了!笨手笨脚的,你真的会照顾病人吗?”


说完,她便转身欲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