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星,爸妈对不起你,公司破产,欠债一亿,变卖了所有的东西,还差三千万,只好把你抵押给顾家,让你服侍顾家大少……”


三千万,她的好爹妈就为了三千万,把才十八岁的她卖了!!


“蓝星小姐,到了,请下车!”


车子停在一座很有特色的欧式公馆门口。


这公馆的青砖围墙上爬满了正在盛开的蓝雪花,在夕阳下随风微微的摇曳着,很美很有意境。


顾家管家宁伯下车为盛蓝星拉开车门。


盛蓝星收回思绪,轻咬了一下唇,走了出去,抬头,突然撞上二楼的一双眼睛,小心脏吓得怦然的一跳。


待她想多看一眼的时候,那窗帘已经被拉上了,就好像刚才从来都没有人一样。


从公馆里面快步走出两个穿着整洁制服的女佣,她们一个利落地接过司机手里的行李箱,一个想要帮盛蓝星拿背上的书包。

病娇大佬太凶!第一夜把我吓哭了盛蓝星顾云深全文章节阅读 第1张

“我自己来行了。”


此时的书包,对于盛蓝星来说,就好像她来到这个陌生地方的唯一的盔甲,背在自己的身上,手指抓着书包带,就好像抓到依赖一样。


那女佣也没有强求,而是乖巧地退到宁伯的身后。


宁伯带着盛蓝星走进去。


“蓝星小姐,大少在二楼,请跟我来。”


宁伯带着心情忐忑不安的盛蓝星走上了二楼。


“大少,盛小姐来了。”


宁伯轻敲门说道。


“进来!”


他放在轮椅护手上的手指洁净修长,骨节分明,而垂在轮椅下的双腿,也特修长。


如果他能站起来,那不知道有多帅。


只是全江城都知道,顾家大少顾云深在十五岁那年被劫匪绑架差点撕票,从此双腿再也不能走路。


传闻,顾云深受刺激过大,得了精神病,性情暴戾,喜怒无常,虐猫虐狗虐人,甚至还会像吸血鬼一样要吸人血。


“过来!”


轮椅上的顾云深薄唇微启,冷冽的命令。


盛蓝星仿佛感受到来自魔鬼的召唤,呼吸有几分困难,额前微微的渗出了冷汗。


她身体绷紧,机械地挪动着步伐,走到顾云深的面前,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唯有紧张地盯着他那张帅气的苍白俊脸,心里在忐忑着他会不会要吸她的血。


顾云深猛地睁眼——


如蒙上薄冰般孤寂的灰色瞳眸,像两支森冷的利箭射向盛蓝星的脸。


盛蓝星吓得一哆嗦,倒退了一步。


“恍啷——”


她身后的花瓶被她撞落在地上,碎片满地,那三枝蓝色妖姬也散落在水迹里,花瓣微微的颤巍,正如她的小心脏。


“对不起,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