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心里不由惶恐。


蒋浩宇没有说话,只是觉得心里烦,便继续埋头喝闷酒。


他要知道许云娇怎么了,他还需要出来喝闷酒?


而林园这边。


许云娇刚回复完许诗诗的信息,手机都没放下呢。


卫浴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紧接着,傅靖南穿着白色的浴袍,转着轮椅滑了出来。


许云娇一看到傅靖南出来,下意识丢开手机,从床上站了起来,手,交叠在一起,紧张的搅搓着。


“你……你洗好了?”她结结巴巴的开口。


傅靖南眸光幽深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他转着轮椅滑了过来。


许云娇看着渐渐靠近她的傅靖南,紧张到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


他……他这是想要干嘛?


傅靖南在许云娇的面前停了下来,紧接着,他伸手朝许云娇伸了过来,目光……

<重生溺宠,残疾大佬宠入骨>许云娇傅靖南目录精彩阅读 重生溺宠残疾大佬宠入骨 许云娇傅靖南 第1张

落在许云娇身后床铺上,他之前随手丢在那的手机上。


许云娇以为傅靖南这是想要对她做什么,吓得忙闭上了眼,她下意识脱口而出:“那个,等下,我想先洗个澡。”


手马上就要摸到手机的傅靖南奇怪的看了许云娇一眼。


很快的,他就转过头,伸手将手机握在手里,随着,转着轮椅,转过了身。


半天不见傅靖南回应的许云娇微微睁开了眼,看着背对着自己而坐的男人,许云娇一脸尴尬,“……”


搞了半天,是她想歪了?


知道自己闹笑话的许云娇尴尬的站在那,看着坐在轮椅上,背对着自己的傅靖南,总觉得脸燥得很。


傅靖南低着头,好看的手指飞快的在屏幕上按着。


大概几秒钟的样子,他又忽然回过了头来,对许云娇说道:“我让人打印一份离婚协议过来,你等下,签一下。”


“诶?”许云娇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你刚刚说离婚协议?”


像是不敢相信一般,许云娇的眼眸,都不由睁大了几分,“你要跟我离婚?”什么鬼?傅靖南要跟她离婚?


傅靖南点点头,“我知道,你之所以嫁给我,都是被我爷爷逼的,你放心,我爷爷那边,我会说服他不再为难你许家的,你大可放心。”


对她一往情深,她却弃之如履。


她真的是瞎了眼啊!


许云娇飘在半空,紧跟着男人的方向飘去。


她不能离开傅靖南超过一百米,不然她就会浑身剧痛,生不如死。


这或许是上天对她的惩罚,生前她将那个男人视为毒蛇,恨不得避之。


死后,反而成了他的执念,成了一抹孤魂留在他的身边。


也正是因此,她才能看清这个男人,对她的爱,有多深。


许云娇痴痴的望着下方,坐在轮椅上的俊美男人。


如果可以,她真想抱住他,告诉他,他对她的好,她都看到了,如果有下辈子,她定不会辜负他。


就在许云娇望着男人心想着如果有下辈子,定不辜负男人一往情深的时候,一个骨瘦如柴的男人忽然从一旁的大树后面冲了出来,一刀,捅在了傅靖南的胸口上。


“傅靖南!你给我去死吧!”蒋浩宇看着插在傅靖南胸口上的水果刀,笑的一脸猖狂和得意。


“少爷!”简叔上前一把踹飞蒋浩宇,他转身看着那把插在傅靖南心口上刀身全都没进去的水果刀,他眼眶瞬间红了起来,他难以置信。


“为什么?少爷,您为什么不躲开?”他明明可以躲开的,为什么不躲开呢?


傅靖南低眸看了眼插在自己心口上的水果刀,眼底情绪百变流转,他轻声道:“简叔,我累了……我想去陪她了。”


他太想她了,若不是为了帮她报仇,他早就随她而去了。


没有许云娇的世界,对他傅靖南而言,就是地狱。


他已身处地狱数月,每日每夜,只能靠着昔日的记忆和给她报仇的信念,他才苟活至此。


如今她的大仇已报,他也该去找她了。


不知道是不是傅靖南的错觉,他好像看到他的云娇,正朝着他扑来呢。


“不”


许云娇看着这一幕,直接从半空扑了下来,她跪趴在傅靖南的腿旁,看着他胸口染红的一大片衣襟,她第一次,为了他,哭的像个无助的孩子,“傅靖南,不可以,你不可以死。”


“云娇,是你吗?是你来接我了吗?”傅靖南抬手,抚上了女人的脸颊,手掌却穿过女人的脸,怎么都触碰不到,他弯唇苦笑,“没想到你死了,也不愿意给我摸一下?”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许云娇悲伤不已,她不停地晃着头,手按在男人的胸口上,想要替男人止住血,可她触碰不到男人,手直接穿过了男人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