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耳光重重地落在刚苏醒的女人脸上,顿时红肿起来。


“你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我们白养了你这么多年,竟然还想自杀?张大少哪里不好,不就是胖了点,秃了点,年纪也就比你大个十七八岁,你嫁过去就是张家主母,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


“告诉你,张家的聘礼已经送来了,你就安心待嫁吧!”


聒噪的声音从耳边消失,时笙头痛欲裂,视线模糊地看着周围。


她不是死了吗?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好痛!


手腕上狰狞的伤口传来刺痛,她感觉到鲜血汩汩地流出,精神在一点点的消散,突然耳边像是有什么声音传来。


“活下去!”


“请替我活下去!”


梦境中,时笙好像回到了前世那个让她身死的出租屋。


狠毒的女人将她踩在脚下,近乎癫狂的宣泄着她令人发指的罪行!

重生后,冷冰冰的大佬宠我入骨/薄景离时笙-全文小说章节列表阅读 第1张

“时氏的绝密资料是我放出去的,父亲也是我弄死的,凭什么你是时家尊贵的大小姐,而我永远都被人称作养女!你高高在上,我卑如尘土,凭什么?我要你们全都去死!”


“忘了告诉你,你母亲被打成二级伤残是我叫人做的,此刻不知被扔到了什么地方,就连你和流浪汉那颠鸾倒凤的一晚也是我设计的!”


“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死的无声无息,就好像你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没人会发现你,就好像时家自此在江城销声匿迹!”


女人阴鸷地看着时笙,脸上挂着极致的笑意,握紧了手中的刀狠狠.插在了她的胸膛之上!


“不!”


时笙猛地从噩梦中惊醒!


愤恨伴随着心脏撕-裂般的疼痛,她眼眸猩红,手紧握成拳,脑海中全是那张歹毒的脸。


时槿!


时家的养女,她的妹妹!


是她迫害了整个时氏家族,设计自己有了身孕,母亲用性命做掩护,可她刚生下孩子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就被时槿在出租屋找到,残忍杀害!


时笙浑身裹挟着滔天的恨意,让正在为她包扎伤口的佣人被吓了一跳,忙说道:“小姐,你放松一点,要不然血止不住,流的更多!”


时笙这才从翻滚的思绪中清醒,抬头诧异的看了佣人一眼,淡淡的嗯了一声。


直到佣人离开房间后。


时笙这才彻底平静下来,她重新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终于意识到,她重生了!


重生到霍家的假千金——霍筝身上。


脑海中闪过一段段悲惨、可怜的记忆,怨气与绝望在胸腔中久久不散。


原主从小就不得父母宠爱,不管她做什么,都得不到认可,在霍家的这二十二年中,日日都在辱骂中度过。


不仅如此,她还要帮着做所有的家务,有一次洗坏了一件丝绸的围巾,霍母拉过来就是一顿毒打,脸也被抓花,但因为破相怕她丢了霍家的脸面竟将她关进小黑屋里一个礼拜不让去上学!


而父亲每日只有工作,稍有不顺,霍筝就成了出气筒,因为顶嘴她曾跪在院子外面整整八个小时!


她活的谨小慎微,不爱说话,不敢反抗。


江城的名门贵族更是对她嗤之以鼻,别人光鲜亮丽,而她永远都是躲在角落里自卑的灰姑娘,成为人们的笑柄。


三个月前,霍家突然宣称找回了他们的亲生的女儿,从原主的记忆中得知,那个人就是被时家收养了十六年的时槿!


原来时槿早就勾结了霍家,散布绝密资料,联合张家打压、构陷时氏,牵扯出一场巨大金融案,导致父亲自杀,家族获罪,就连母亲也失踪了。


霍家打算用霍筝来报答张家,让她嫁给一个油腻男,据传他三任老婆都差点被他蹂.躏致死!


霍筝再也承受不住,以死相逼,最终割腕自尽!


冤家路窄!


想来老天爷都不愿看她无辜枉死,给了她手刃仇人的机会,让她重生于此!


时笙紧攥着拳头,心中巨大的仇恨翻滚而来!


周身都蒙上一层肃杀之气,这一次她一定要为父母、为时家讨一个公道!


要让曾经欺辱、陷害过他们的人,全都血债血偿!


霍筝,你放心,我既然成为了你,属于你的那份仇,我帮你一起报!


......


楼下。


霍母激动地欣赏着张家送来的聘礼,价值不菲的珠宝、金条摆了整整一茶几,“张家可真是财大气粗,竟然送来这么多。”


霍父喝着茶,“这算什么,等霍筝嫁过去,张家就会跟我们签订一份十个亿的合同。”


“没想到,一个霍筝竟然能得来这么多好处,真是没白养!槿槿这些都是你的了!”


“这不好吧,这是筝筝的聘礼,怎么能给我呢!妈,看筝筝自杀受伤的样子,我心里真的过意不去,如果她真的不愿意,要不就让我替她嫁过去吧!”


霍槿佯装推脱,言辞恳切,但眸中却划过一丝得意。


然而这时,楼梯上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好啊!”


三人齐齐看去,只见霍筝一脸冰冷,缓缓走了下来。


霍母冷哼了一声,“你算什么东西,还想让槿槿替你出嫁?”


“不是她自己说的吗?既然她想嫁我哪有不让之理?”


霍槿闻言,忙起身拉住了霍筝的手,哭诉道:“筝筝我知道你埋怨我回到霍家抢了你的位置,如果能让你消气,我愿意替你嫁!”


好一个茶艺高超的白莲花,一起生活了十六年,她都不知道她还有这本事!


然而这时霍母高声呵斥:“胡说,明明是她抢了你的位置!霍筝,我们白养了你这么多年,是该你偿还的时候了!张家来了电话,下午三点去领证,你赶紧拿着证件去民政局!”


霍筝寒气逼人的看着霍槿,凌厉的眼神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一般,那一瞬间让霍槿心中打起了寒颤,惧意四起!


下一刻,她拿了证件转身就走!


想踩着她的命获得荣华富贵?呸,想得美!


既然如此,那她就随便找个男人结婚,先了断了霍家和张家的美梦!


霍筝走到路口,随便上了一辆停在路边的汽车。


“师傅,去民政局!”


驾驶座的男人掀眸看了一眼霍筝,清冷干净的声音传来,“你说什么?”


霍筝以为他没听清,不耐地看过去,“去民政......”


天啊,现在的出租车司机,都长得这么好看了吗?


“师傅,请问你结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