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妈进门后,我家换了锁,我却没有钥匙……


我妈去世后的第二年,我爸在同事的介绍下谈起了恋爱。


这个阿姨姓刘,比我爸小了7岁,是一家连锁美容店的副店长,很会打扮,看上去比我爸年轻、时髦许多。


刘阿姨有个女儿,上初二,叫张雅。


一开始,我和刘阿姨还有张雅都相处得不错,她们俩刚住进我家的时候,挺客气也挺勤快的。


刘阿姨烧得一手好菜,赢得了我爸这边亲戚的一致好评,大姑说小刘真会过日子,我爸是捡到宝了。


暑假结束后我回到学校,还会不时地跟我爸视频。


几次视频里,他都系着围裙,拿着锅铲,油烟机「呼呼」地响。


我有点儿难以置信。要知道,我爸可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以前我妈出差,他能带我连下三天馆子。


今儿转性了?变身家庭妇男了吗?


我调侃了他几句,他「嘿嘿」直笑:「你刘阿姨说了,油烟对皮肤不好。家里的饭都由我来做。」


小老头儿会做饭了,挺好。但我心里仍然忍不住酸溜溜的——


我妈在世的时候,心肺功能不好,不适合闻油烟。我爸也知道,但他就从来没有提出过他来做饭。

《拿着锅铲》张雅赵媛媛最新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拿着锅铲 张雅赵媛媛 第1张

在刘阿姨这儿,他就被治得服服贴贴了。


刘阿姨可真有本事。


让我没想到的是,更有本事的还在后头。


国庆长假的时候我回了家,好不容易把笨重的行李箱拎上四楼,结果发现门锁被换成了指纹锁。


指纹锁有三种打开方式:一种是输指纹,一种是输密码,还有一种是拿钥匙打开。


当然了,我既没指纹,也没密码,更没钥匙。


我看了指纹锁半天,打电话问我爸:「你们换锁了,我进不去家。你回来给我开门吧,或者,你把密码告诉我。」


我爸说:「密码?密码是你刘阿姨设置的,我不知道啊。我正开会呢,我让你刘阿姨给你开门啊。」


没办法,我就在门口等着。期间对门的邻居回来了,知道我家换锁却不肯告诉我密码之后,邻居奶奶一撇嘴:「你这个爸啊,啧。」


眼看快到饭点儿了,奶奶回家去做饭了,临走前问我要不要去她家坐坐。


我婉拒了,怕刘阿姨回来找不见我担心。


我继续在门口等,等了快两个小时。饿得不行了,期间给刘阿姨发了好几条微信、打了两个电话,统统都石沉大海。


我一咬牙拎起行李箱往楼下走,走到楼栋拐角处,听见了刘阿姨的声音:「最后一口炸排骨了,你快吃了,别让赵媛媛看见。她都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了,估计饿得够呛。」


然后是张雅含糊不清的声音:「知道了知道了。刚才不是让你买大份的,我跟她分着吃,你买了我就不用背着她吃了,谁让你这么小气不肯买。」


刘阿姨笑了笑,说:「傻丫头,你跟赵媛媛可不一样,她家里好几套房呢。妈妈这是在为你打算呀,省下来的钱以后都给你做嫁妆,让你风风光光地嫁人。」


张雅害羞道:「你说这个干嘛呀,我离嫁人还早着呢!」


我听这话已经懵了,来不及做任何反应,直直地撞上了正往这边走的她们母女俩。


张雅看见我,有点儿尴尬,把手里的包装袋往身后藏。


刘阿姨也一愣,但很快她就若无其事地过来揽我肩膀,笑着说:「媛媛,阿姨今天接小雅放学,回晚了,不好意思啊。」


我淡淡地「嗯」了一声。


我不冷不热的态度让她脸上的笑容一僵,我能感觉到,她的眼神已经冷下来了,不着痕迹地跟我拉开了距离。


但下一秒,她就亲热地掰开我的手、拎起我的行李箱,动作之快,几乎可以用「抢夺」来形容。


我吓了一跳,问:「你干什么啊?!」


然后,我听见了我爸的大嗓门:「媛媛,怎么跟阿姨说话呢?真没礼貌!」


刘阿姨还劝他:「哎呀,媛媛还是个孩子,你别跟她置气。」


哦,原来她是看见我爸来了,就假惺惺地帮我拎行李箱,顺便离间一把。


想明白了以后,我反而觉得有点儿好笑。


这是什么初中生的手段吗?真没劲。


晚饭果然还是我爸做的。他一进家门就钻进了厨房,表示要给我做顿好吃的接风洗尘。


小老头儿这是在哄我,弥补刚才吼我的那一嗓子。


我不置可否,拖着行李箱进卧室去了。


一推开门,我傻眼了。


我的房间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


这迪士尼公主的床单、这偶像男团的海报、这莫名其妙的粉色流苏,到底是谁弄进我房间的?!


刘阿姨和张雅不知何时也跟了进来。


我克制地说:「阿姨,我不在的时候你们是不是来我房间了?我不喜欢别人动我东西,以后别进我房间。」


刘阿姨只是笑一笑,不紧不慢地说:「媛媛,你又不常在家,空着也是空着。你爸说了,这间房给小雅做卧室。她现在是学习的关键时期,需要采光好一点儿、大一点儿的空间,好读书写字。」


我问:「那我睡哪儿呢?」


刘阿姨笑眯眯地说:「你睡书房呀,书房我都给你打理好了。」


我去书房一看,床铺是挺整齐,但装着我和妈妈合照的相框,上面的玻璃竟然裂开了好长的一条缝隙,整个模糊了妈妈的脸庞。


还有我高中时期跟好朋友写的那些信,从前被我珍而重之地收在精美的匣子里,现在却这么随意地散了一抽屉。


仔细看的话,还能看见被拆开的新鲜痕迹。


这就是「给我打理好了」的书房?!


如果说原本我还能再忍忍的话,那么在看见相框玻璃裂缝的那一刻,我忍不下去了。


我握着相框,大步地走到她们母女俩面前,冷冷地说:「这是我家,这是我的房间,没经过我的许可,谁让你们动我的东西了?」


面对我的恼火,张雅显然有点儿慌张,悄悄地离开了房间。


但刘阿姨依旧保持着淡淡的笑容:「媛媛,你连你爸的话都不听了?」


我彻底怒了:「你算老几?」


她也不恼,说:「媛媛,阿姨知道你对我有意见,你接受不了爸爸再婚的事实。但是你爸今年50 多岁了,需要有个人照顾。做孩子的,不能这么自私,要多体谅体谅他。」


明明是她们未经许可就抢占了我的房间、砸坏了我的相框,但她这一番话,反而显得是我不懂事。


好个刘阿姨,好一张颠倒黑白的嘴!


我正要争辩,就看见我爸进来了。他滑稽地系着围裙,脸色阴得要滴水。


他身后跟着张雅,呵!小告密者。


「爸,她们未经我许可就……」我正要给他看相框,却结结实实地挨了他的一巴掌。


然后他怒吼:「赵媛媛我就是这么教你的吗?自私自利,丝毫不懂得体贴别人,整天就知道大呼小叫,眼里还有没有长辈了?!」


泪水几乎是立刻就从眼里涌了出来。


不是因为有多疼,而是我清晰地意识到,这个从小到大没有动过我一根指头的男人,他变了。


他变得连听我说一句话的耐心都没了。


泪眼模糊中,我看见刘阿姨搂着张雅,母女俩躲在我爸身后,姿势是楚楚可怜的,而脸上分明噙着得意的笑容。


我擦了把眼泪,什么话也没说,把相框装进书包里,拎过行李箱,沉默地绕开他们,往门口走去。


我爸追了出来:「赵媛媛你玩什么离家出走?今天你要是出去了,就别回来了!」


我穿好鞋,在门口站定,笑了笑:「家?你说这是我家吗?那为什么直到现在,都没人说让我把指纹录进门锁呢?」


我爸听懂了我的意思,明显停顿了片刻,语气也不似刚才暴躁:「媛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