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鱼,鱼鱼。爸爸,言言还想吃。”


一块鱼肉不够吃。


苏尘又给她夹了一大块鱼头下面的鱼肉,将刺挑了出来,这才放到了她的碗中。


“好吃好吃。”言言大快朵颐。


陈伽蓝默默落泪。


苏尘也给陈伽蓝弄了一些鱼肉。


陈伽蓝这次没有闪躲,但却没有跟苏尘交流,只是默默吃着。


苏尘也饿坏了,但他没有吃鱼肉。


他一直都不缺肉。


毕竟家里的钱,都被他拿去鬼混了。


他喝着鱼汤,给陈伽蓝和言言剥了两个鸟蛋。


言言很快吃完,她还想再吃一些,可是肚子装不下了。


“爸爸,我肚子鼓鼓的了,你摸摸。”言言道。


苏尘笑道:“那你休息下,吃不下就不能吃了。”


“可是我还想吃怎么办,明天就吃不到这么好吃的鱼鱼了。”言言眨巴眼睛,看着苏尘。


苏尘手一颤,赶紧道:“还有的,只要你喜欢吃,爸爸天天给你做。”


“真的吗?太好了!爸爸,那我出去玩喽。”言言说着便朝门外跑。

女儿跳楼后我重生了/苏尘苏希言/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女儿跳楼后我重生了 苏尘苏希言 第1张

到底是小孩子,总是坐不住的。


言言撒开脚丫子满院子跑,只是那小短腿瘦得可怜,跑起来踉踉跄跄的,好像下一秒就会被绊倒。


一看就知道,这孩子长期营养不良,身材在同龄人里,都是偏短小的。


身后,衣服上的补丁,更是狠狠揪住了苏尘的心。


他发誓,一定要让言言和陈伽蓝过上好日子。


言言一走,陈伽蓝便放下了碗筷。


苏尘看着她,知道她有话要说。


“谢谢。”陈伽蓝小声道。


“谢什么,应该做的,言言也是我女儿。”苏尘摆了摆手。


陈伽蓝咬了咬唇,盯着苏尘,眼神中又带了一些疏远和警惕。


“苏尘,我不知道你今天怎么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


或许你感觉自己很伟大,可是在我看来,是噩梦的开始。”陈伽蓝咬牙道。


苏尘不明所以。


“今天的你这么好,明天呢,后天呢。


给了希望又让它破灭,我早就习惯了,言言还小,她经受不住这样的落差。”陈伽蓝说着低下头。


她想起了自己的这几年,叹了口气,只有透红的鼻头,显露出她不小心泄露的情绪。


我早就习惯了......


苏尘心中一紧,眸子锁住陈伽蓝。


“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就这么一个女儿。


苏尘,我求求你,如果你不能做到一直能对她好点,今天这样的举动不能再有了。”陈伽蓝深吸了口气,似是鼓起了勇气,目光坚毅地盯着苏尘。


苏尘张了张嘴,却没有出声。


他知道自己怎么解释、承诺都没用。


“对不起,以前我太混账,伤你太深,但这次我是真心悔改。


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会让咱们这个家变得更好的。


我不求你信我,你只要看我的表现。


我会做一个好爸爸、好丈夫的。”苏尘道。


好爸爸,好丈夫?


陈伽蓝瞳孔骤然一缩,而后释然,放下碗筷,转身走人。


“我吃好了,等你吃好我来收拾碗筷。”


苏尘也没有继续纠缠,他知道这样的承诺,陈伽蓝不会信,于是,站起身来收拾碗筷。


没等陈伽蓝过来,他就主动开始刷碗。


“爸爸,妈妈......呜呜呜......”


陈伽蓝正要跟苏尘说她洗碗,言言的哭声从门外传了进来。


“怎么了,怎么了。”陈伽蓝还没来得及跑上前,苏尘已经来到了言言身边,将她抱了起来。


“蕊蕊不让我去她们家玩,她说她们正在吃饺子,我不能闻到味儿,呜......”言言委屈地抽泣着。


苏尘牙根一动,这个事他怎么会不知道,前世就经常发生。


但他从不在意。


陈伽蓝眼睛一红,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人家家里包饺子,不让女儿吃,就关起门来,他们又能说什么呢?


“爸爸,我没有闻到饺子味儿,他们还没有开始吃呢。”言言解释道。


“言言,不哭。”苏尘轻轻擦去她的泪珠,“蕊蕊姐姐家肯定饺子包得少,不够吃,言言已经吃得饱饱的了,就别去啦,对不对?”


言言摸着自己的肚子,圆滚滚的,泪痕还在脸颊呢,就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啊。那言言是不可以去的。”


“言言真乖!”苏尘看着乖巧的女儿,夸道。


言言微微垂眸思索了一下,抬头问苏尘,“爸爸,饺子是什么味儿的?是不是很香啊?”


苏尘被言言一句话,问得喉头哽咽了。


饺子,不过就是他跟朋友酒桌上填饱肚子的主食,他女儿却连什么味儿都没有闻过。


他真的不配是言言的父亲,甚至,不配做一个人。


“饺子还挺香的,特别是猪肉大葱的饺子,一口咬下去,那汁水可鲜香了!”苏尘蹲下身子,将言言搂进怀里。


言言一双眸子黑白分明,比星辰还要亮,“爸爸,鱼好吃还是饺子好吃呢?”


“这个......爸爸明天就给言言包饺子,言言自己尝尝看,到底哪个更好吃,好不好?”苏尘看着言言,宠溺地笑着。


没等言言说话,陈伽蓝就拉了拉苏尘的衣角。


“真的吗?”言言的大眼睛又满是亮光。


“言言,你先去玩儿,妈妈找爸爸有点事儿。”陈伽蓝实在忍不住了。


“好啊好啊,爸爸妈妈商量做饺子吗?言言明天就可以吃饺子了!”言言说着跑到了院子里。


见女儿走了,陈伽蓝面色严肃了起来:“苏尘,你干什么!


家里哪里还有钱买猪肉,买面粉!”


苏尘心里当然有数。


家里仅有的几十块钱,已经被他挥霍干净了。


但,面对言言渴望的眼神,他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


苏尘摇了摇头,道:“我没有骗她,我真打算给她做饺子。”


“你拿什么做!”陈伽蓝掉下眼泪,道,“


家里没有能卖的东西了,我求你,我求求你好不好。


她是活生生的人,你不能心血来潮逗一逗就不管的。


她会伤心,会难受的。”


苏尘心尖都颤了颤。


他怎么会不知道她会难受。


他亲眼看到她跳楼死在了他面前。


别说只是一顿饺子了,就算是一颗星星,他上天也会帮她摘下来!


“我会想办法。”苏尘说着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要好好研究下种田功,看看自己能利用这个东西做点什么。


不料正打算安心研究,尿急袭来。


昨晚喝了一堆啤酒,今天睡了一天,晚上又喝鱼汤,怎么会不尿急。


然而厕所居然有人了。


而且,里边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陈伽蓝要洗澡!


无奈之下,苏尘只能到小巷里解决。


哗~


一泡尿撒在嫩绿的草地上。


苏尘浑身舒畅。


可是他刚提好裤子就惊住了。


刚刚被他尿液滋过的小草,竟然瞬间长到了膝盖那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