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浅浅却不在意的笑了笑。


“我们不是要离婚了吗?你要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留个好印象。”


话落,她扯开了纪斯言的手进了屋。


屋内不知为何忽然很压抑。


纪斯言跟着走进去,看着宋浅浅闷头将一碗又一碗的菜倒进垃圾桶。


他不觉皱眉,但还是温声问:“今天怎么了,你好像不开心。”


宋浅浅的手一僵。


许久,她抬头望向纪斯言,不知为什么有些话脱口而出。


“我今天去医院,医生说我患了抑郁症,你说好不好笑?”


一时间厨房安静的仿佛能够听到呼吸声。


纪斯言剑眉紧蹙,就要追问怎么回事。


宋浅浅直视的他那张和煦得脸,连忙扯谎:“骗你的,吓到了吧?”

《浅言深爱》宋浅浅纪斯言小说完整章节目录阅读 浅言深爱 宋浅浅纪斯言 第1张

就在刚刚那一刻她忽然不想告诉纪斯言实话。


因为她知道纪先生是个很好的人,如果知道自己生了病,一定不会与自己分开。


然而,她想要的是爱,不是施舍。


“以后不许开这种玩笑。”纪斯言抬手揉了揉她的发顶,心底微松。


宋浅浅这时扬起一个甜美的笑,伸手抱住了他。


“今天晚上好好陪陪我好吗?”


纪斯言眸色微变,没有拒绝。


两人许久都没有躺在一张床上了,一年前,纪斯言就因为工作原因去了学校住。


虽说他会抽时间回家,但都是短暂的相聚。


今夜,外面冷风阵阵。


宋浅浅靠在他的怀中却从未有过的温暖。


已是凌晨一点,但她没有一点困意。


“斯言,你知道吗?我从小就会做一样的梦,梦里我们认识了九世。”


纪斯言也睡不着,他问:“那在你的梦里,我们是什么关系?”


“当然也是夫妻,梦里,我记得你每一世都很爱,很爱我……”宋浅浅又撒了个谎。


因为实际上,纪先生从没爱过她,梦里和现实都没有。


纪斯言不自觉伸手抱紧了宋浅浅。


宋浅浅喉咙莫名酸涩,她忍着泪意:“斯言,如果人真的有下一辈子,你愿意爱我一次吗?”


黑暗的光线下,她看不清男人的神情。


只听他说:“人就这一世,怎么会有下辈子。”


宋浅浅眼泪险些落下,她知道纪先生不是不懂浪漫,只是他从来不说谎。


他不回答自己,是因为不想骗自己。


想明白一切,宋浅浅阖上了双眸。


“以后我不想再梦见你了。”


话落,再无言。


翌日一早纪斯言便去了学校。


他走后,宋浅浅才敢起来。


来到客厅,挂在玄关的日历上写着,2月18日。


宋浅浅走上前,在自己生日28号上面画了一个圆圈,只有十天了。


……


今日幼儿园有古诗词欣赏。


宋浅浅在课堂上读给孩子们听,念完一篇诗词,往后翻,她看到了苏轼所做的《江城子》。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宋浅浅读着读着不知为什么,眼泪落了下来。


“宋老师,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