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容翎!”


“小翎翎!”


远远的,书房外传来一声接一声的呼喊,语气不敬,叫着的都是同一个人不同的称呼。


不用想,在连云宗敢这般称呼容翎仙尊的,非那芜岚仙上了莫属。


“小容容,许久未见你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师叔我,有没有想我啊?”


芜岚一脚刚跨进书房门槛,闪身便到了容翎书案旁边的扶椅上落座,一袭桃粉色长衫的他,一手撑着下巴,懒懒散散地靠着。


容翎端坐书案前,静心翻阅古籍,他目不斜视,端的是一派云淡风轻清冷自持,连一个眼神都不给来人。


“我说,我这一路走来,见你这大凤山怎么大不一样了,青草遍地花香鸟语的?”


芜岚一开口,任它什么山妖精怪,奇珍走兽,烦都给他烦死。


“你师叔我记得,我师兄,哦,就是你那死了好几年的顽固师父,当初他允你住大凤山的缘故便是你修习无情剑,住这常年冰雪覆盖的大凤山对你的修为最有裨益。”


“诶!怎么你师叔我一会儿没来你这大凤山就,就变样了?奇了怪了,大凤山几千年的积雪都化了,一点雪都不剩。”

《总有人觊觎我家师尊的美色》容翎冷幂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总有人觊觎我家师尊的美色 容翎冷幂 第1张

容翎翻过一页泛黄的纸面,指尖微顿,复又继续落目于纸上字里行间。


“咦?我说,小翎翎今日怎么看起来不一样了?”


芜岚直起身,冲容翎上下打量。


“你那几百年不变的惨白衣裳呢?怎么不见你穿了?你身上穿的倒是换成纹金蓝锦衣了?”


“啧啧啧,你这水蓝水蓝的锦衣上,纹金绣的莫不是雪莲和冷水纹吧!”


容翎闻言,握书的手一抖,险些没拿稳,翻开的古籍差点掉落。


“师叔究竟有何事?”清冷的声音,因心思被人点破含着几不可见的愠怒。


芜岚一撇嘴,笑得得逞,“小师侄这是心虚了?”


“要我说,你就不该听你那劳什子师父的,修什么无情剑,你看看你这大好的青春年华都没在这光秃秃的大雪山里喽!”


他拂了拂衣袖,一脸嫌弃,“算算你来连云宗也快两百年了,你吧,长得人模人样,修为也够看,怎么就没一个漂亮姑娘看上你愿意死心塌地的跟着你住这大雪山呢?”


“我看你呀不如改改你这面冷闷骚的性子,学学你师叔我,哪个小姑娘见了我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模样,不心生爱慕神魂颠倒日思夜想爱入骨髓相思入骨,你也不至于近两百年都是明晃晃亮堂堂的光棍一个,嗯?”


芜岚叹口气,悠悠道:“真没劲,就和你那小徒儿一个样,师徒俩都是高冷闷骚的性子,哼哼!你俩倒是般配得紧!”


“师叔若无事,请回。”容翎指尖缱绻,水眸中闪过一丝异色,淡淡地说道。


“切,说就说呗!”


芜岚靠在椅背上,敛了眉,懒懒地说道:“就,前几日,你来我那要的回元丹,我不小心给,给弄错了。”


“弄错?”容翎挑眉。


芜岚眼神闪躲,心虚不已,“是啊,我那天喝了酒,正烦着研究新丹药呢,头疼得很,你说要回元丹,我头一疼心一烦装丹药瓶子的时候就给弄成了,弄成了,回春丹。”


闻言,容翎清冷的面容竟裂出一道口子,惊了绯色,“回春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