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妍与男友相识多年,马上就要迎来第一个七年之痒。这么长时间以来,她甘愿陪在爱人身边,鼓励他,支持他,如今他成为最佳新人导演,原本以为终于可以向大众公布他们之间的关系,可男友却拒绝了她的提议。唐妍知道,男友与她在一起无非是利用她的名气而已,而他真正在乎的,是那个小青梅……


“我算是知道什么叫顶流的影响力了……”青姐连接十几个电话,终于关掉了手机,“大山、王老师和之前合作过的一些演员,都开始转发你的微博,替你说话。”


“还有剧组的化妆师也发了爆料,证明那天她看见你几乎都没碰到江雅洁,她就倒地哀嚎了!现在之前被骗的网友都去江雅洁微博底下,要她公布真相!”


“现在江雅洁那边怕是都傻了吧,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兴奋道,“不过妍妍,你到底怎么认识的徐钦君啊?”。


唐妍刚换好药,手上缠着绷带,没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叹息:“江雅洁是女主角,她出事,吕景山的电影拍不下去,他只怕更恨我了。”


说曹操曹操到,唐妍电话催命似得响,来电显示:吕景山。


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了。


“唐妍……”


“你如果是来骂我的,就别说了,我没有无理取闹,我只求一个公道。”唐妍打断了他,先开口。


那头吕青山大骂:“说谁骗子呢?”


唐妍听不到话筒里的声音,只笑着道:“想不到我的私人号码能躲过狗仔和媒体,却躲不过诈骗电话。”

不爱你也可以唐妍吕景山目录精彩阅读 不爱你也可以 唐妍吕景山 第1张

徐钦君接话:“确实,诈骗犯无孔不入,骗术高超,骗钱、骗感情,就算知道你是谁,说不定还要骗你去演些小配角给阿猫阿狗抬咖。”


唐妍听他意有所指,心里有点好笑他真是抓住一切机会劝她对吕青山死心。


其实他大可不必这么戒备,她和吕青山早已经无话可说了。


“你说的很有道理,既然是诈骗电话,那就拉黑吧。”她安抚道。


徐钦君脸上立刻多云转晴,快速将吕青山的号码扔进黑名单。


“徐钦君!你让唐妍接电话!喂?喂?”吕青山喊了半天,只听见忙音,再打电话过去,已经被拉黑。


他憋屈又愤怒地将手机摔了出去,砸在会议室的门上。


外头副导演正巧开门进来吓了一跳:“吕导?您这是?”


“换人!”吕青山冲他吼,“选角导演呢?让他发公告,女二号这个角色换人,把你们手里之前那些演员人选都给我拿过来,明天通知他们来试镜!”


《告白》女二号的试镜消息很快放了出去,在网上引起了一片哗然。


八卦杂志头版都刊载了这一则消息,《影后唐妍宣布熄影与昔日男友导演吕青山闹翻》《电影中途换角吕青山新片与唐妍决裂》,甚至有拱火不嫌事大的网络营销号开始揣测内情,写出了《刚拿金棕奖,迫不及待甩掉旧情人》《新晋大导移情别恋,影后愤然熄影竟是因为她》这些花边消息。


吕青山从一大早就开始试镜,几轮下来已是一肚子火,对着副导演一阵撒气。


“你给我找的都是些什么人?这也能叫演员吗?愤怒、悲伤、难过、隐忍,都是一个表情?就这水平还想演电影?你到底看过试镜视频没有?筛选过了吗?什么歪瓜裂枣就往剧组领,浪费我的时间还是浪费剧组的时间?”


副导演头顶乌云,一片惨淡:“吕导,咱们要求呢,又要形象贴合经纪人这个角色,又要能够驾驭这样一个复杂隐忍,前期强大,后期转向反面的人物,我们已经是尽量在从投简历的这批演员里挑了条件演技各方面都还可以的,但是您试镜这几场戏,确实是难度有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