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


这是什么?


怎么这么大、这么软?


他霍然睁开眼,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从她的湿漉漉的长发,到她洁白如玉的双眸,最后,视线一直停在她胸前的高耸上。


“苏卿?”霄顾北迟疑地唤她,“你怎么变成了女人?朕不是在做梦吧?”


他的眸光因为高烧更显得清亮,此刻,苏如烟在其中看到了自己小小的剪影。


看着他惊讶的模样,苏如烟吃吃一笑,“是的,皇上,这是一个梦,微臣此刻在您的梦中。”


就放纵这一次吧。


反正,她马上便要嫁人了。


自此以后,山高水远,再难与君相见了。


为什么,她爱上他的时机这么晚?

《仍尽欢颜》苏如烟霄顾北完整全文章节阅读 仍尽欢颜 苏如烟霄顾北 第1张

如果早一点,在她还没有假扮成哥哥,只是苏府小姐的时候相遇,那么他们会不会有那么一丝丝可能?


假如今生注定不能在一起,那么今晚,她愿意以一个女人的身份,为他绽放,去报答他的情意。


——即便,是在他以为的梦中。


看过了那些香艳的话本子,又发觉了自己的感情,苏如烟便格外主动。


“皇上,”她瞧着他,美目含情,柔媚笑道:“您发烧了,臣为您降温。”


说着,她俯下身去,慢慢地亲吻着霄顾北滚烫的胸膛。


这个人,这个身体,从今以后都再见不到了。


一想到这点,苏如烟的眼眶便发酸。


亲吻他的动作,亦格外热烈。


她吻他的喉结,那里,不仅会发出令百官为之震慑的指令,也常满含情意地唤她一声“苏卿”。


接着,是他的胸膛。


原本以为,身为大离至尊,他该自小养尊处优,却未料到,除了右腹处的伤口,他光裸的上身还有大大小小数十道的陈旧伤痕,有些苏如烟能认出是刀剑伤,有的她也分不清。


“皇上,”她轻抚他胸前一处较为明显的旧疤,心疼地问:“这里是怎么伤的?”


“唔,那里啊,是朕被立为太子那年所伤。”


“疼吗?”


“过去太久,朕早忘了。”霄顾北道。


还有此刻她的整个人,月色下,苏如烟浑身湿透,束胸和衬裤都紧紧贴在身上,若隐若现,勾勒出世间最曼妙的曲线。


霄顾北一下子气血上涌,他轻巧一个动作,便反客为主,将苏如烟按压在身下。


翌日。


晨光微明,金乌从地平线缓缓升起,霞光洒满大地,凉风带来树叶的清香。


苏如烟青丝如海藻般铺满整片草地,在朝霞下,她浑身洁白,周身萦绕着一层淡淡的光晕,犹如下凡的仙子。


“皇上、皇上……”


谁在旁边说话?


“住口!”睡梦中,霄顾北厉声斥道。


李茂全身子一僵,马上颤栗着跪下,“皇上,奴才救驾来迟,请您恕罪!”


他一跪,身后跟着的一众大内侍卫,亦整齐划一地随之一道跪下。


“请皇上恕罪!”


震天的声音,惊得林中的鸟儿齐齐扑簌簌地飞远,逃离这危险之地。


而霄顾北也终于被扰得从春梦中彻底清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