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他此刻是躺卧着,她若是抬起头,他岂不是能够清晰的看见她没有喉结吗?


沈清逸打了个寒颤,背脊骨僵硬住了。


见她不动,叶墨殃伸出手将她拉了过来。


软塌很大,高大的叶墨殃都可以完全躺下,更别说娇小的沈清逸了。


她本就没有防备,被他一拉直接跌入他怀中。


如此近的距离,六年来是头一次。


近的让沈清逸感觉她能够听到快要跳到嗓子眼的心,近到让她闻到了师尊身上那亦正亦邪的气息。


透着高贵的名香也透着残忍的血腥。


“抬头。”


“是……是……师尊。”


沈清逸目光从他结实的胸膛挪动到他眼眸。

《我心犹炽不灭不伤》沈清逸叶墨殃全章节目录小说阅读 我心犹炽不灭不伤 沈清逸叶墨殃 第1张

那浩瀚星辰一眼,她便陷入进去。


叶墨殃俊逸非凡,若不是因为叶剑宗不收女弟子,单凭师尊这张脸,都能让天下女人挤破头想入门。


叶墨殃是多少人的幻想,连她昔日在沈家都略有所闻。


可现在,她只有害怕。


“肤若白雪,唇若朱红。你怎如女人般娇嫩?”叶墨殃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细细端详后说道。


简单的一句打趣却让沈清逸瞬间如到寒窖一般。


是啊。


练剑六年,她硬是一点男儿的硬朗没练出来。


倒是把身子骨越练越娇软了。


沈清逸调整呼吸,小声说道:“回师尊,自幼怕苦,练剑的时候又喜阴,许是没怎么晒着太阳。前些日子有风寒了,吃这些药,许是药物调理。”


她站在太阳下暴晒也只是暂时黑了一点,还没等叶墨殃召见她,又白了回去。


她已是故意涂抹药物遮掩唇色,仍旧无济于事。


宗门弟子对他一向谨慎恭敬。


叶墨殃明白,也清楚,他也习惯了。


只是,面对沈清逸的刻意回避,让他不由拧眉。


叶墨殃松开她,往后慵懒一靠,狭长的丹凤眼挑着她打趣道:“今日下山,要见什么人?”


师尊向来不多问。


沈清逸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问起。


一时间她脑子有些僵,支支吾吾半天,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叶墨殃回到宗殿,整个人仿佛都病态了许多。


伺候担心的看向他,“师尊,你伤口裂了。”


叶墨殃摆了摆手,伺候小心的过来替他换药,叶墨殃眼神黯淡,“你说本尊是不是很可笑?”


“怎么会,师尊不管做什么,都有师尊的道理。”伺候小心翼翼的说道。


“不可笑吗?他明明是个男人,我却总觉得他是女人。明明有时候她对我眼中是有爱的,可为什么一转头又跟变了个人似的?”


听着叶墨殃的话,伺候一脸茫然,“师尊说的是谁呀?”


“除了沈殊,还能有谁能这样乱我的心。”叶墨殃长长的叹了口气。


这段时间,他总觉得自己越发看不懂这小师弟了。


明明自己眼皮子底下长大的人儿,可,最近这几日,让他很是迷茫。


“你说,我是不是中毒太深了?”叶墨殃问道。


伺候手中的药瓶却掉落在地上。


他结结巴巴的说道,“师,师尊,你的意思是,你,你,你感觉沈师弟是女的?”


“我亲自验了身她怎么会是……”叶墨殃的话到了这停顿了一下。


可她是女的时候,他也亲自的记得欢好的每一点细节。


女的是他验证的,男的也是他验证的。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