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边,响起男人阴冷至极的讽刺:那本王倒是要好好的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他从容的撤身,捞起染上点点红梅的软布在凤卿言的面前晃了一下,啪的一声,锁在了漆黑如帝的盒子里。


他竟以为凤卿言说的血,是那个血?


下一瞬,那只覆有薄茧的大掌掐住了她细嫩的脖子!


男人过分俊美的脸上,嗜血的残忍不加掩饰:凤卿言,你是觉得本王对你太好了吗?


他的视线落到她的眼睛上,顺着她苍白的脸往下,越过他刚刚享受过的身子,移到了她的双腿上:那么喜欢往外跑,这双腿,就不要了吧?


凤卿言来不及从他的误会里多想,就陷入到前世自己的双腿给帝子烨亲手斩断时的恐慌中了。


血肉被切开的冰冷,骨头断裂的痛苦,生不如死的煎熬仿佛从前世蔓延到了今生,让她连灵魂都颤抖了起来。


她忽然起身,紧紧的抱住了帝君寒:不要!不要砍我的腿!

《妖孽王爷太难缠》凤卿言帝君寒最新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妖孽王爷太难缠 凤卿言帝君寒 第1张

她怕帝君寒,他是大兴王朝的最有权势的人,性情阴冷残暴,喜怒无常;


是令敌国将士闻风丧胆的杀神;


是无数名门贵女只敢仰望,不敢觊觎的嗜血帝王,不可能是她梦想中的良人。


可他偏偏对她有着罔顾一切的占有欲,只是她前世到死也不知这是为什么


不想本王砍你的腿,就给本王安份一些。


刚刚还笼罩在嗜血疯狂里的男人在凤卿言抱上他的时候就已经松了掐着她脖子的手,这会儿,迟疑了一下后,反抱住了她:再有下一次,本王就


就怎么样,他没说,但凤卿言知道他会做什么。


她又颤抖着缩了一下自己的身子,整个人都缩进了他的怀里。


这男人就是个杀神,手里除了拿刀拿剑,却偏还喜欢捏着一串佛珠,时间久了,他的身上就带着一股子独特的佛香


凤卿言闻着这淡淡的佛香,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说下一次?那这一次就是放过她了?


他竟以为凤卿言说的血,是那个血?


下一瞬,那只覆有薄茧的大掌掐住了她细嫩的脖子!


男人过分俊美的脸上,嗜血的残忍不加掩饰:凤卿言,你是觉得本王对你太好了吗?


他的视线落到她的眼睛上,顺着她苍白的脸往下,越过他刚刚享受过的身子,移到了她的双腿上:那么喜欢往外跑,这双腿,就不要了吧?


凤卿言来不及从他的误会里多想,就陷入到前世自己的双腿给帝子烨亲手斩断时的恐慌中了。


血肉被切开的冰冷,骨头断裂的痛苦,生不如死的煎熬仿佛从前世蔓延到了今生,让她连灵魂都颤抖了起来。


她忽然起身,紧紧的抱住了帝君寒:不要!不要砍我的腿!


她怕帝君寒,他是大兴王朝的最有权势的人,性情阴冷残暴,喜怒无常;


是令敌国将士闻风丧胆的杀神;


是无数名门贵女只敢仰望,不敢觊觎的嗜血帝王,不可能是她梦想中的良人。


可他偏偏对她有着罔顾一切的占有欲,只是她前世到死也不知这是为什么


不想本王砍你的腿,就给本王安份一些。


刚刚还笼罩在嗜血疯狂里的男人在凤卿言抱上他的时候就已经松了掐着她脖子的手,这会儿,迟疑了一下后,反抱住了她:再有下一次,本王就


就怎么样,他没说,但凤卿言知道他会做什么。


她又颤抖着缩了一下自己的身子,整个人都缩进了他的怀里。


这男人就是个杀神,手里除了拿刀拿剑,却偏还喜欢捏着一串佛珠,时间久了,他的身上就带着一股子独特的佛香


凤卿言闻着这淡淡的佛香,忽然意识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