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狱的那天,有两个男人等我。


一个是送我进监狱的,一个是给我定罪的。


那天雪很大,监狱外面似乎站了两个雪人。


我谁都没理。


「王纯,出去后找个工作,好好做人。」


狱警打开门嘱咐了我几句。


我点了点头,透过监狱的铁窗,我看到监狱门口停着几辆黑车。


梁恭的奔驰,施礼的帕拉梅拉。


冬雪纷飞中,两个人静静地站在车前。


施礼撑着黑伞,直直地看着门口,梁恭不停地看着手表。


一个是我前男友,一个是我的青梅竹马。


看起来多深情啊,如果不是他们俩把我送入监狱,还嘱咐别人好好「关照」我,我都要感动哭了。


五年前,我去找施甜,在我俩的对峙中,防卫过当伤害了施甜。


施甜是施礼捧在手心的妹妹,他找到我们的时候。


我还双手握着满是血的刀刃向他露出一个艰难的笑容。


施甜坐在地上带着哭腔喊了句「哥」。

《真假感情》王纯施礼最新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真假感情 王纯施礼 第1张

施礼的第一反应就是跑到我面前,反手把我控制在地上。


我当时还怀着施礼的孩子,身体虚弱得没办法反抗。


梁恭赶过来的时候,他红着眼睛质问我为什么这么恶毒。


我还没解释,就被拷走了。


在法庭上,施甜那边的律师是梁恭。


梁恭唇枪舌剑判我防卫过当,判了我五年。


他说:「王纯,这是你应得的报应。」


我蹲监狱的时候,一开始老被欺负,没监控的地方,没人的时候我就挨打。被扯着头发按在脏水桶里,后腰总是被踹,常常都是瘀青的。


一开始我不懂事,总是倔着,别人打我我也不哭。


打得多了,我就琢磨出味了,为什么别人老打我,我就和其中的一个女老大套近乎,我给她洗脚,洗脚水溅我一脸,我也笑嘻嘻的。我还给她洗内衣,干活。后来她偷着告诉我了。


「妹子,你也怪可怜的,是有人塞钱了说教训你。」


我知道是谁,是施礼。


我伤了他的至亲手足,他的宝贝妹妹,所以他要让我不得好死。


恍惚间,我想起来曾经施礼追我的时候,他包了二十几架无人机。


他说:「纯纯,以后让我来保护你。」


我拜托了狱警让我从后门走,我不想看到他们两个人。


更何况,万一他们还没解气,还打算报复我咋办。


我拿他们权贵没办法,我的命贱,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我还记得呢,施甜抱着狗站在我面前语气叫嚣道:「我的狗七十万,你爷爷一条贱命值几个钱?」


我五岁的时候,我爹骑摩托车出车祸死了,我妈跑了。我就没爹没妈了,就一个爷爷抚养我长大。


我身上吃的穿的,都是爷爷叠纸盒子、踩塑料瓶子、收破烂赚的钱。


我读初中的时候,我爷就带我去市里住了,我们住在棚房下面,我爷说市里破烂多,赚得多。


其实不是这个理由,而是爷想让我在市里读书。


市里的孩子都有小发卡,我小时候不懂事,也闹着要亮晶晶的小发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