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恍惚间以为是一个人,才会让秘书去调查月遥帆的资料。


现在听到郑思思的这番话,自然很容易联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对于月遥帆的印象瞬间暴跌。


“保安呢?把她请出去,顺便送郑小姐回家。”


大厅里面的保安立马就上来要把月遥帆请走,月遥帆一看郑思思的待遇和自己除了有描述上的差异之外,本质上是一回事儿也没抗拒,就要和保安一起出去。


而傅承晏更是不想待在这个是非之地,赶紧回到自己楼上办公室。


郑思思想追进去,但是又不敢惹傅承晏生气,只得委委屈屈离开,上车前还不忘记给月遥帆一个白眼。


月遥帆被保安请出同光大厦,看着里面消失的傅承晏的背影,心想来日方长,我也不急于一时。


但刚走出两步却又被叫住,她回头只见一个中年男人正在冲自己招手,月遥帆不确定地指指自己,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


见对方点点头才走上前。


中年男人很是恭敬:“小姐,我们傅总想请你说几句话。”


傅承晏?他是有病吗?刚刚让保安把自己撵出来,现在又偷偷摸摸叫人过去说两句,怎么当这是偷情怕被正宫发现?


然而等真的见到中年男嘴里说的“傅总”月遥帆才知道自己是想多了,这个“傅总”指的是傅承晏他爹——自己传说中小姨的渣对象。


不得不说,月遥帆自己都想在内心吐槽一句,当年母亲和小姨回到国内,可算是经历了什么事情被这两个猥琐**骗到。


不管怎么说都是学历不低的高材生,为什么在感情上一个个的这么傻。


“小姐?小姐?”

《戏精大佬马甲多》月遥帆傅承晏小说全集阅读 第1张

月遥帆猛地回神:“不好意思,您刚刚说什么?”


傅同昌笑的很是亲切,再次把问题重复了一遍:“我问小姐叫什么名字,当然不方便的话也可以不告诉我。”


这没什么隐瞒的,月遥帆的身份信息能够查到的和真实的本来就相差很大,名字这些无所谓。


傅同昌就像一个亲切的长辈,和月遥帆随意寒暄聊天,问了下月遥帆的学历经历,现在在做什么。


在得知月遥帆外公病重父亲死了急需用钱,但现在又没什么正式工作之后立马很好心地邀请:“我看月小姐聪明伶俐反应也快,也没有兴趣来我们公司工作呢?”


啊?月遥帆虽然大概能察觉傅同昌的心思有些不太对劲,但是这么直接邀请自己一个明面上没什么学历就业经验的年轻小女孩还是……这是打算泡自己?


这个油腻猥琐的老男人!


郑雅丹,项家梁,这些渣男贱女,以及他们的女儿,都应该付出代价。


“郑小姐傅先生,请问上次订婚仪式上突然出现的女子,是傅先生的正派女友吗?那么郑小姐是否涉嫌插足别人恋情呢?”


“郑小姐对于傅先生的这段感情怎么看?会选择放手还是选择和对方公平竞争呢?”


月遥帆被一阵吵闹的人声拉回注意力,扭头一看,乐了,这不是巧了吗?居然在这里也能遇到二位。


一大群记者蜂拥着傅承晏和郑思思从酒店里面走出来,郑思思一直焦急地跟在傅承晏身边,但傅承晏只顾往前走路,对于身边的记者和郑思思都视而不见。


而郑思思则一直在哀声乞求:“承晏,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上次我不该那么莽撞的跑出去……哎呀你们这些记者都滚开!!小心我让我爸把你们都封了!滚啊!”


可能是身高腿长,转眼年傅承晏已经走到大厅离月遥帆越来越近,郑思思赶紧小跑跟上:“承晏!你等等我啊!”


月遥帆看距离合适角度合适,立马调整表情装作很不经意又很惊慌毫无预料地从傅承晏面前走过。


果不其然,记者们总是对大料有天然的敏感。有人马上就发现了要走的月遥帆:“快看是那天的小姐!”


另一拨人立马把月遥帆围在中间,月遥帆转头看见傅承晏和郑思思,顿时满脸惊恐:“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会在这里的,我现在就走,上次那件事是我的错,我不该去找你们……”


说着说着又要落泪,记者一看:这是有大料呀!怎么可能会放人走。


“这位小姐请问在上次之后是有郑家的人为难你了吗?”“上次订婚宴上的事情之后,后续结果是怎么处理的?您和傅先生认识多久了呢?又是什么时候知道郑小姐的存在的呢?”


长枪短炮对着月遥帆,话筒把整个人都围住了,但月遥帆不怎么看这些记者,她一直看着郑思思:“对不起郑小姐,都是我不好,孩子我已经打掉了,既然他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强求也没办法,祝你们幸福……”


在场的女记者们纷纷露出同情的神情,再想想刚才郑思思粗暴无礼的态度,想想都知道郑家会怎么对付这种无权无势的眼中钉。


郑思思则是一头雾水:“你在胡说什么?我后来根本没见过你。”


但她又一想,自己的母亲特别护短,基本上但凡是对自己有威胁或者对自己不利的任何人,母亲都会让他们主动或者被迫远离自己。


“再说了,就算是母亲真的做了什么,那也是你无礼在先,谁让你破坏我的订婚宴。”


月遥帆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对这个郑思思真的流露出一点喜爱,姑娘你真的很给力啊!


这话在记者们听起来无异于实锤——郑家确实对月遥帆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