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熬了半日",当我端上去给他时",刚好他沐浴出来",墨发上还沾着水光",我只觉得他美色惑人"。


突然",一口汤怼到我面前","「我喂你"。"」


"「……"」


他神情闲雅","「你为我熬汤",我喂你喝",有什么不对?"」


可恶",被报复是我的错觉吗"?

我含泪喝了几大口",都没骗到他喝一口"。


浑身热气笼罩",我朦胧中只瞧见他眼睛浓郁如黑夜",笑起来像只老狐狸",我推了他一把"。


"「难受",你快点"。"」


他附身压下来",浑浑噩噩的夜晚里月光透出几丝清寒……


次日",华慎端来黑乎乎的避子汤",我嫌苦",喝一口吐一口",全浇花盆里"。


他脸黑如锅底","「回封地要赶一个月的路",让人再熬",乖乖喝掉"。"」


我不以为意地吐了舌尖"。


我要闹和离",让他自己回封地",横竖我也活不长"。


正值秋季",按往年惯例",皇上会带着皇子和器重大臣狩猎",而华慎怕我闷得慌",向皇上求恩骑马带了我"。


太后本是吃斋念佛的年龄",也跟看年轻辈狩猎",她笑得阴测测的",让我脊背发凉"。

抛错绣球/华慎沈迢迢/最新章节列表 抛错绣球 华慎沈迢迢 第1张

我害怕地往后缩了缩",华慎搂住我的肩","「怎么了"?"」


但他不识好歹,还让我滚。


「刘迢迢,滚出去。」


「呜呜呜,我出去,你死了怎么办。」


「我不会死。」


「那你能不能……」


「滚。」


华慎的脸色难得浮起愠色,冷白的耳尖微红,清冷的脸有了几丝人间烟火气。


我咽了口水,脑子里浮出「秀色可餐」几个字。


哇,他居然想勾引我。


但我不会让他得逞的。


华慎受伤这件事,只有贴身密卫知道,华慎命人将房门锁死,谁敲都不开。


可第二日新妇要随夫君敬茶,华慎伤得起不来,他还不允许我出去。


明摆着信不过我,怕我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