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已经有数年没有再回过小院,但她依旧记得回去的路。


苏温十岁前都养在主母的院子。因母亲的事情,在别人看来不光彩,所以她在主母院子过得并不好,姊妹们都欺负她,下人也轻待她。


她想小娘,便故意让自己染上风寒。


主母担忧她的病气过给儿女,便让她小娘把她带回去养病,这一养便养了六年。


小院除却小娘,便只有一个年纪大的老仆妇和一个比苏温小一岁的婢女。


如今夜深,前院喊抓贼的声音传到了小院,看着倒座房和小娘屋子的窗户都亮了,苏温慌忙的跑到自己的屋子。


正要开门,倒座房的房门开了,婢女初意讶异道:“姑娘也起了?”


刚开了些许门缝的苏温,把门又阖了起来,转身应道:“我方才做了噩梦,便醒了,刚刚似乎听到了前边传来抓贼的声音,便出来瞧一瞧。”


初意忽然“呀”了一声,连忙走了过来,小声道:“姑娘你盘扣盘错了,快些进屋,奴婢给你重新装整。”

与世子重生的日子-苏温顾时珩-全章节目录小说阅读 与世子重生的日子 苏温顾时珩 第1张

不仅是盘扣怕盘错了,便是头发也乱糟糟的。


这时,伺候苏温小娘的仆妇何妈妈也从一旁的倒座房出来,纳闷道:“这前边怎就遭贼了?”


苏温闻声望去,时隔多年再见到何妈妈,一时怔愣。


何妈妈是苏温小娘的奶娘,在发生此次变故之后,她便再也没见过。


她出嫁后,苏家主母借故说何妈妈犯了错,便将其发卖了。她后边暗中让人去查何妈妈的下落,却是一无所获。


何妈妈朝着苏温福了福身子,见她发愣,疑惑的唤了一声:“姑娘?”


苏温没应声,而是朝着小娘的屋子望去,呆呆愣愣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屋中传出温婉的声音:“何妈妈,前边院子怎么了?”


这是苏温小娘,小刘氏的声音。


苏温听到小娘的声音,杏眼顿时红了,心里五味杂陈。


嫁入侯府后,三朝回门,她并未见到小娘,只听到主母说她母亲病了,送到庄子养病了。


哪里是病了,根本就是被软禁了。


知晓她与顾时珩发生了那些事情的人,都认定了是她小娘教唆她。


她后来再见到小娘时,小娘已经认不出来她了,那会才是真的病了。


没有得到及时的医治,心病加重,最后忧虑成疾。


何妈妈回道:“好似是前边院子遭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