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倩慧硬着头皮解释,不过傅泽启显然不会就这样轻易被糊弄过去。


“你绝对不是庄子上的人,你到底是谁?”


尹倩慧听着傅泽启如此笃定的语气,惊疑不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暴露的。


“战王果然聪颖,不过就这样说出来,不怕我杀人灭口吗?”


“你不会的。”


尹倩慧故意装作杀气腾腾的语气,同时右手还掐在了他的脖颈。没想到傅泽启像是没有感觉到脖颈上传来的压力一样,整个人无比平静的回复。


“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战王果然无愧战神的名头。我确实不会杀你,我不仅不会杀你,还会帮你。”


“为什么?”


尹倩慧听到傅泽启的疑问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难道直接告诉他自己是她的王妃,今晚是专门来找他的吗?


傅泽启会不会怀疑她的身份,毕竟在傅泽启的眼里,自己的王妃应该是一个温婉贤淑的大家闺秀,而不是像她这样飞檐走壁、乔装改扮的不明人士。


“咳咳,我是受傅泽鸣的请托来找你的,你不用担心。”


傅泽启一听她是傅泽鸣派来的,果然放松了下来,不再纠结。


“泽鸣还好吗?”

《医武双绝,战神王爷太粘人》尹倩慧全章节目录小说阅读 第1张

“一切都好,你放心。”


傅泽启松了一口气,泽鸣还活着,说明战王府应该还没有被灭,自己还有机会。


尹倩慧见傅泽启不说话,也不深究,直接从他背后喂给他一颗药丸。傅泽启也没有抗拒,直接就吞了下去。


这并不是因为傅泽启已经信任了尹倩慧,而是现在傅泽启受制于人,并没有别的脱困方法,不如赌一赌。


傅泽启的前世并没有小太监这一出,这是一个变数,说不定这个小太监这个变数真的如她所言,是来救他的呢。


“这个药丸能解你身上的软筋散,你的奇经八脉自己已经解开了一半,想必软筋散解开之后,你自己很快就能冲破另一半。”


“谢谢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傅泽启等了许久也没有等来回答,直到他能感知到自己的身体之后,转头才发现自己身后空无一人。


傅泽启环视一周,在右后方的桌子上发现了一瓶药和一张纸条。


这是克制软筋散的药丸,祝你好运。


傅泽启藏起这瓶药,坐回木桶,还是一副浑身无力的样子。他现在的武功还没有完全恢复,不能贸然行事。


一刻钟之后一群人强闯了傅泽启的房间,见他仍旧和往常没有什么分别之后才放松下来,还好这不是蒙面人的调虎离山之计。


虽然尹倩慧没有指名道姓明确的表示那个他是谁,但是两人都知道他并不是指眼前的李德福,而是他背后的主子——北魏皇帝。


尹倩慧心里明白,北魏皇帝不过是认为战王府只剩下孤儿寡母,古代女子又不通时事,才会使得给战王府定的罪名破绽百出。


毕竟这时代的女子容易被人一吓唬就不知所措,他可以威胁、哄骗、利用她们伪造口供甚至伪造物证,有了这些之后就把她们全杀了,恐怕这污名战王自己回来都洗不掉。


可惜,她尹倩慧不是养在内宅的无知妇人!


“阎涛,春华你们立即召集府中人手,除了照顾二爷的,都去散播为北魏捐躯者,遗孀不得善待的言论,去问问以前有没有战士遗孀受欺负的事情,引导百姓们去谈论。告诉大家战王遗孀要为天下所有的遗孀告御状鸣不平。”


阎涛和春华领命下去安排事情。


尹倩慧把老王妃扶回房间之后,回去换上王妃朝服,准备出发。


“娘亲,我们也想去,我们一起帮娘亲说服皇伯伯。”


两个小家伙一路跟着尹倩慧,直到尹倩慧准备出门的时候才说话。


“娘亲知道,玙儿和玥儿都是乖孩子,很想帮母亲对不对,但是祖母一个人在府里也需要人照顾,你们帮娘亲照顾好祖母好不好?”


尹倩慧知道这是一场硬仗,带着他们怕是分不出精力照顾了,就蹲下来劝说。


“好,那我们和祖母在家里等你回来,娘亲放心,我们会照顾好祖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