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韵瑶一袭明黄色的四爪龙袍绽放开来,白皙胜雪的肌肤上遍布着斑驳的痕迹。


马上就是皇太女册封大典了,身为长公主的苏韵瑶却在寝殿里和人厮混。


“长公主殿下就这么着急去册封大典。也是,当了皇太女之后多的是郎君伺候你。”


仔细看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一袭朱红色的太监常服,然而却是一个美貌惊人的假太监。


这是东宫的秘密。


五年前苏韵瑶在青楼救下了这个漂亮的孩子,将他带到皇宫里来。秦萧泽对外宣称是太监,但实际上并未阉割。


五年的时间让当年的小孩子成长为了美貌倾天下的绝世美人。苏韵瑶和秦萧泽在东宫里做过无数次,无论是在寝殿还是温泉池亦或者是马车上。


秦萧泽总是有无数次的手段挑逗得她身娇体软,最后绵软无力地雌伏在他身下。


苏韵瑶慌张解释:“没、没有。秦萧泽,你和他们不一样。我只要你。”


“公主殿下说得倒是好听。”


秦萧泽话音刚落,苏韵瑶主动抱紧他的脖子,抬起头吻上他绯色的唇瓣。

《长公主水性杨花》苏韵瑶秦萧泽完整全文章节阅读 长公主水性杨花 苏韵瑶秦萧泽 第1张

她翻过身张开双腿跪坐在他的身上,用行动表面了对他在意。


黏腻的声音不断从寝殿中传出,苏韵瑶意识混乱丝毫没有注意到寝殿外传来的急促脚步声。


“你们在做什么!”


寝殿大门推开,一袭明黄色龙袍的白发老人和一众文武大臣站在门口。目怒睁圆地看着忘乎所以的两人。


当今天子只有一女,宠得好似掌上明珠。可是那高高在上的公主竟和低贱的太监厮混在一起!


画面实在太过*,文武大臣们以及身后的侍卫们都不敢上前一步。


听到身后那愤怒到极点的声音,苏韵瑶这才从沉沦中清醒过来。


她想要从秦萧泽身上起来,却被秦萧泽翻身压在身下,重重地进去。


苏韵瑶又羞愧又害怕。


羞愧的是她已有婚约却和人苟合,害怕的是秦萧泽只怕是要被处死。


和苏韵瑶惊慌乱的模样不同,秦萧泽脸上的表情却是诡异阴冷的。


他伸手掐住苏韵瑶的下巴,逼迫她扭过头看向皇帝以及所有的文武百官。


“苏君宴,你看看。这就是你们大玥王朝皇室唯一的血脉,未来继承皇位的皇太女殿下。正在被我这个低贱的太监干。不止这一次,三年前她就爬上了我的床。她对外是高高在上的长公主,只要我勾一勾手指,她就脱了黄袍让我亵玩。对我而言就是一条下贱的的*。”


皇帝听到秦萧泽的话,双眼泛白重重地倒在地上,口中吐着白沫。


苏韵瑶睁大双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这个男人就在一个时辰前还将她捧在心尖上,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们之间三年的感情不是假的。


“秦萧泽,你是在骗我的对不对?”


“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