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父亲江朝生在重大决策上的失误,导致集团亏损了几百亿,被有心的股东钻了空子,大肆渲染,后经过几天的商议投票,父亲被股东全票否决,踢出了董事局,并拥立大伯江佛海成了江氏新任掌舵人。


一朝君子一朝臣,即便父亲为了江氏奉献了大半生,也抵不过一场有预谋的精心算计。


父亲因为这事儿急火攻心,没几天就病倒了。


江氏内部从此纷争不断,加上股民人心惶惶,纷纷转投,现在的江氏每况愈下,资不抵债,这才让江佛海夫妇动了联姻救江家的心思。


他们只有一个儿子,还在上高中,而。


江晚五指收拢,指甲深陷进掌心,一阵钻心的疼:“我爸他……怎么样了?”


江佛海伸手拍了拍她单薄瘦削的肩膀:“等过一阵你的婚事定下来,大伯就安排你们见一面。”


这世上有一种人,就是能把威胁的话说得这么清新脱俗,江佛海就是其中之一。


“大伯,婚姻是人生大事,我不想这么草率的就把自己嫁出去。”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须臾后继续道:“如果两个月以后,我还是碰不到心仪的对象,就嫁给小赵公子,您看这样行吗?”


她松口答应,江佛海终于露出了进房间后的第一个笑容:“你想通了就好。”


走之前,又补充了一句:“晚晚,你大伯母就那个脾气,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她也是为了江氏,为了这个家。”


“好,我会的。”


江晚全都应了下来,江佛海点点头,就起身离开了。

《恰与你情路相逢》江晚傅辞遇最新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恰与你情路相逢 江晚傅辞遇 第1张

清粥小菜还冒着氤氲的香气,她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看着私家侦探给她发过来的资料,上面甚至还有张一寸免冠照片。


她盯着看了几眼,就掀开被子下了床,没有锁屏的手机上,隐隐能看见盛世老总傅辞遇这几个字。


司机仔细辨认着这张脸,总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傅辞遇等了一会儿,见司机站在那里毫无反应,便推开车门走了出来:“撞得很严重吗?”


司机摇摇头,眸光始终在雪地女人的脸上打转:“擦了个边,应该没撞到,只是昏倒了。”


傅辞遇一双沉黑如夜的眸子,顺着司机的视线看下去:“认识她?”


司机挠挠头,也不是很肯定的语气:“好像是悄悄小姐在美国的同事,叫什么晚来着,我之前有听过她的独场演奏会……”


说着,司机一拍脑袋,像是终于想起了什么:“哦对了,前些日子您还专门去医院看过她的父亲,我还听她父亲喊您傅老弟来着……”


冷风带雪呼啸而过,吹起男人大衣的衣摆,飘在空中猎猎作响。


察觉到气氛有些凝滞,司机以为是自己多嘴惹他不开心了,刚要解释,就听到男人淡淡的开了腔:“通城的路几乎都封了,把她弄上车吧!”


“可是……”


直接带走,不怕这女人醒来耍花样吗?


“去。”


司机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照他的话做了,毕竟这样恶劣的天气,一个女孩子很容易冻出病来。


车子启动,继续向城郊的会所不夜城驶去。


尾气飘散,朦胧视线中,乔家半山腰的别墅在风雪中依然瑰丽如画。


……


江晚醒来的时候,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松木香,类似于乔羡舟经常用的男士香水味道,不过更加清冽好闻。


她揉了揉眼睛,借助窗口涌进来的灯光打量所在的空间。


这里不是乔家别墅,也不是江家老宅。


这时门开了,有人按亮了房间里的灯,是保洁员进来打扫卫生。


突如其来的光亮刺激的眼睛微微疼痛,江晚不由得抬手遮住光源,很有礼貌的问了一句:“请问……这是哪里?”


在这不夜城里,保洁员早已见惯了各色不同的美人,可在看到眼前这张惊艳脱俗的脸时,还是愣了一下。


“不夜城,傅先生的休息室。”