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拒绝,然而他已经非常自觉地走到我身边,与我并肩而行。


拒绝的话一下子被吞了下去,我沉默地走着,回忆却又不由自主地,快要把我拖回到那个医院的夜晚。


为了防止自己情绪崩盘,我深吸一口气,低声问身边的江星燃:「你是来给韩泽当说客的吗?」


身边的人步伐忽然顿了一下。


我下意识转过脸,正对上他侧头看过来的目光。


虽然与韩泽同龄,江星燃的眼睛里却没有一点天真和幼稚,反而透出某种冷然的沉静。


他失笑道:「怎么可能。」


我和江星燃接触并不多,仅有的几次,几乎都是因为韩泽。


他住韩泽隔壁宿舍,又和他是同一支篮球队的,我去找韩泽时,难免会和他碰上,说两句话。


也没有深谈,只有一次,韩泽又跟我闹脾气,而我忙着做保研申请最后的资料整合,实在没空哄他。


去彩印室复印奖学金证明时,恰好遇上江星燃。


他垂眼扫过我怀里的文件,忽然问:「学姐这些是申请保研的资料吗?」


「对。」我应了声,又问,「你感兴趣?」

抚伤-韩泽夏敏-全章节目录小说阅读 抚伤 韩泽夏敏 第1张

他轻轻点了下头,看着我,挑着唇角笑了一下:「说不定之后还要请教学姐呢。」


我没多想,很爽快地答应了:「行,你可以让韩泽来问我。」


……


记忆回笼,我们已经走到了校医院。


挂了号,拿了点感冒药,正要离开时,我才发现江星燃正坐在门诊大厅的椅子上,仿佛在等人。


鞋子踩在地面,发出轻微的声响,他听到动静,抬起头来看着我:


「学姐好了吗?医生怎么说的?」


我怔了怔:「哦……就是感冒,没什么大问题,你怎么不走?」


「等学姐一起。」


他走过来的时候,我才发现他手里拿着一盒药,好像是气雾剂。


问了一句,江星燃握了握手腕,不甚在意道:「刚比赛的时候扭伤了手,所以买点药喷一下。」


语气轻描淡写。


他和韩泽虽然同龄,但性格却完全不一样。


之前韩泽打球扭伤脚踝,哼哼唧唧地靠着我撒了很久的娇,连药都是我按时提醒他上的。


和江星燃一起走到二运附近,眼看就要分别,我想了想,还是说:


「你有空劝劝韩泽,让他不要再闹了。也快期末了,好好复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