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动人的是她的脸,本就莹白的肤色,因为吃了酒酿的缘故,略微有些红,如同傍晚日落时的烟霞,氤氲红润,令人想捏一捏。


看着苏若白惊惶的眼神,他将她放开,皱眉道:“苏卿这是醉了?”


“回皇上,微臣只是略有些头晕,待回府休息一下就不妨事了。”


本以为自己说了这话,皇帝该让她回府了,毕竟她等了这许久,看起来皇帝也没什么要紧事找她。


哪知她话落,霄沐尘却吩咐一旁的李茂全道:“带苏卿去内殿榻上躺两个时辰吧。”


别提李茂全的震惊,就是苏若白自己,都吓得双腿发软。


她曾在此侍奉过,知道内殿只有一张床,那是皇帝的龙榻。


别说是她一个小小六品翰林院侍读了,便是后宫的妃嫔们,亦是没有在此侍寝的先例的。


这下,苏若白是彻底酒醒了。


她慌忙跪下,行了标准的大礼,低头道:“苏皇上洪恩,微臣卑贱之身,不敢有污皇上圣榻。”


她这样子让霄沐尘看得又是一阵动怒。


也是怪了,平常他明明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偏偏在她面前,总是轻易便能生起气来。


他霍地将案上的一堆奏折扫向地上,看着跪在那里的人,冷然道:“苏卿敢抗旨?”


这个罪名是更大了。


苏若白不由得苦笑。

今生与谁共白头/权臣是个女娇娥/苏若白霄沐尘完整全文章节阅读 今生与谁共白头 权臣是个女娇娥 苏若白霄沐尘 第1张

果然,伴君如伴虎,古人诚不欺我。


她正想着怎么让他消气,一旁的李茂全已经笑道:“皇上,奴才看苏大人是方才酒酿喝多了,这会儿怕是有些醉了,所以才高兴胡涂了。苏大人,快苏皇上隆恩,随奴才去吧。”


说着,又眼神示意苏若白,让她切莫再惹皇帝生气了。


被李茂全这么一打圆场,苏若白忙顺着杆子爬下来,她又磕了个头,比方才更加恭谨地道:“微臣谢主隆恩,臣先告退了。”


话落,只听霄沐尘冷冷地“哼”了一声,却未说别的话,心知此事便是过了。


苏若白松了一口气,慌忙与李德全一起将地上散乱的奏折都收起来理好放至案上,这才弓着身子退了出去。


一时到了里间,苏若白忙笑着跟李茂全道:“李公公,刚才真是多谢您了。”


能在宫里混到这个位置,李茂全自然是个人精。


别人不知皇帝对苏若白的心思,他这个总管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正因为看得清楚,知道苏若白在皇帝心中的分量,所以他刚才才敢插话,缓和下二人间紧张的气氛。


此刻听见苏若白道谢,知道自己的出手对方是领了情的,瞬间心中也舒坦,忙笑道:“苏大人跟奴才客气什么,咱们都是为皇上办事的,皇上开心,就是咱们做奴才的福份。”


“李公公说得是。”苏若白附和道。


她自然知道做臣子的除了要忠君爱国、踏实勤干,还要学会哄皇上开心,这样,才能节节高升,更进一步。


当今皇上虽是明君,可是顺着他,总是比逆着他要安全的。


但苏若白苦就苦在她根本不是男人,平日里担惊受怕也就罢了,至于攀登高位,她实在是不敢。


反正哥哥才高八斗,等他病好了,让他回来再一展宏图也就是了。


龙榻上的床褥都是早就整理整齐的,李茂全便命一旁的小太监们:“快给苏大人宽衣。”


“是。”


马上便有两个小太监上前来,抬手准备解苏若白的衣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