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中心的夜总会,灯红酒绿。


酒饭过后,转换场地的员工们正激情嗨唱着。


一贯不喜欢吵闹的温沫跟身旁的助理低语了几句,起身离开了包厢。


刚过走廊拐角,迎面走来一男一女。


“温总,这么巧,恭喜。”厉泽含笑看着温沫说道。


一月前,相关部门放出一块京郊的地皮,温厉两家争了一个月,才在今天以温氏的胜利而告终。

《你是我怀里的老婆》温沫厉泽目录精彩阅读 你是我怀里的老婆 温沫厉泽 第1张

她自觉已经是唐家的长媳了,生怕事情有变,一大早就殷勤的过来帮忙。


她家里哥哥多,平素也是啥事儿都不干的,如今到了准婆家,里外打扫,烧火做饭,还从自家偷了鸡来,给唐家人熬鸡汤补身体,伺候的一家人舒舒服服。


朱氏起来瞧了瞧,正巧看到瑞哥儿发脾气,把筷子一扔,砸到了她脸上,周玉儿也只憨憨一笑,继续好声好气的哄着他吃。


朱氏放心了,继续回去躺着,心说要不就给唐时珩把这个媳妇儿娶进来?也花不了几个银钱,娶进门来,她就是婆婆,也好享福了。


那边周玉儿好声好气的喂瑞哥儿吃了饭,又盛了饭菜,过来看唐时珩。


唐时珩心情不愉,也在床上躺着,周玉儿把碗端到床头上,伸手来扶他,他才慢慢的起来,柔声道:“辛苦玉儿了。”


周玉儿脸都红了,看他脸还肿着,又十分心疼,摇了摇手:“不辛苦,不辛苦,是我心甘情愿的。”


唐时珩不易察觉的皱了一下眉。


她一说话,口水都喷到了肉片子上。


果然是乡下人,一点礼数都没有,实在是叫人恶心。


他想了想,小心的挟起那片肉,道:“你可吃了?”


周玉儿不好意思的在衣角擦了擦手:“我过一会子再吃。”


他举起筷子:“张嘴。”


周玉儿呆了呆,一时又是惊喜,又是羞涩,好半天,才张开了嘴,唐时珩把那片肉丢进她嘴里,周玉儿含进嘴,就羞红着脸跑了。


唐时珩冷着脸,拿杯中的水冲了冲筷子,这才开始吃饭。


一边吃,一边心中盘算。


那边周玉儿哼着小调,又打了水来,把他的衣裳洗了。


还没洗完,就听外头周里正叫她:“玉儿!玉儿!”他声音严厉:“你在这儿干什么!回家!”


周玉儿撒娇:“我不嘛!”


周里正气的不行:“你……你在这儿,没名没份的,说出去不好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