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修恒不理她,大力撕扯她的衣服。


温颜汐抓紧衣领不配合,打了个哈欠,“刚才是一个价格,现在要另外一个价格了。最近京城的五石散可贵了。”


墨修恒脸色覆盖寒霜,面无表情地扔下一枚玉牌到温颜汐手上。


“这块玉牌价值万两,是你两个月的钱。这两个月留在王府侍寝,但两个月里不能去找别的男人。”


温颜汐装作欣喜若狂地接过玉牌,连忙装进自己荷包里,生怕墨修恒反悔似的,“王爷放心,奴家收了王爷的钱,自然不会再找别的客人。”


温颜汐到也不完全是装的,她正愁找不到怀孕的机会。


在王府待上两个月,日日侍寝。


这么高的频率,她总能有孩子吧?


墨修恒看着温颜汐这欣喜模样,他的心口反而很不舒服。


在她眼里,他和别的客人没有任何区别。


温颜汐放开抓住衣服的手,笑得魅惑,“现在王爷想怎么玩弄奴家的身体都可以。”


墨修恒闻到她身上青楼艳俗的脂粉味,抽了一口冷气,“滚去洗干净。”


不想闻到她身上和青楼有关的任何味道。

《向来情深奈何缘浅》温颜汐墨修恒小说全章节阅读 向来情深奈何缘浅 温颜汐墨修恒 第1张

“好好好,奴家这就去将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


温颜汐勾唇一笑,扭着臀走向王府的温泉池。


沐浴出来后,温颜汐只穿着单薄的轻纱,下面空空如也。


温颜汐推开书房,看着坐在桌案后的男人,俊美非凡,她走到他身边,“王爷,看在我们曾经八年的情分上,你救我哥哥可以吗?”


她低下头,卑微到了极点。


她知道墨修恒从未真正宠爱过她。


在他面前,她什么都不是。


“温颜汐,你就是这样求人的?”


墨修恒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王爷,我哥哥曾经做过错事。可八年前他被罢官,还被剜眼割舌。他已经受到惩罚了。求王爷饶恕!”


温颜汐跪在地上,脱下外面的长袍,里面只穿着藕荷色的肚兜,衬得肩颈白皙胜雪,勾魂夺魄。


她以往在他书房时,总喜欢穿着单薄肚兜,妖娆地环住他的脖子。他总说最爱她热情的模样。


可如今她眼底死灰一片。


“温颜汐,你但凡有一点羞耻心。都不该再到王府。”


墨修恒狭长的丹凤眼半眯,“本王倒是忘了,你和你哥哥一样下贱。你十五岁就做了本王的通房丫头,又怎会有羞耻心?”


温颜汐心脏猛地一疼。


他还记得她十五岁就上了他的床。


他说:“合为一体,你才真正算本王的女人。”


明知两人还未成亲,温颜汐还是解了衣裳躺在他的身下。


通房丫头?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他最爱的女人,却没想只是低贱的通房。


眼眶发紧,她咬紧拳头不让泪水涌出。


在王府八年,她从未流过泪。只因他说喜欢她笑起来的模样。


温颜汐撑起身,走到墨修恒的面前,故作轻松:“八年,王爷就算是养条狗也该养出感情了吧?”


“温初行的妹妹,狗都不如。”


温颜汐呼吸都在疼,“只要你肯救我哥哥,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墨修恒掐住温颜汐光洁的下巴,“天底下,本王要什么女人没有?你凭什么觉得本王非你不可?”


“别的女人哪里我会伺候王爷?”温颜汐媚眼如丝,手指抚摸着他,“毕竟我十五岁就做了王爷的女人,到如今都已经八年了。王爷想要什么,我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