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冬天气,屋外寒风簌簌,屋内则暖烘烘的。


今晚顾城宇加班,桑榆上二楼路过他的房门时,心跳微微悸动,因为是她未婚夫的房间,好像连空气也变得特别了。


顾城宇是顾家大公子,当然顾家也有二公子,不过顾明远高中毕业就直接去国外念大学了,至今也没回来。


顾明远是个小魔头,桑榆不愿提及,所以在无意想到他的时候,就赶紧结束思绪,转身进了自己房间。


只是今天的房间好像和她离开时不同,尤其是空气中隐约的古龙水味道,桑榆对嗅觉敏感,可以轻易察觉。


有人来过?

非你不可桑榆顾明远小说全章节阅读 第1张

但还没来得及发问,桑榆就被从门后突然冒出的人影一股力量携入,迫使她的背和对方结实的胸膛贴了个满怀,一瞬间的收紧,她快要喘不过气。


“救!救命……”她反抗着,却忽然意识到好熟悉,桑榆挣扎的动作瞬间僵硬了。


索性这不是贼,不会作恶行凶,不幸又是个贼,因为一样会为非作歹。


对方无论是体型和长相都和顾家大公子顾城宇有七分相似,但胆子倒超于十分。


“别动,有点累。”一下飞机他就直奔这里,第一个见的是桑榆。顾明远的下巴靠在桑榆的脖颈处,粗糙的摩擦感和炽热的呼吸此时对桑榆来说是重磅炸弹。


这声音,桑榆不敢确定,但还是瞬间猜出是谁。


按理说,她应该寒暄问候“好久不见,怎么突然回来了”,也可以大家坐下来喝杯茶叙旧,但绝不应该是此情此景!


桑榆用全力才把顾明远推开一点:“你赶紧出去!”并吓唬道:“城宇哥马上就回来了!”


桑榆不擅长说谎,颤抖的声音暴露了此刻心中的浪涛汹涌。


未经人事的桑榆太过僵硬,她抵抗的动作全是拒绝,因为她时刻记着桑榆是顾城宇未婚妻这件事。他挑起她身体的战栗,而且对她羞郝又难以面对的耻辱感觉得十分满意。


不过她的思绪都在脸上,顾明远讨厌极了,他像暴风雨似的席卷而来,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桑榆终于哭出声。


他眸光里隐了心疼,吻着桑榆的脸庞,触到湿润,眸光有些复杂但难以捉摸:“他也会这么对你么?”


不,顾城宇没有碰过她,她曾一万次想过正大光明的做顾城宇的新娘,但现在一切来的太突然,让她毫无招架之力……


桑榆大脑是空白的,身体和思绪是分离的,这样她才能为背叛顾城宇得到一些罪恶感的救赎。


她一言不发,唇色咬的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