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起头来。”


见叶琼羽低眉顺眼的不敢看他,皇帝不由得站起身来,眼看着他就要从桌子后面走出来时,听得旁边噗嗤一声,竟是荣妃在笑。


荣妃用帕子掩在脸侧,笑的妩媚动人,她的美是那种带有攻击性的张扬的美,堪称后宫绝代佳人,无人能敌。


“皇上,您这般直勾勾的盯着叶答应瞧,可别把人吓坏了。”


说着,她便将手中的暖炉交给侍女:“还不把这个送到叶答应手上,瞧她站的腿都要麻了,本宫本是一番好意,再把人给累着可就是罪过了。”


“嫔妾谢过荣妃娘娘,娘娘宫里的东西就是精致,瞧这手炉上围着的暖帕,这是织锦做的吧,嫔妾宫里可没有这样的好东西,真是稀罕的很呢。”


叶琼羽欢欢喜喜的样子,像极了没见过世面的小女子,可偏她这样的没出息,那一颦一笑间也是勾人的很,别说是皇上看的痴了,就是在座的妃嫔们都看的有些眼热。


叶琼羽知道这张脸漂亮,可她前世也是见惯了美人的,旁的不说,整日照镜子里的那张脸就够她美的了,可她从不觉得自己是宫里最美的那一个,这会儿被众人盯着瞧,突然意识到太过出风头时,已经晚了。


“去,把叶答应的桌子挪到前面来。”


皇后第一个就对她上了心,当下便命人把她的座位从最末的门口挪到了离皇上近些的地方,并且询问了她入宫后的事宜。


“听叶答应方才所言,可是内务府有什么疏漏之处,让你宫中受委屈了?”


“皇后娘娘哪里的话,嫔妾只是随口一说,内务府遵照皇后娘娘旨意,嫔妾那里什么都不缺,何来委屈一说呢?”

《重生之帝妃心计》叶琼羽百里深行完整全文章节阅读 重生之帝妃心计 叶琼羽百里深行 第1张

话虽这样说,可她先前还盯着人家荣妃宫里的东西羡慕不已,皇后哪里能让她白白眼红一场,当场便命人添置了许多东西去她宫里,更是惹得在场所有人的惊叹。


这空手来参加个宴会居然还能得到些许好东西,真是旁人不敢开口求的好处,皇上更是笑的夸赞道。


“朕看叶答应不是来吃食的,是来向朕讨好的,只是皇后已经着人去办了,朕也不便再添什么,只等你身子好利落后,朕再去你宫中转转,看看你还有什么缺的少的,补上便是。”


因为这叶琼羽和她一样是个可怜人,十五岁进宫,十七岁侍寝,十九岁封为贵人,怀上龙胎后晋为嫔,胎死腹中打入冷宫,后一碗渗了毒的汤饭死相惨烈。她自己死的惨,贴身的丫环也都没个好下场


“小姐,小姐你别哭啊,你哪里疼,奴婢这就叫府医来。”


茉心抬手笨拙的替她擦着脸上的泪水,一个没忍住抱着她便放声大哭了起来。


梁弦思,不,她现在应该叫叶琼羽,老天怜她给了她重活的机会,那她就不能白白浪费,为自己也为叶琼羽,她必须打起精神好好的活。


“茉心,现在是哪一年?”


叶琼羽记得自己死的时候是越国二十年,宫女出宫的时候是越国二十八年。


叶琼羽睡了三天不醒,府上的人都说她被水鬼勾去了魂,独留一具空壳在人间,就是个活死人,不会再醒来了,就连府医今早来过后都是摇头走的,说是灌了三天的汤药,脉象没有一点起色,怕是难救活了。


这会儿她这么一问,茉心顿时惊的眼泪都忘了掉:“小姐,你为何这样问,你可是……”


连哪一年都不记得,怕不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


意识到自己太过直接吓到了茉心,叶琼羽连忙抚着额头道:“茉心,你不要害怕,你也知道我落水昏迷的时间比较久,我这头现在还疼的厉害,可能是落水的时候撞到了石头,好多事情记不大清楚,也就是你,换了别人我是肯定不会问的,你可要帮我保密,千万别让其他人知道我,否则他们会以为我是被什么东西缠上了,再把我绑在柱子上烧死可怎么办?”


茉心是绝对忠诚的,和阿菇一样值得信任。


“小姐,你放心,我死都不会说出去的,你不记得哪些事你就问我,你落水的事都怪我,如果那天我不出去探望姑母你也就不会落水了。”


茉心坚信,如果有她在,叶琼羽就算想摘湖里的莲子吃,那也是由她下水去摘,怎么会让叶琼羽自己去呢?


和茉心长谈后,叶琼羽把当下的形势摸了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