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女儿从小被宠到大的,要什么没有,哪里这样伤心的哭过,刚刚还因为余暮云这个没娘要的女人被尚书大人吼了一顿,简直成了天大的委屈了,这就忍不住找上门来了。


“余暮云,你给我起来!”


太子那处,他说了一句话,让尚书大人久久回不过神来,尚书大人愣了好一秒,手都不自觉的抖了起来,看着太子像是看着什么没见过的怪物一般,小心问道。


“太子,您…您说的可是真的?您当真要迎娶小女?”


那太子负手看着尚书大人,只道,“怎么,尚书大人这是在怀疑本太子?”


尚书大人不明白自己怎就走了狗屎运,余暮云居然被不近美色的太子看上了,他…他简直受宠若惊啊!


尚书大人当即跪倒在地,俯首叩恩,“太子万恩!臣替小女谢过太子!”


太子最烦这种繁文缛节,眉头一皱叫他起身,尚书大人这才缓过神来,又是惊又是喜,整个人脑子轰然一片全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太子只是看了一眼余暮云远去的方向,略微沉思,而后便说自己有事先走了,等过几日再详谈赢取余暮云过太子府的事情。


尚书大人声音控制不住拔高了一度,恭送了太子,随后越想越觉得自己今后要平步青云了。


虽说余暮云不是自己亲生的,但没人知道这个事情,只要余暮云嫁入太子府不说当上太子妃,就算是一个侍妾,自己在朝堂上的地位也会节节拔升,万一当上了太子妃,那他自己不就是…


他内心激动得无以复加,今日也觉得这从来不顺眼的余暮云也漂亮了许多,他赶紧去余暮云的屋子里要告知她最近好好准备一下,准备太子迎娶过门的事情。


余暮云此时正端着热烫的茶杯送到曾碧婉面前,她看似乖巧却是在送过去的时候将手里的热茶尽数倒上了她的衣裳,曾碧婉被烫得惊叫一声,擦了擦身子一抬眼,眼里已经是滔天怒火。


“哟,姨娘,怎么这么生气,可是刚刚女儿做了什么事情惹你不开心了?”


“余暮云!你是睁眼瞎吗?刚刚才倒了我一身的热茶,还装什么!给我跪下道歉!”曾碧婉气极,张口便是让她下跪道歉。


余暮云一听这话,神色一凛,平时她十分的听娘亲去世前的教诲,万事忍忍就过了,可是看看,她万事忍让了,得到了什么呢,不但什么都没有,还让区区一个姨娘和姨娘之女欺压到了头上来!


那太子听了这话倒是感了兴趣一般,“哦?能人异士本太子是偏宠无错,可是没有本太子手令就私自取人性命,还是这么如花似月的姑娘,本太子可不饶,你且说说,是哪位能人异士竟然想要追杀了你,本太子为你做主。”


“太子此话当真?”

《谋妃要逆天》余暮云封憬忠完整全文章节阅读 第1张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余暮云将事情始末告知了太子,太子听着脸色越发阴沉,既然说了要为她做理,亲自带着余暮云回了尚书府,余尚书拖家带口全都出来拜见太子,陈将军也在,太子随手拂了他们的礼。


尚书堆着笑问太子何事而来,怎又会带着小女,尚书大人看着太子似笑非笑的脸色心里有些打鼓,以为他是看上了自己女儿,可自己女儿已有婚配,他不好说,只得对着余暮云道。


“你昨晚去哪儿了,都是要嫁人的人了,怎么还四处乱跑,夜不归宿,成何体统!不知道我们多担心你吗?”尚书大人面色愠怒。


她瞧见尚书大人慌张的神色就知道他晓得了这件事情,眼眸凛了一凛道,“爹爹若是如此担心我,为何不派人出来寻我,反倒是等着我自己回了门,上前就质问我去了哪儿,不问安危?”


尚书大人面色一变,下意识看了一眼太子,余元晚接口说道,“妹妹怎么说话呢,爹和我们担心得都没睡着,出去寻了你大半夜,刚回来不久呢,你还这么误会我们。”


余暮云冷呵一声,“妹妹可没有看出来你作夜担心得睡不着了,只怕是昨晚在别人的怀里睡得香甜吧,若姐姐真是出来寻了我,也不应当是穿着中衣出来吧?”


余元晚拉紧了自己刚刚套上去的一件外衣,被余暮云刚刚一戳破,面色十分不佳,想说点什么又不知如何开口,只得在太子面前吃了这个哑巴亏。


就在这个时候陈将军开了口,“暮云,怎么说话呢,她是你姐姐,长幼有序怎么开口闭口都是刺儿?”


若是换在平时,陈将军说话她还收敛点,可发生了昨晚那件事儿,余暮云只觉得无比讽刺。


“是啊长幼有序,所以陈郎你从来不帮我说话,姐姐永远是优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我姐姐的情郎。”


“你!”说着陈将军就要上前,一副要打人的样子,余暮云赶紧退一步站在太子身边,太子面色微沉,冷哼一声。


“将军可是要在本太子的面前打女人?暮云还没有上门你已这般凶狠,过了门岂不是没几天就命丧你府了?既然将军没娶她的心思,那便免了这门婚事,那本太子也不收无用之人,来人,将陈将军拖下去赏一百杖,革了头衔罢。”


他说的不轻不重,可每句话都像是铁坨一般砸进人的心口,闷声疼。


陈将军一听大孩,立马俯首跪地求饶,余元晚也吓住了,看着那余暮云一脸冷漠看戏的样子大不服气。


凭什么?她好不容易遇见一个自己喜欢的,又是一个将军,两人也算是两情相悦,被余暮云插一脚就算了,现在还被她害得令陈将军革了职,那她呢,余元晚能够得到什么,什么都没有吗?!


她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