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凤英见女儿一脸憔悴,头发散乱,身上也沾满脏污,心疼得直掉眼泪,“珍珠,你们跑哪儿去了?!”


秦珍珠哭哭啼啼的把被拍花子掳到山洞里,差点被卖到匈奴,最后被赵锦儿带回来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秦老太听得心惊胆战,朝赵锦儿问道,“你不是在吃面条吗,怎么也被拍花子掳走了?”


赵锦儿不好说自己是追秦珍珠的时候被人抓去的,便装傻道,“我也不知道,吃到一半就两眼一黑,再醒过来已经在山洞里了。”


秦老太心有余悸,“阿弥陀佛,感谢亲亲老天爷,把我孙女和孙媳妇送回来了!”


一家人又围着说了一会,秦珍珠嚷饿。


秦老太便道,“凤英,给两个丫头一人下碗面条,每人打两个蛋!其他人都回去睡吧!”


吃完面,秦珍珠也回去睡了,赵锦儿突然想起什么,“奶,驴!”


秦老太一脸懵,“什么驴?”


赵锦儿到院外把驴车拉了进来。


驴大哥不满的嘶鸣了两声,似在骂骂咧咧:说好的老子媳妇呢?

《权臣宠妻:媳妇儿是个小锦鲤》赵锦儿秦慕修目录精彩阅读 权臣宠妻媳妇儿是个小锦鲤 赵锦儿秦慕修 第1张

赵锦儿贴着它耳朵低声道,“你别急,讨媳妇也要三媒六聘啊,明儿天亮让我奶去给你说亲。”


驴大哥这才消停,也不要人牵,自顾自在院子里转了一圈,似乎对新家还算满意,找了个角角,老大不客气的就自己睡下去了。


秦老太和王凤英都是目瞪口呆。


被拍花子的掳走,还能捡头驴回来?


这丫头到底是个什么命,哪有人能这么走运的!


安顿好驴大哥,赵锦儿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房间,才发现秦慕修笔直的坐在床上,不由吓了一跳。


“阿修,你怎么还没睡?”


小没良心的,还能为什么?


秦慕修眸深似潭,“我们怎么说的?”


赵锦儿心虚,不敢答话。


第二天天没亮赵锦儿就醒了,昨天空着肚子赶半天路,晚上就吃一块喜饼,饿醒的。


摸着瘪下去的小肚皮,赵锦儿想起孙媒婆说媒时说的话,“秦家家底儿厚呢,时不时有肉吃。”


乡下人家家户户守着两亩薄田过日子,填不饱肚子都是常事,谁家敢动不动吃肉啊?


赵锦儿上次吃肉还是过年,叔叔一家抠抠缩缩做了半盘红烧肉,只把剩盘子给她抹了点汤汁。


“今天是我进门第一天,怎么的也算个喜事,会有肉吃吗?”


赵锦儿胡思乱想着,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口水。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声邦的一声巨响,把秦慕修都震醒了。


“什么声音?”


赵锦儿连忙穿了衣裳,“我出去看看。”


刚打开门,就被什么绊了一下,差点摔了一跤。


迎着半明半暗的曦光定睛一看,居然是只大雁!


那大雁就这么一动不动的在地上瘫成一坨,也不知是死了还是晕了。


刚刚撞门上的就是这货?


赵锦儿又是惊喜又是兴奋,连忙捡起来折回屋中,“阿修,是只大雁!”


秦慕修也惊呆了,这个时节,猎户进山都不见得有收获,竟然能有只大雁直接撞晕在他们门上,简直是行了狗屎运。


赵锦儿拎着两个膀子掂了掂,“起码有十斤重,这么肥,怪不得飞着飞着都能掉下来。”


看着她高兴得红扑扑的两片嫩腮帮子,秦慕修心里微微一动。


也笑道,“这是好兆头啊,古人婚配都以雁为聘,咱们俩这亲成得本就敷衍,大雁又是稀罕物,就没准备,没想到你自己捡到了。”


赵锦儿认识一点字,秦慕修说的这些她却不懂。


顿时觉得自家夫君虽然身子差了点,但是好有学问啊!


低头咬唇,牛头不对马嘴道,“够咱们一大家子吃上好些天了。”


秦慕修倒没觉得她粗鄙,只觉得她已经把自己当成老秦家的一份子,心里也宽慰,柔声道,“送到灶房去吧,交给奶和大娘拾掇。”


赵锦儿笑得眉眼弯弯,“好!”


说罢就提着大雁蹦蹦跳跳的出去了,望着她轻快的身影,秦慕修若有所思,不过思路很快就被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


秦慕修这才想起:昨夜好像......一声儿都没咳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